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0章 取名钱磊
  “秀州人。”是路引登的记,温亭湛看着寥寥几笔的信息微微皱着眉头,“这恐怕不是真的信息。”

  “何以见得?”夜摇光疑惑,她没有看出有作假的痕迹。

  “路引是真的,但未必是买走铃铛之人。”温亭湛指着路引上面,“你看这里写着于秀州至豫章郡十月归,日期是去年八月十日,今日是六月初一,也就是还有九日必须赶回秀州,从这里快马加鞭九日也未必能够回到秀州。”

  古代的路引和现代的护照非常的相似,古人对户籍制度非常的严苛,不允许人轻易的离乡,若是没有路引,离开家乡的人完全可以被异地官府下狱。当然也不会非常苛刻,比如这份路引写着秀州到豫章郡,但是凭着这张路引,他可以去很多地方,这是没有限制的。但是规定了六月十日必须回到秀州这就是绝对的限制,若是他在这个日期没有回到秀州,其他地方不盘查还好,一旦盘查就会被扣押。正常人,如果不是急事耽搁,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尤其是这是个商人,不管是前来进货还是倒货这都是一个大忌。对方还有闲心情逛当铺,自然不是急事,不急还不赶着回家,这就不对劲了。

  “可我们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信息。”夜摇光知道温亭湛说的对。

  “先去东升客栈。”存档上面有写购买者站住之地,温亭湛细长的手指点在这里,“去看看再说。”

  “既然路引都是‘借’来的,这个地址恐怕未必真实。”夜摇光蹙眉。

  “路引哪里那般好‘借’?这人‘借’路引如果只是为了铃铛,那么就只能是在看到何贵来当铺时盯上了,可是他没有路引,故而去顺了一个,而他是不到一个时辰就赶了过来,说明他的时间非常的紧迫,这样短的时候,他又心急取走铃铛,写住在何处时,脑子里第一反应要么就是他真的住的地方,要么就是他得到路引的地方。”温亭湛用他揣摩人心的思维解释给夜摇光听,“我更偏向于是路引真正主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因为他并不想暴露自己。”

  这样一想,夜摇光也觉得有道理,现代住酒店要身份证,古代住客栈也是需要路引登记,并不是说随便走到一个客栈掏出一锭银子就可以住进去,没有那么随便。

  夜摇光和温亭湛当即就去了东升客栈,整个大元朝但凡事东字开头的产业都属于仲家,仲尧凡的印章在,要翻阅这个人是否在东升客栈存档很容易。

  “找到了,找到了。”客栈的账房记忆力不错,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翻了出来,“小公子,这位客人是一个月前住进客栈,今儿一大早就退了房,说是要去衙门改一改路引的期限。”

  若有要事耽搁,不能如期归家,须得去当地衙门改变限期,这是本朝的规定,方便出行人,当然这也是衙门当差捞油水的地方,每一个改限期的人少不得要给衙门一些辛苦费。

  “掌柜的,给我们寻个对门的位置,上些点心茶水。”温亭湛突然将存档的册子递给掌柜后开口道。

  “你要做什么?”夜摇光看着温亭湛被掌柜的引路到正对大门的一个用帘子隔开,虽然不是雅间,但也是雅座的地方。

  “等。”温亭湛只给了夜摇光一个字。

  “等?”夜摇光瞪着他,“这个时候我哪儿有心思等?我们等什么?”

  “等这人回来。”温亭湛优雅的落座,然后对夜摇光道,“他今日丢了路引,就算舍得花钱,衙门今日也不能给他补办一份,无法出城他自然要回到这里,因为只有这里的掌柜才会收容他。他如何丢失了路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说不定他见到了那个人的真容。”

  夜摇光听后只能在温亭湛的旁边坐下来,然后目光落在大门口。

  “摇摇,你为何这般心急?”温亭湛觉得夜摇光真是前所未有的焦急。

  “这事儿非同小可。”夜摇光解释道,“既然那人费尽心思的买走摇铃,定然是知道摇铃的用处,并且想利用摇铃,才会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摇铃已经泄气,其封印肯定已经遭到破坏。能够识得摇铃,并且不惧其中恶鬼之人绝非常人,我不知道他到底要用摇铃里面的恶鬼做什么。”

  “摇摇,事已至此,我们急也急不得。”温亭湛声音很轻。

  夜摇光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希望那人早些回来。”

  “今日去了杨府可又见到子君?”见夜摇光还是有些心不在焉,温亭湛只能转移话题。

  “钱夫人喜诞麟儿,邀我们一月半后去喝满月酒,三个月后杨大太太嫁女,我们也得去观礼。”夜摇光摇了摇头,澳门赌博网站:倒是想起了这件事,“钱夫人还让我给她的儿子取名,还没有来得及取,回去再修书一封传给她。”

  “起名?摇摇打算给他取个什么名?”温亭湛顺口问道。

  “这孩子的命格不错,是个有福且长寿的孩子。”夜摇光便简略的说道,“他日元平和,旺水却不宜多用水,喜用印枭、比劫即火、土,我根据**之理给他取了一个‘磊’字”

  “钱磊?”温亭湛念了一遍,旋即点头,“君子自当磊落。”

  “这个名字对这小家伙极好。”怎么说这个小孩子能够问世,她也是功不可没,钱夫人和钱员外再住在原来没有改动的房子里,只怕这辈子都休想有孩子,所以她也是用了心。

  “小公子,那人回来了。”两人正聊着,小二撩开帘子走了进来。

  夜摇光抬眼果然看到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正在和掌柜协商,掌柜一脸难色,即便是对方拿出了一锭十两的银子,掌柜也没有接下。

  “李老爷,我们店里这规矩不好通融,这要是被人知晓了,只怕我也要在东家哪里吃挂落。”

  “掌柜总不能见着我露宿街头,可有能够做主的人,请掌柜的让我见见。”李酒,就是丢了路引的人,他一脸恳求。

  这时掌柜的非常有眼色的看到走过来的温亭湛:“这位温公子与我们东家交好,您跟他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