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3章 反撩的温公子
  “若不是你们,澳门赌博网站:又是何人?”多年执着的恨意竟然是一场误会,再想到他对瑶族人下的手,沈兆有些接受不了。

  “当年的事情,祖父有追查,祖父不知道查到了什么,他对父亲吩咐了一番,便独自离开了此地,三年后我们外出的族人找到了他的骸骨,我们并不知祖父遭遇了什么,父亲一生都在追查,也没有查出任何消息。”盘禹摇头,然后目光定定的看着沈兆,“你若信我,我们联手将当年的是是非非查清,自目睹你们沈家遭难之后,祖父一直耿耿于怀,若他不曾心中不服,不曾以祖姑母的事情威逼沈族长,未果之后负气带走全族之人,也许沈家就不会因此经历那一场非人的屠杀,祖父临终前叮嘱我们一定要让瑶族重新凝聚,我们拥有同一个先祖,我们身上流着亲人的血脉,我们无论如何内争,一遇外敌依然会同气连枝。”

  沈兆殷红的眼眸霍然抬起直直的看着盘禹,他先是低低的笑了,声音藏着无尽的悲凉,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忍不住仰天长笑,笑的连眼泪都出来才歇住:“我们就要葬身于此,还谈什么追查真凶,可笑我一生复仇,竟然连仇人是谁都不曾弄清,或许连苍天看不开眼,才会如此惩罚于我。”

  “咳咳。”这时,温亭湛才出声:“沈庄主放心,火药已经全被我们拦截下来,方才不过不得已而为之,若非如此,如何能够让二位心平气和的谈论往事,化解多年不应有的仇怨。”

  “你说什么?”这一下,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不但山摇地动停止了,就连火药也没有了痕迹,若不是东摇西歪塌陷的东西,他们都怀疑方才是一场梦。

  “两位前辈勿怪。”温亭湛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容。

  盘禹也在盘玥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身后的烛台早就被夜摇光用五行之气在千钧一发之际给撤走,他根本没有受伤,之所以会那般模样,乃是因为被温亭湛掐住了一个穴位。

  两个斗了一辈子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由自嘲一笑,旋即异口同声道:“费心了。”

  这一默契让两人心里唯一的别扭也消散了,两人看着对方,眼中都流出了笑意,盘禹先伸出了手,沈兆看着盘禹的手不由伸手拍上去。

  一笑泯恩仇。

  所有人都对此露出了真诚和轻松的笑意,瑶族曾经将沈家丢弃,以至于他们遭遇屠杀,沈家曾因此报复过瑶族,让不少人都心如刀割。可经历了这一场变故,他们都懂了若是执意仇恨下去,最终将会是越来越多的亲者痛,尤其是在沈和将那丧失孩子的几家带去了石洞看了石像,并且真诚的负荆请罪之后,瑶族几乎再没有人对沈家的回归有排斥之意。

  “温公子,夜姑娘你们慢走,若日后再路经此地,我等必然盛情相待。”第二日,虽然他们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比如那仍在逃的内鬼,比如重新融合,但是夜摇光和温亭湛要离开,盘禹和沈兆都亲自来送。

  “同根相生,根强则树状。”温亭湛对着二人拱了拱手:“庄主,族长无须再送,若有缘必然后会有期,告辞。”

  说完,温亭湛就带着夜摇光潇洒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们自然没有见到,对着他们的背影,沈兆和盘禹都用了瑶族最高的礼来向他们致敬。

  而夜摇光正要绕过山腰的时候,恰好两颗银白色的星星飞来落在她的腰间,夜摇光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她想要呕血,她费尽心思才得了两个功德,温亭湛就这么轻易的一下子就给她弄了两个功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哼。”蓦然,夜摇光不爽的冷哼一声。

  心情愉悦的温公子顿时有些迟疑的看向夜摇光,看了看金子,然后才轻声的问道:“摇摇,你怎么了?”

  “没什么。”夜摇光总不会说因为你给我赚了两个功德,我才心里不平衡,于是道,“昨日你竟然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若是我没有配合你,你如何成事儿?”

  昨天直到进入了地宫,温亭湛都没有给她一点提示,要不是她听到了爆炸声还不知道温亭湛打的什么注意,为了不伤人命,金子的火药也就是炸开大门的时候用了几乎全部,后面扔进来的都是极少的分量。若不是她反应快,及时利用紫灵珠搞得山摇地动的,哪里能够造成那样的恐慌?后来又费尽心思的把盘禹和沈兆逼到一起,好在盘禹比较给力,自己来了那么一个舍己为人,不然未必能够逼出那样一个局面。

  “你如何能够不配合我呢?”温亭湛眉梢带着点笑意。

  “说得好像你多了解我似的!”夜摇光翻白眼。

  “我自然了解你。”温亭湛笑的格外璀璨,眼中带着骄傲,“你是我的妻啊!”

  你是我的妻啊!那么简单直白的一句话,夜摇光却莫名觉得似乎有一片羽毛轻轻的划过她平静无波的心湖,轻轻的,浅浅的,淡淡的波动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不见,她觉得那一定是错觉。

  一脸嫌弃的上上下下打量了温亭湛一番:“小屁孩一个,张口闭口说我是你的妻,你也不觉得羞!”

  “哈哈哈……”夜摇光的嫌弃不但没有换来温亭湛的羞赧与汗颜,反而让温亭湛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夜摇光看着笑着往前走的温亭湛,不由一阵莫名其妙,于是快步追上前:“你笑什么?”

  “为自己而笑。”温亭湛依然带着笑意说道。

  “莫名其妙。”高智商的人都这么不能理解咩?夜摇光觉得她活了两辈子,都快跟不上这个臭小子的思路了。

  “摇摇嫌弃我小,定然是急着想嫁我了,摇摇觉着我难得不应该为此愉悦,故而是为自己而笑。”温亭湛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胡说八道,我急着嫁你……你给我站住!”

  温公子见势不妙,自然脚底抹油跑了,还不忘将得意的声音传回来:“摇摇你放心,我会快一点长大,不会让你等太久!”

  “温!亭!湛!”

  晨曦朦胧,温和的阳光漫过绿树红叶,洒在两抹追逐打闹的身影之上,轻风将他们的欢声笑语送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