|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9章 非人
  一枚铜钱不显示阴阳,不能出爻,自然就无法成卦。三枚铜钱若都是阳面则是老阳,一阴二阳则是少阳,反之则为老阴与少阴。

  这也是夜摇光第一次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事不过三,她不会再撒第四次,她相信着冥冥之中必然有着缘由。

  “也罢,若有缘自然会再遇,若无缘便是寻也寻不到。”仲尧凡非常轻松的站起身,夜摇光当着他面起卦不是第一次,这样的情况也许是命中注定无缘,“夜深了,不耽搁你歇息。”

  仲尧凡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正对着大门建立在水面上的长廊尽头缓步而来的温亭湛,然后施施然的走了,自然走的不是和温亭湛一条路,而是出门左转。

  “事情办完了?”夜摇光见温亭湛走进来便问。

  吃完饭,温亭湛突然接到褚帝师的传信,于是就去处理褚帝师分派给他的事情。

  “也没什么事,不过是送了很多东西给过来,我稍稍整理了一番。”温亭湛并不是敷衍或者岔开话题,而是他曾经对夜摇光讲过,可夜摇光不耐烦官场那些事情,她的性子就是喜欢一目了然,简单粗暴。

  “既然如此,这么晚了你还过来干什么?”古代晚上没有娱乐活动,夜摇光基本都是大概戌时末,也就是九点左右就睡觉了,今日听了仲尧凡的故事,现在已经亥时中,十点过了。

  “听闻侯爷还在,便过来看看是否有急事。”温亭湛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夜摇光倒是没有多想,完全不知道她这位小相公整理完褚帝师送来的东西之后听说仲尧凡还在夜摇光这里多么的焦急,当下就奔了过来。

  “只是帮仲尧凡算了一卦。”夜摇光道。

  她没有将仲尧凡的事情告诉温亭湛,不论她和温亭湛多么的亲近,这是属于别人的**,她没有任何权利在知道以后告诉另外一个人,无关这个人亲不亲近,无关这个人可不可信,这是夜摇光为人的原则。

  “算卦,何事?”温亭湛问道。

  “寻人。”夜摇光答。

  “没有寻到么?”他怎么觉得夜摇光不是那么轻快。

  “没有成卦……”夜摇光将方才的情况说了,而后道,“算了无数的卦,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

  “难道起卦只能用铜钱?”温亭湛记得好像起卦有很多种方式。

  “对啊。”夜摇光闻言一拍脑袋,“我怎么就忘了,可以用时间起卦!”

  起卦的方法有很多,铜钱只是其中一种,数字和时间也可以,还有其他比如纳甲法等等,她何必拘泥一种呢?

  “用习惯了。”夜摇光苦笑,从上辈子她就习惯于用铜钱起卦。

  “摇摇不用记得那么多,你不愿意记的不想记的。”温亭湛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都帮你记着。”

  这样,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夜摇光笑了笑:“这件事不是偶然,既然金钱成不了卦,其他的也会成不了。”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温亭湛疑惑,铜钱那么稀薄,在平坦的桌面上撒出去竟然不成卦,有那么一点匪夷所思。

  夜摇光陷入了沉思,她想了想才道:“我依稀听说过,曾有前辈也在为人起卦寻人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的情形,其原因……”蹙了蹙眉,夜摇光才抬头对着好奇的温亭湛道,“所寻非人。”

  温亭湛突然觉得有点冷:“非人是指……”

  见此,夜摇光不由笑了:“这世间除了人,难道就是鬼了?这世间存在的生灵千奇百怪,有妖有魔还有仙……”

  “那侯爷要寻的是那种?”温亭湛忙岔开话题问道。

  “反正不是你想得。”夜摇光也不知道具体是那种,“因为那白衣人是光天化日之下救了仲尧凡,所以绝不会是你所想。”

  “若是如此,你明日是否将之告诉侯爷?”

  “这只是没有凭据的推测。”夜摇光道,“我占卦定论都是卦象,这种事儿我只听说有前辈遇上,可未必是真,所以我不会多言。”说完,就挥了挥手,“好了好了,你不困我还困了,快回你房间睡觉吧。”

  “那你好生歇息。”温亭湛便站起身叮嘱了一声,就走了。

  等到温亭湛走了,夜摇光才掐动指头算了算,然后目光一敛。什么也没有说,就换了寝衣上床说了。

  仲尧凡来此自然不是为了告诉夜摇光粮食已经购买到这么简单,而是有其他事情,于是第二天用了早饭便离开,夜摇光始终没有再对昨夜的事情言及半个字。

  送走了仲尧凡,折身回来温亭湛才对夜摇光道:“摇摇,帝师给了我一份举荐信,让我去白鹿书院求学。”

  “你不是一直想去白鹿书院?”夜摇光反问,“那就去呗。”

  温亭湛突然就不说话了,他沉默着似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夜摇光纳闷。

  “白鹿书院明年就有大考,恰在院试之后,我想明年下场参加科举,然后凭自己的本事去考白鹿书院。”温亭湛将他的打算说了出来,“那一份举荐书便搁置了,摇摇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书院。”

  他想着一旦他去了白鹿书院,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自由,夜摇光这样的性子,连他都不在身边,不知道该多么无聊。

  “我去书院?”夜摇光伸手指了指自己。

  “白鹿书院也有女学。”温亭湛忙道。

  本朝太祖不但封了女侯还大肆主张建立女学,当然太祖一个人的影响力还是有限,虽然有女学,但是学子所学依旧不过是琴棋书画诗书礼仪最多一些其他的文雅课程,绝不可能和男学同样的知识。

  “我可不上女学。”虽然原主琴棋书画都有底子,她也一向主张有了的技能不浪费,但不浪费不代表她要深入学习,时间是有,可她不喜欢,不爱那就是去受罪!

  温亭湛闻言目光微暗,夜摇光一口回绝,他也不愿去勉强她,可一想到他去了书院就不能时常见面,他有记忆起,他们就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心里有些空落。

  夜摇光见此妙目一转:“不能去女学,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男学啊!”

  女扮男装什么的,貌似也很有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