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3章 贴心
  温亭湛准备的非常充分,澳门赌博网站:马车上有干净的衣裳,还有一个小暖炉,但是温亭湛浑身散发着冷气,虽然没有说话,可夜摇光知道这是在等着她解释的意思,可这个夜摇光也不好解释,于是鸵鸟的不开口。

  “你答应过我,你不会有事。”温亭湛等了好久,终于还是绷着脸开口。

  “咳咳咳。”夜摇光轻咳了两声,“这是个意外,意外,我真的没事,不信你回去让杜四叔给我看看就知道了。”

  温亭湛又不说话了。

  空气一下子就变成沉闷,夜摇光转了转眼珠子才道:“我打伤的人呢?”

  温亭湛沉默。

  “我的天麟还在他的身上!”夜摇光着急的问。

  温亭湛再沉默。

  “你怎么调的军队?”

  温亭湛还是沉默。

  夜摇光终于耐心告罄:“哟呵,你跟我耍脾气是吧,你不跟我说话,好啊,有本事日后你都别跟我说话,哼!”

  说完,夜摇光就把脸别到一边,不理会温亭湛,按照她的设想温亭湛应该立刻开口安慰她,可惜她等了半天,温亭湛竟然也不来理她,顿时佯装生气变成了真生气,这一生气小腹又是一阵绞痛。

  定然是第一次大姨妈造访,就在水里泡久了,她虽然是修炼之人,可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除非她不是女人,否则这些生理问题是不可能因为修炼而不存在,这一疼令夜摇光忍不住捧着小腹弯下了腰。

  “你哪里疼?”温亭湛终于坐不住凑上来。

  “走开。”夜摇光一把就将温亭湛给推开,本来大姨妈期间情绪就浮躁,夜摇光还是一个脾气本来就偏大的人,要不是这个死小子气她,她哪里会惹来这么大阵疼痛,都是他害的。

  “摇摇。”温亭湛蹲在夜摇光的身边,皱着眉头看着夜摇光,他想碰她,但是又不知道她哪里受了伤,手在半空犹豫了半晌不知怎么落下,只能对着薛大大喊,“快,去孟府!”

  薛大听出了温亭湛语气中的不安和急切,就加快了速度,好在回程的大路今日下午就已经清理干净,从大路回去,只用了半刻钟,马车一停下,温亭湛也不管夜摇光的意愿,伸手就将她打横抱起来。温亭湛经过上一次龙涎液的淬体至少有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将一米六多一点的夜摇光抱在怀里完全没有违和感。

  王木已经先一步跑过去敲门,所以温亭湛抱着夜摇光走上阶梯后,孟府的大门已经开了,门房自然是认得温亭湛,直接开门让进去了,一步踏进孟府,温亭湛吩咐王木:“去请大夫!”

  “不准去!”这要是请了大夫可就丢人丢大了,夜摇光立刻阻止。

  温亭湛理都没有理她就抱着她进了孟府,王木可是温亭湛的小厮,平时和弟弟跟着温亭湛出出进进,自然更听温亭湛的话,而且温亭湛的脸色真的好吓人,当即撒丫子的往药铺跑。

  “这是怎么了?”孟博和卢氏得到了下人的通报,也匆匆的跑了出来,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二人都还没有歇下,就见温亭湛抱着夜摇光,而且夜摇光脸色似乎有些苍白,浑身还湿漉漉的。

  温亭湛将夜摇光抱到她的客房,才对卢氏道:“嫂夫人,摇摇身上有伤,劳烦你给检查一下,然后告知我。”

  说完才和孟博出去,卢氏快速吩咐人去打热水准备干衣服,然后去为夜摇光解衣服,被夜摇光制止,“嫂夫人我……”

  夜摇光磕磕绊绊,最后把作为过来人的卢氏给解释通了,卢氏不由掩嘴笑了,而后才关心道:“这女孩子身子多娇贵,尤其是来潮时更是虚弱,你还去河里泡着,要是落了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一边说着,一边亲自和几个丫鬟帮夜摇光洗了澡,换了衣服,还亲自教导夜摇光如何用古代的月事带,一起收拾妥当,王木也把大夫给请来了。

  大夫来了,卢氏也坚持要夜摇光看一看,以免落下病根。

  “姑娘这是来了初潮又落了水,好在姑娘身子骨好,这几日好生养一养,老夫开一服补血气的药吃了便是。”大夫很快就开了药方交给卢氏。

  卢氏将大夫送出去,等在外面的温亭湛立刻就奔了上来:“嫂夫人,摇摇她到底怎么了?伤的重不重,我见她流了不少血。”

  “咳咳。”卢氏自然不好亲自将这事解释给温亭湛听,所以只能把大夫推出来,“大夫就在此,你问大夫吧。”

  说完又折回去,仔细的交代夜摇光大姨妈期间应该注意什么,该忌讳的地方一定要忌讳,说了好久才看着夜深了,让夜摇光早些休息。

  卢氏等人走了,温亭湛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白净的小脸上有可疑的红晕,进了屋子见夜摇光躺在榻上,也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而是把目光投在旁边的纱帐上:“那人我已经让人抓了起来,天麟在我这里,嫂夫人说你须得早些歇息,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将天麟放在榻沿上,就逃也似的跑了,见他这幅模样,夜摇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那点小情绪也没有了。而且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虽然被生物钟给叫醒,但是她浑身疲懒不想动,就把睡的香的金子给蹂躏了一番,才玩了一会儿,就听到温亭湛的脚步声,很快温亭湛就推门而入,守在外间的丫鬟都没有被他惊醒,外面天都还没有亮。

  温亭湛绕过屏风走到内室,端着一碗汤药,脸上还有黑灰,眼神却清明,看着已经醒了的夜摇光,立刻走上前:“我便知你定然醒了,我昨夜问了大夫,这种汤药最适合给你滋补,晨间空腹药效更佳。”

  夜摇光望了望窗外,恐怕孟府厨房的人这个时候都才将将上工,又见温亭湛满脸黑灰,心头一热,不由挑眉看着温亭湛:“你亲自熬的?”

  温亭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将碗小心递给夜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