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9章 你在说谎
  夜摇光谦虚的笑了笑:“老太太过奖。”

  她修炼了五行之气,周身萦绕,自然干净剔透。

  “娘,这位夜姑娘……”郑夫人也附耳在郑老太太的耳边说了话。

  郑老太太才恍然,目光带着一些尊敬的看着夜摇光:“难怪,多谢姑娘解救我们于危难。”

  夜摇光摇了摇头,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阴气泄露了这么多,整个郑府竟然还没有人意外死亡,或者难受幻觉噩梦困扰而自杀,应该是这位老太太镇压的缘故,若不是有这位老太太看望郑举显勤密,接触的多,只怕郑举显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见过老夫人,夫人。”这时候管家带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走了过来,行了礼。

  “你来了,我问你昨日老夫人让你扔掉的铃铛你扔哪儿了?”这人想必就是老夫人的何管事。

  “小的把它给了何贵,让他扔远些。”何管事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

  郑夫人的目光落在何贵身上:“铃铛扔哪儿了?”

  何贵连忙上前,他低着头:“何管事让小的扔远些,小的便将之扔到北边的河里了。”

  “这……”郑夫人闻言一脸尴尬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闻言心一沉,如果扔到了河里就麻烦了,已经泄气,里面的厉鬼应该可以控制摇铃,在水里若是有水鬼还会助长它不说,它借助水流逃离和隐藏自己就非常的容易,她现在去追也为时已晚。

  “你抬起头来。”所有人都跟着夜摇光静默之际,温亭湛突然开口。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温亭湛的目光落在何贵的身上,何贵低着头似乎不知道,而是他身边的何管事用手肘捅了捅他,他才茫然的抬起头。

  “你看着我,再说一遍,那铃铛你扔哪儿去了?”温亭湛漆黑氤氲着珍珠般内敛的光华,却犀利得直透人心。

  那何贵的目光动了动:“小的将之扔到北边的河里。”

  “你何时去扔的,除了扔铃铛,可还做了其他事儿?”温亭湛又问。

  何贵想了想才道:“昨夜何管事交给小的,老夫人吩咐,小的便连夜去扔了,深夜小的自然是快去快回。”

  “是吗?”温亭湛唇角轻轻一扬,“你昨夜也是穿的这双鞋子?”

  “是……”何贵回答的有些声弱。

  “今早我入镇时,在南市看到不少光着脚卖鱼的人,我这个人好奇心较重,便上前询问了一番,才知道昨夜杏花巷酒楼洒了运来的几桶油,一条路因此无法通行,故而今早北边渔夫只得绕行,另一条路则是泥路,昨夜下了一夜的雨,满是泥泞,渔夫夏季穿着草鞋,皆是被泥土沾了一脚,有些草鞋甚至陷入了泥里拔不起来,所以今儿渔夫才都光着脚在南市卖鱼。”温亭湛悠悠的说道,“为什么你的鞋子如此干净?”

  “我我我……”何贵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根本没有去北边,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件事发生,一时间脸色苍白。

  “因为你并没有去过北边。”温亭湛一锤定音,“你在说谎。”

  “混账,澳门赌博网站:还不老实交代,铃铛被你扔到哪儿了!”郑夫人大怒,她家里的下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谎,简直是在丢她的脸。

  “小的小的……”

  “你快说啊。”何管事也是怒其不争,这个可是他的远方侄儿,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

  “小的见那铃铛精巧,便拿到当铺去当了一两银子……”何贵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求道,“小的一时糊涂,夫人饶命啊。”

  “什么当铺?”夜摇光冷声问道,她也不问是死当还是活当,答案一目了然。

  “是东麓当铺。”何贵说道。

  “夫人此事事关重大,你快带着众人搬离此处,将这三道符贴在大门上,待我追查回铃铛之后,再来为府中施法驱除阴气。”夜摇光从怀中取出三道符纸递给郑夫人,然后就快速的冲了出去。

  温亭湛自然也跟着跑了出去。

  东麓当铺并不远,出了郑府不过一条街便到了,夜摇光一走到当铺的柜台便问:“你们当铺可是收了一个紫芯铁铃铛?”

  此刻在拨动算盘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他闻言抬起头看向夜摇光,然后点头:“今日一大早,郑府的下人来当了一个。”

  “铃铛在何处?”

  “不过一个时辰便被人转手买走。”男子回答。

  夜摇光看着他,知道他没有说谎,便问道:“是何人买走?”

  这个时代对当铺要求很高,不管是当东西还是从当铺买东西,都要用户籍或者路引存档,并不是说看上了出钱就带走,或者想卖价格合适就卖。

  “姑娘,我们无可透露。”男子语气很坚定。

  夜摇光也知道干当铺这一行,在这个时代保护客人的**是职责。

  温亭湛走上前,将一物递给那男子:“我要知道买走铃铛之人。”

  那男人先是蹙眉,待看清温亭湛递上去的东西时,连忙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公子和姑娘稍坐片刻,我这就去查一查。”

  然后还叫了跑堂的上茶,夜摇光坐下来,看着回到后面快速去翻档案的男人,不由凑近温亭湛:“你给他看了什么?”

  温亭湛打开给夜摇光看,竟然是一个印章,印章的图案非常的复杂,但是中间是一个繁体的尧字,收回手温亭湛便解释道:“这是永福侯的私印,东麓当铺乃是仲家的产业,遍及各省各县各镇。”

  “你们两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噗咳咳咳……”温亭湛正将跑堂端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听到夜摇光的话,便喷了出来,咳了好一会儿,取出手帕擦了擦嘴,才无奈的看了夜摇光一眼,对于夜摇光用词的能力,他已经无话可说。

  夜摇光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扬了扬眉。

  这时候那男子捧着一个翻到一页的册子走了过来:“小公子,您看,这就是买走铃铛之人留下的存档。”

  “一百两黄金!”真是舍得啊,夜摇光当先看得是交易价格,夜摇光觉得若非知晓这个铃铛的不同之处,绝无可能是这样大的数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