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3章 新生
  夜摇光在昏迷之中,感觉到一股股清凉的气流在她的身体里不断的流窜,仿若她的血液成了河流,多了数不清的游鱼。然后,这一些调皮的鱼儿似乎嫌弃河内太窄,不能畅快的游动,故而不断的撞击着她的关节,每撞一次,夜摇光就感觉到了一股针扎般的刺痛,痛的不是皮肉,而是骨骼,随着气流撞击的越猛烈,她浑身都开始刺痛,最后觉得骨头都要被撞的粉碎之时,那些气流竟然全部融入了她的骨头。

  火辣的灼痛被一股清凉温和的气息抚平,夜摇光有一种清晰的错觉,她的骨头好似在更换。

  “少爷,夜姑娘这是……”照顾着夜摇光的牧童和陌钦看着夜摇光手臂上调动着零碎的银色星光,而被衣服包裹的地方也透出了光芒。

  “她强行用所有修为克化龙涎液,一半的龙涎液也进入了她的体内,这应该是龙涎液在淬体。”陌钦看着这个反应反而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夜摇光昏迷了五日了,这五日*她的身体一直处于一种生机微弱的状态,他真的害怕她承受不住一半的龙涎液。

  “如此夜姑娘和温小公子也算是因祸得福。”牧童也不由高兴,因为他和夜摇光已经有过不少接触,心里也把夜摇光当做是看重的人。

  “福泽深厚之人,大难之后定有咳咳咳……后福。”

  “少爷,你仔细身子,既然夜姑娘和温小公子都无事,我们不如提前离开吧。”牧童看着脸色微白的少爷,担心的建议。

  陌钦被云科打伤,为了不耽误看顾夜摇光和温亭湛,根本来不及细心的运功疗伤,一直用着丹药,可治标不治本,错过了最佳的疗伤期,如今反而有越演愈烈的趋势。

  “无碍,只怕是旧疾犯了。”陌钦站起身子,走到与夜摇光相隔的软榻上盘膝而坐,然后开始运功疗伤。

  牧童张着嘴还没有说话,就见陌钦已经进入了疗伤中,便把话都咽了下去,他转过头愣愣的看着沐浴着银光美得不可描摹的夜摇光,纯真懵懂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少爷,少爷应该是喜欢着夜姑娘吧,否则也不会说出龙涎液于他而言并非势在必得之物,若是先找到龙涎液的不是夜姑娘,少爷定然绝不会退让。于少爷而言,龙涎液不是不珍贵,而是有的人比龙涎液还要珍贵,可是夜姑娘是有婚约的人啊!

  想着牧童不由烦躁的抓了抓头,有些想不明白也不想再想,便低着头皱着眉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去隔壁看一看温亭湛。

  岂料他才刚刚推开门,就见温亭湛在卫荆的搀扶下挣扎着坐起身,看到温亭湛要下榻,连忙走上前阻止:“温小公子,你这是要干嘛?”

  “我想去看一看摇摇。”温亭湛的声音有些干哑。

  “万万不可。”牧童连忙道,“你的身体才刚刚重新被龙涎液滋养出生机,此刻脆弱如雏鸟,比那生了孩子的妇人还经不得风吹,否则会落下病根。而且夜姑娘此刻正被龙涎液淬体,也不能打扰。”

  牧童的最后一句话终于将温亭湛安抚了下来,他乖乖的在卫荆的搀扶下重新躺回床上,目光定定的看着牧童:“摇摇可还好?”

  “这里有我,你快去把我吩咐给你的药煎了端给温小公子,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方法煎,否则起不了药效。”牧童打发了卫荆才坐到温亭湛的身边,“夜姑娘很好,你和夜姑娘这可是因祸得福,你们两经此一事,可谓双双脱胎换骨,现在你还浑身无力,等你喝了我家少爷几服药之后,自然知道好处,夜姑娘她……”

  牧童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们两是多么的幸运,龙涎液凝聚千年灵力,夜摇光的修为是万万融合不了,强行融合只有一个结局——爆体而亡。作为修炼者的夜摇光都承受不了,更何况是凡人的温亭湛。

  不过幸运就幸运在,温亭湛已经死了!说到这里,牧童还是有些讪讪的顿了顿才接着道,温亭湛已经死了,那么流入温亭湛体内的大半龙涎液就是在从新凝聚他的神魂,重塑他的真身。被龙涎液重塑的**和神魂那可是很多人愿意铤而走险死一次都未必求得来的机缘。

  当然,温亭湛能够有这样的机缘,其中少不了陌钦的相助,是陌钦将龙涎液凡人无法承受的灵气用了不少宝贝和五行之气强行在温亭湛的身体里化开,才救了温亭湛这条小命,否则温亭湛依然承受不了过多,就算捡回一条小命,恐怕也是个半残。

  夜摇光就没有温亭湛这么惊险,因为她那时可能是失了神智,一门心思只想让温亭湛复生,所以除了融化龙涎液之时不必要的吞了一些,其余的都在温亭湛这里来了,也正是因此夜摇光不但没有危险,反而因为这些残余的龙涎液补足了体内透支的五行之气,反而得到了龙涎液的淬体,这一醒来修为必然是要大涨。

  牧童说完,还不忘露出一个艳羡的目光。

  彻底的将温亭湛逗乐了,不过他一笑就牵扯到了浑身的神经,紧绷一般疼痛,不由露出了痛苦之色。

  “少爷说你可千万不能有情绪起伏,你现在需得固本,否则后患无穷……”牧童正说着,卫荆就端着药走了进来,他连忙去接过来,然后让卫荆扶起温亭湛,将药喂给温亭湛,“这药,温公子只需要喝上三日,便可下榻走动了,三日之后,夜姑娘也应该醒了。”

  “让陌大哥费心了。”温亭湛感激的说道。

  牧童点了点,没有接话,盯着温亭湛喝了药,牧童就带着卫荆走了,让温亭湛好好的休息,死而复生的人犹如重新投胎的婴孩,万分的脆弱,需要大量的休息。

  陌钦疗伤用了足足的两日,他睁开了眼睛之后,夜摇光竟然还沐浴在银色光芒之中,甚至温亭湛都可以下床了,夜摇光依然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一时间连陌钦都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