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5章 ;星象乱
  夜摇光点了点头,然后让温亭湛陪着陌钦,自己就带着点东西进了林子,去了当初第一次遇见大黑熊的地方,果然就看到大黑熊靠在树干上,坐在地上,不断的用树干磨蹭着背部,似乎在挠痒痒。

  “嗷~~~”大黑熊漆黑的眼睛一见到夜摇光,就发出一阵光芒,然后兴奋的朝着夜摇光飞奔而来。

  “停下!”夜摇光看着迅速逼近的大黑熊,立刻伸出手拒绝熊抱。

  “嗷呜~~”大黑熊刹住脚,可怜兮兮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从背后取出一个果子,正是那让温亭湛和卫荆排毒的果子,这东西摘下来一个多月,一直被夜摇光用五行之气封存着,与刚刚摘下来区别不大,将之扔给大黑熊:“好东西,给你一个。”

  大黑熊接过来,圆溜溜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唇角有透明的液体流出。

  夜摇光嫌弃的嘴角抽搐:“这个就是给你的,不要做出这幅馋样。”

  最后夜摇光找了个山岩坐着,腿悬空垂着,轻轻的摇晃,大黑熊也有样学样,不过它那短粗腿摇晃起来实在是滑稽的可以,倒是把夜摇光给逗乐,陪着大黑熊玩了好久,日落黄昏的时候,夜摇光才回家,看着依依不舍跟着她的大黑熊,她承诺一个月至少去看它三次。

  回到家中用了晚膳,夜摇光和温亭湛在家中散步,陌钦因为明日启程早便早早的歇下。

  “还是家里好。”夜摇光走了一圈之后,就在花园她特意建造的紫罗兰垂花亭内的秋千上坐下,不由发出感叹。

  “坐好。”温亭湛站到了她身后,双手扶住秋千,低声吩咐了一句,就将她给推了出去。

  秋千的绳索上绕着花藤,此时正是姹紫嫣红的夏天,在夜空之中,水碧色的裙裾飞扬,那一抹纤细的身影忽高忽低,时不时响起欢呼声。

  “高一点啊,再高一点。”夜摇光索性松了抓住两边的手,双手展开,在最高处也不畏惧,身子也奇异的没有向前倾。

  原本的欢呼,在夜摇光被抛高之际,笑容瞬间凝在唇角,她落下之时,还不到温亭湛的位置,就双脚蹬在了地面,秋千停了下来,她蓦然站起身,走出亭子,抬眼看着天空,脸色沉凝不语。

  “摇摇,怎么了?”温亭湛担忧的走上前。

  “湛哥儿,要大旱了。”夜摇光目光落在星空,声音沉重。

  “大旱?”温亭湛立刻肃容。

  夜摇光伸手指着天空:“星象紊乱,五行相克。”

  温亭湛最多只能说认识一些星体,并且知道它们一些相关的知识,完全无法通过星象看出任何提示,便虚心求解:“摇摇,为何是大旱?”

  “五行与四季相对应,于是产生了旺、相、休、困、死五种属性,旺乃是生旺是为大吉,相乃次旺,休为保持原状,困是受到遏制,死则是哀绝。四季的每个季节第三个月,即每年三六九十二这四个月乃是属土,今日刚刚是六月初一,却是木星闪耀,火星黯淡,原本夏日就应该属火,火生土顺应四季交替,如今却出现此等异常,木克土,也就是时令出现了五行相克,处于困状,这是旱灾之兆。”

  温亭湛连忙问道:“摇摇可能推算出是何地会出现旱灾。”

  “四方二十八宿各有应劫,此次旱灾并非一方,唯有南方七宿尚且平稳。”夜摇光深吸一口气道,“虽未产生死相,但旱灾极广,也会波及到我们。”

  “我现在书信给帝师。”温亭湛立刻转身朝着书房而去。

  夜摇光都来不及阻止,只能摇头一叹,朝廷钦天监又不是摆设,未必没有看出这么明显的旱灾,尤其是已经进入了六月,东北一方可能未来三个月没有几个地方会有雨,这正是粮食最后的成长期,只怕大多农作物要旱死,就算现在开始挖水库存水都已经来不及。

  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是送走了陌钦主仆二人,才折回来修炼,等到用完早膳,夜摇光才和温亭湛道:“你去找一找孟县令,将此事透露给他,让他做好防范措施,虽则我们这里只旱不成灾,可若大量的灾民涌进没有及时处理妥善,一样会生**。”

  “我正有此打算。”温亭湛点了点头。

  “另有一事,我们身上银钱不少,我想趁着现在旱灾还未显现,粮价不高,用十万两购置大批米粮。”这种大事,夜摇光习惯性和温亭湛商量。

  “好。”温亭湛点头。

  “你不担心我屯粮高售?”夜摇光有些诧异,温亭湛如此干净利落。

  “摇摇不会。”温亭湛笑着站起身,“我去孟府一趟。”

  “一道。”夜摇光也去,不过她是去寻杨大太太最好是顺便能够拉上钱府,毕竟她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倒不是她咸吃萝卜淡操心,而是她笃定无论什么灾都影响不到杜家村,在这个时候她必须提前做好一些准备,分散各方的注意力来降低杜家村的存在感。

  反正钱摆着也是摆着,这也是一桩善事,不求累积功德,但求心安。

  “夜姑娘可是好久没有登我家门了。”杨大太太恰好在家,于是亲自招待夜摇光,“再过半月我们便要回府城,夜摇光若是再不来,只怕再见不易。”

  “我和湛哥儿一年后也要去府城。”今年的童生试温亭湛不参加,夜摇光觉得明年温亭湛一定会去,一旦考上秀才,温亭湛必然要考白鹿书院,届时他们自然要去府城居住,

  “那可是正好。”杨大太太说着,就拿出一封红色的请帖,“三月之后便是小女出阁,此事还多赖夜姑娘,小女才能得觅良缘,还请夜姑娘来观礼。”

  “好,届时一定到。”夜摇光将请帖收下,然后递给幼离,便对杨大太太道,“此来是有一事与太太相商……”

  夜摇光将事情的大概同杨大太太说了,然后见杨大太太并没有露出似乎有暴利可图的欣喜,反而重叹了一声:“不瞒夜姑娘,外子虽无夜姑娘的本事,可也走南闯北,心里也有这个想法,我们昨日也商议着购粮,也算是为小女出嫁前积德,不过我们大肆购粮没有名目,总会引人怀疑,到时候我们若与人对着压低粮价,只怕要犯众怒。”

  “此事太太不必担心,我会让永福侯打头阵。”仲尧凡一个活招牌,不用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