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1章 那一掌
  而陌钦这一翻身躲开那一击,一抹快如闪电,看不清身影,只看得到一束深灰色的光朝着陌钦飞击而去,陌钦半空之中拧身,依然来不及,只得运气于掌心,挥掌迎上去。

  “砰!”两掌相击,整个山洞一阵摇晃,险些让人站不稳。

  旋即,两抹身影快速的分开,一抹迅速的飘落在被云豆搀扶起来的厉昇面前,而陌钦则是被狠狠的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一声闷哼,伸手捂住胸口,唇角流下了鲜血。

  “少爷!”牧童快速的上前搀扶住陌钦。

  这时,夜摇光恰好将龙涎液接到瓶子里面,她迅速的收好,跑到陌钦的面前,紧张关心的问道:“陌大哥,你没有事吧。”

  “我无碍。”陌钦对着夜摇光摇了摇头。

  “师傅……”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云豆看到站在他们面前的师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解释这个误会,陌少宗主并没有要折辱他们的大师兄,一旦说出来,那么他们师父重伤了九陌宗的少宗主,若是不负荆请罪,只怕不能善了了。

  “师叔,我……”厉昇张口要解释。

  却被云豆的师傅云科抬手打断,云科肃容看着夜摇光:“小丫头,把龙涎液交出来,老夫放你们走,否则莫怪老夫不客气。”

  夜摇光看着陌钦苍白的脸色,心中的怒火蹭蹭蹭直冒:“堂堂第一仙宗,原来就是持强凌弱,以大欺小的人,当真是叫我等开了眼界,你想要龙涎液,做梦!我宁可将之毁了,也绝对不会让你如愿!”

  说着,夜摇光将手中的瓷瓶狠狠的朝着地面砸下去,她得不到,这个人也休想得到!然而夜摇光却没有想到一个已经进入化神期的修炼者速度到底有多快。

  瓷瓶砸下去还没有落地,一股力量席卷而来,将瓷瓶给套住,夜摇光见此目光一冷,她运足全身的力道,将天麟一掷,天麟飞射而去,将云科的力量给斩断了,这倒不是她的修为有多高的缘故,而是云科从来没有将夜摇光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有出多大的力。

  然而这一断,简直是分分钟将云科这个化神期的修炼者给打脸,要知道夜摇光可是一个筑基期都没有到的菜鸟,两人相隔着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三个鸿沟,于云科而言夜摇光犹如蝼蚁,可偏偏这个蝼蚁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给治住了。

  看着滚落在地,因为并没有多高而没有碎的瓷瓶,在夜摇光的脚下滚了几圈,停在了夜摇光的脚边,仿佛在嘲笑他的无能,瞬间让云科勃然大怒。

  “既然你找死,老夫便成全你!”云科暴怒而起,一掌朝着夜摇光袭去。

  那一掌快速惊心,夜摇光只感觉自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锁定,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强劲的风似可以将她凌迟一般,让她神魂都有一种被千刀万剐的痛意。

  “摇光!”情急之下,陌钦爆发出了一声大喊,他快速的冲过去。

  夜摇光瞳孔倏地放大,她有一种感觉,她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就在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的那一刻,一抹身影挡在了她的前面。

  “湛哥儿——”

  夜摇光龇目欲裂的看着那比她矮了半个头的小身子,他不知道如何冲过来,竟然挡在了她的面前,当即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她和温亭湛都被云科的余力给卷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随之被卷起来的还有跌落在夜摇光脚步的瓷瓶,也再砸了夜摇光的身上,瓷瓶不知道是什么质地依然没有碎,夜摇光已经来不及顾及其他,她一把将温亭湛抱在怀里,她双眸通红却掉不出眼泪。

  “湛哥儿,你哪里痛,你告诉我……不,你别说话,我现在给你疗伤……”夜摇光语无伦次,她运气于掌心可却落不下,她觉得温亭湛现在已经经不起她任何触碰,她害怕,害怕她一触碰,温亭湛就在她的怀里粉碎。

  “摇摇……我不痛……”温亭湛努力的展开一抹无力的笑容,他是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痛,并不是在欺骗她,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眼皮也越来越重,可是他不想闭上眼睛,他的摇摇这么伤心,他想多跟她说说话,让她不要难过,他想说他没有事。

  可他却张不开口,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还有摇摇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模糊的他完全看不清……

  温亭湛的那一口血喷在了云科的身上,那一瞬间云科亲眼看到温亭湛身上一股奇幻莫测的力量反弹过来,犹如一道枷锁将他给束缚住,让他动弹不得,以至于被陌钦飞来的一掌给击飞,跌落在弟子们的面前,他想动弹,却依然被诡异的力量给束缚着。

  陌钦也没有去理会云科的异样,而是奔到夜摇光的面前,蹲下身抓起温亭湛的脉搏,温亭湛的身体状况让他的手一颤,他快速的从怀里取出一粒丹药给温亭湛服下。

  “陌大哥,陌大哥,湛哥儿会没事是么?”夜摇光这个时候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紧紧抓住陌钦的衣袖,赤红的双目犹如易碎的瓷瓶一般脆弱的看着陌钦。

  一向看惯生死,冷漠无情的他竟然开不了口,他害怕亲口击碎她所有的期望,然而事实又不容他欺骗她,一时间陌钦竟然找不到话来说,他觉得嗓子有些泛疼。

  “陌大哥,陌大哥你说啊。”夜摇光两辈子第一次用这样柔软,柔软得尽是哀求的声音说话。

  “他……”

  “摇摇……”就在陌钦准备开口之际,温亭湛虚弱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夜摇光当即掉头,看着再次睁开眼睛的温亭湛,眼睛已经恢复了些许清明。

  夜摇光大喜过望,扶住温亭湛,轻声喊着他:“湛哥儿,你好了。”

  “嗯,我没事了。”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才知道,比起方才那无知无觉的感受,这一刻温亭湛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在猝然流失,他伸手抓住夜摇光,漆黑的眼眸光亮而又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