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5章 仲尧凡到来
  郑家没有什么根基,澳门赌博网站:郑县令是寒门出生,所以六年前的进士,如今还是一方县令。不过郑夫人倒是出自世家的大小姐,但这一万两对于郑夫人恐怕也是极限,总没有出嫁女回娘家要钱的道理。

  收了钱,夜摇光躺了五日之后,就摆脱了温亭湛的监视,火速奔向郑府用天麟将被她用符纸困在郑府的阴气给吸收了。这一次的阴气非常的多,天麟吸收之后竟然出现了饱胀的趋势,夜摇光瞪大眼睛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天麟,剑身竟然鼓成了鱼肚一般,担心天麟爆破,夜摇光赶紧凝气朝着天空中的天麟席卷而去。

  轻烟一般的五行之气将天麟包裹,一圈圈的如波浪隔空裹着天麟来回涤荡,天麟渐渐的停止了膨胀,在夜摇光的五行之气滋润下缓缓的瘪下去,然后夜摇光看到它的剑身竟然缓缓拉长,足足拉长了两寸!

  等到天麟重新落到她的掌心,原本只有巴掌大的天麟长度已经超出她的手指一截,夜摇光意念一动,天麟又恢复了原状,意念又是一动,竟然又长长了两寸,当即大喜过望。

  一把抓过金子:“没有想到这东西和你一样,还能够放缩呢!”

  金子被夜摇光猛地用臂弯勒着脖子圈过来,可怜兮兮的瞪了眼珠,吐了舌头,一副要被勒死的模样撒着娇:“喔喔喔……”

  夜摇光松开了金子,然后仔细的研究起天麟来,这把小刀比她想得还要神秘和珍贵,这一次吸收了郑府的阴宅竟然似乎进阶了,它竟然可以吸纳阴气为修炼,那么修炼是否有止境?而以阴气为修炼,日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摇摇,你在想什么?”夜摇光想入了神,温亭湛寻过来时,就看着她坐在阶梯上,手里拿着天麟愣愣的出神。

  夜摇光将天麟递给温亭湛:“你看。”

  然后温亭湛就看到天麟长了两寸:“这是怎么回事?”

  “吸纳了阴气。”夜摇光说道,“我能感觉到它的威力更甚从前,兵器属阴开刃成为了法器,可以吸纳阴气是常事,但我从未遇到过兵器竟然会以阴气为修炼之气。”

  “你在担心什么?”温亭湛翻动了一下天麟,又还给夜摇光。

  “未知,所以恐惧。”

  因为对一个东西不了解,不明白,才会担心无法掌握。

  “它既然以阴气为修炼之气,便不会伤害到你。”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只要你的修为足够驾驭它,还怕它在你的手中翻出大浪?”

  夜摇光霍然开朗。对啊,她本来就歃血认主了,天麟既然可以修炼,就不可能噬主,无论它是正是邪,只要她在就必须为她所用,她简直是在这里庸人自扰!

  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笨了?这样想着,她眼神不善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立刻小心的问道:“我怎么了?”

  “和聪明的人呆久了,就会越来越笨。”夜摇光冷哼一声,就站起身走了。

  温亭湛伸手摸了摸鼻子,完全不介意夜摇光的语气,只想着他家摇摇在夸他聪明呢!然后笑眯眯的跟着夜摇光身后也走了。

  最后夜摇光又不死心的去了一趟北边的河里,依然没有寻到摇铃,才不甘的回了家,回家之后就拿出十万两交给温亭湛,让他用小乖乖传信给仲尧凡,无论是出面还是购粮的事情,仲尧凡做才是最好不过。杨府也拿了五万两出来,十五万两以现在的粮价可以买很多粮食。而且这件事情告诉了仲尧凡,他就不会不插手,当然他肯定以开封为第一要点,但这不影响,每个地方都有人看顾反而是好事。

  没过几日,钱府派大管事亲自送了十万两前来,其中七万两是钱府的,三万两是在钱府夜摇光为其算卦寻回东西的贺三爷出的,又是十万两白银,已经足够断一府的粮食。

  又过了两日,仲尧凡竟然亲自上门了,不在深山监督采矿而跑过来,夜摇光觉得定然有大事儿。

  “是不是购粮出了问题?”夜摇光一坐下就开口问道。

  仲尧凡喝了一口茶才道:“问题还不小,你可知你这一次又让帝师立了大功。”

  “怎讲?”温亭湛看了夜摇光后才问道。

  “太祖能够打下江山,昔年跟随他的国师功不可没,当年国师曾言:‘这大元十分盛世,当谢他五分’,这话虽是轻狂了些,却也是实情。所以玄学之士在我朝的地位远远高于以往任何朝代,即便如今国师府已经不在,可设在各地的学堂里皆有易学课,如今的钦天监里可都不是浪得虚名之辈,竟然连这一点异象都没有看出来。”仲尧凡讥讽的勾唇,“我接到你们的传信,立刻派人去购粮,这才发现江南已经有不少商家竟然暗地屯粮,这一顺藤摸瓜,才摸到了钦天监保章正竟然隐瞒下了灵台郎的消息,私下交给了他背后的主子!”

  说到后面,仲尧凡的目光阴寒,握紧的拳头显示他隐忍的怒火。

  保章正和灵台郎都是钦天监的官职,灵台郎乃是七品负责观察天象,而保章正乃是八品,负责记录天象变化,占定吉凶。

  不要看保章正不过是八品官,也没有什么实权,但真要做点什么事儿,那还真的可以祸国殃民,比如这一次。

  “这一次牵扯到了江南官场?”温亭湛的眉目深刻了起来,江南官场那一片肥沃的土地,官员太多,利益纠葛太多,千丝万缕根本理不清,一旦动了一根,很可能都会被缠死在里面,从先皇开始就有不少刚正廉洁之官想要肃清江南,可不但都无功而返,反而让江南更加的盘根错节。

  “是啊,牵扯到江南官场。”仲尧凡冷嘲一笑,“前面才倒了一个齐州知府,如今还人心惶惶,马上又要大灾,只怕这一次就算真的查出是谁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便是知道这样的局面,那些人才敢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