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8章 佛光
  “你说什么?”郑夫人的眼睛一瞪,随行她的丫鬟们下人都吓得脸色一白。

  “武姐姐……”卢氏走上前,伸手握住郑夫人颤抖的手,然后附耳低声对她说了些什么。

  郑夫人惨白的脸不断闪现惊恐的神色,等到卢氏说完,她连忙走上前,就要对着夜摇光跪下去,好在夜摇光早一步发现她的意图,手一动,已经筑基期的她五行之气在凡人看不到的情况下犹如一缕轻烟飘出,将郑夫人的膝盖拖住:“郑夫人,现在不是多说什么的时候,带我进去看看令郎。”

  “好好好好……”郑夫人忙不迭的点头,然后带着夜摇光走进了院子,温亭湛紧跟其后。

  卢氏和孟博也提步走了进去,进入了郑举显的屋子,就犹如从夏日走进了冰寒刺骨的冬季,所有人都忍不住搓了搓臂膀。

  夜摇光的目光快速的扫过,躺在床榻上的郑举显,一个才七岁的孩子,脸色苍白,唇瓣枯白,在夜摇光的眼中,他正被一股犹如蛇一般的黑气一圈圈的给裹着,而他身上的阳气也在一点点的流失。

  两指一伸,指尖夹着一张符纸,手一挥,金黄色的光飞击出去,原本是要贴在床顶,却在靠近床顶的时候被席卷而起的阴气给挡住。

  若是一个月前,她还没有筑基期,这一股来势汹汹的阴气她还会费一番心力,可如今……夜摇光唇角冷冷一勾,并拢的两指凝聚着五行之起,足尖一点,纵身朝着床榻飞跃而去,指尖戳在符纸上,手臂完全伸出去,两旁的阴气被她势如破竹的劈开,无可抵挡的将符纸定在了床顶。

  收回手,夜摇光指尖掐诀,就见那原本捆住郑举显的阴气悄然散开,床顶上的符纸闪烁着任何人都看得见的金色光芒,在夜摇光指尖有力一指下,爆开金色的光,零星的金光犹如箭雨将一股股在床榻内流窜的阴气击碎,而后在夜摇光的做法之下,全部被收入到符纸之中。

  符纸吸入了大量的阴气,竟然还想要反抗,见符纸险些飞走,夜摇光迅速一挥手,将之夹住,然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明明应该是轻飘飘的一张符纸,竟然犹如一条活鱼般在夜摇光的指尖跳动,心中大惊。

  屋子里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鬼,而是集中的阴气,看来摇铃中的鬼魂比她想得还要厉害,竟然能够泄出这么多阴气,却还没有被放出来。收完屋子里的阴气,看着在还在挣扎的符纸,夜摇光又贴了一层符纸,将其给镇住,才提步迈上脚踏,看着一脸将死之气的郑举显。

  手掌附着一层五行之气,从郑举显的头顶顺着他的脸部一直缓缓的隔空滑过他的脚部,才收了气,郑举显的脸色恢复了一点血气。

  “郑夫人派人去药铺抓一幅最好的补气养血之药给令郎调养身体,每日一只老母鸡炖着,十天半月就能够养回来。”夜摇光走下来对郑夫人吩咐。

  郑夫人点着头,又去看儿子,见儿子果然和方才差了很多,又深切的感觉到这个屋子的确比之前暖了不少,不信也得信,然后吩咐了丫鬟去抓药,就走到夜摇光的面前,先是行了礼:“大师……”

  “我姓夜,夫人唤我夜姑娘即可。”夜摇光可不想被叫大师,感觉七老八十似的。

  郑夫人自然从善如流:“夜姑娘,我儿是否无碍了。”

  “暂时无碍。”夜摇光只能这样说,“令郎是否有一个紫芯铁铃铛?”

  “是,难道便是那东西不干净?”郑夫人想到儿子本来好好的,自从有了那个铃铛就变得怪怪的,越来越阴郁不说,没过几天竟然一病不起。

  “那是收魂铃,其封印着鬼魂无数,一旦抹去了铃铛之上的封印,鬼魂便会飞散而出,请夫人将之交给我,否则后患无穷。”夜摇光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摇铃。

  “竟然是……”郑夫人后怕的捂着胸口,旋即看向管家,“那铃铛呢?”

  “老夫人说那铃铛让她看着不舒服,澳门赌博网站:而且少爷的怪病指不定和它有关系,昨日便命人将其丢出去了。”管家也是冷汗津津。

  “扔到何处去了?”夜摇光大惊,一把抓住管家。

  “这这这得问何管家,他是老夫人的管事。”管家忍着恐慌回答。

  “去,把何管事叫来。”郑夫人连忙吩咐。

  夜摇光也就放了管家,然后对郑夫人道:“此宅阴气过重,我一会儿施法将之收走,但短期内你们不可再住,今日便搬离出去。”

  “好,我这就着人安排。”

  “还有,府**有多少人?”夜摇光又问道。

  郑夫人对这个倒是不清楚,她的丫鬟连忙上前行礼:“回姑娘的话,府**有二十三人。”

  三个主人,二十个下人伺候,真够奢侈,夜摇光想到,面上不显:“府中之人都沾染了阴气,我这里有化煞符六张,夫人先分下去,剩余的晚些我派人送来,这符戴上三日身上的阴气自然会散去。”

  “多谢夜姑娘。”郑夫人感激不尽的看着夜摇光。

  这时候匆忙的脚步声靠近,夜摇光先看到了一个年过六旬,面色红润,身体健朗的老太太,不由让她一愣,这老太太身上竟然有淡淡的佛光。佛光即便是出家人修为不够也是不能够拥有,而凡人除非是诚心向佛多年,并且从未为恶的人才会拥有。

  “娘,怎么惊动了您。”郑夫人连忙走上前去搀扶。

  “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瞒着我。”郑老太太伸手拍了拍儿媳妇的手,“娘虽然老了,可也不是受不得惊吓之人。”

  “老夫人。”孟博和卢氏都是行了礼。

  “哪里那么多虚礼。”郑老太太慈和的说着,目光就落在了夜摇光的身上,她的目光一滞,旋即笑开道,“老身活了大半辈子,还没有见过如此干净的姑娘。”

  郑老太太说的干净,指的是一种近乎灵魂的干净,带着佛光之人,不管深浅,都能够感觉到一个人由骨子里散发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