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4章 成了
  第二日,澳门赌博网站:一大早夜摇光就被生物钟给叫醒,然后开始修炼,不知道是不是在龙脉旁边,昨夜明明消耗巨大,可她很快就将流失的五行之气补满,心里不由大喜,尽管除了让她消耗补满没有其他的惊喜,夜摇光也是非常的满足,然后去做早餐,和练完功的温亭湛还有卫荆吃了之后,夜摇光再度盘膝而坐,施术与金子神识相通。

  金子和小乖乖已经醒来并且已经飞到了最后一个方位所在的山峰,夜摇光让金子快速的寻找位置,可这个方位的山峰格外的怪石嶙峋,很多地方竟然不能放置玉器,否则会因为风水的缘故完全无法奏效。

  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夜摇光从来没有想到那一个方位的山峰竟然是这副模样,这不应该才是,虽然山峰没有在龙脉之上,可也在龙脉的支干上,这个龙脉如此活,又是大龙劫地,旁支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山脉。

  “金子,飞向高处,让我看看整个山形。”夜摇光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金子。

  金子飞跃到高峰,然后又绕着山峰飞了一圈,最后夜摇光终于发现,这座山峰虽然怪石嶙峋,但并不是孤山无气,连忙让金子带着罗盘按照她的指示寻找到生气,再寻七个活的方位,将七块玉放好,这样一折腾已经又是一个天黑。

  当二十八块玉石被放好,夜摇光手诀快速的转动,紫灵珠也在她的掌心之上幽幽的转动,散开一层轻纱般的紫烟,在夜色中神秘而又魅惑。散开的紫色烟雾在夜摇光的头顶凝聚,然后一颗颗的亮点在浮动的薄雾之中开始显现,随着夜摇光手飞舞,二十八颗星快速的相连,最后织成了一张小网。

  天空之上,若是懂得星象之人抬眼就可以看到北斗星与二十八星宿猝然一亮,也只是这样快的令人会以为眼花一般的一亮,旋即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在龙脉旁的夜摇光的手势猝然一收,闭上的眼睛睁开,桃花盈水的眼眸格外的明媚。

  “摇摇,这是成了?”温亭湛一直担心着,夜摇光明明说只有一个方位,可却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他又不能去打扰夜摇光,直到现在见夜摇光如沐春风一般站起身来,才高兴的走上前,继而又关怀的问道,“饿不饿,我留了一些东西未烤,我现在就去。”

  说着又折身往火堆旁边而去,今日不但有野兔子,还挖了几个野番薯。虽然元太祖只在军事上是奇才,但是还是令很多人注意农业,又大开海禁,原本番薯这种明朝才流入中国的农作物也在太祖时期就流传了进来,两百年前这里未必没有人居住务农,寻到番薯也奇怪。

  天天吃肉,着实让夜摇光吃了一根烤番薯觉得格外的美味,一连吃了三个,还吃了不少烤兔子才填饱肚子。

  夜摇光和温亭湛心头大石落地,自然吃的格外的欢畅,这让距离他们不足十里路的几群人却格外的烦躁,因为他们一路寻来,明明已经感觉到微薄的龙气,证明龙穴就在不远的地方,可突然不知道吹了一阵什么冷风,那一股微薄的龙气竟然就这样消失无影无踪,然后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本事判断出了方位,可每个人判断出来的方位都不同,一下子就因为这件事起了争执,各持己见,都认为自己寻到的方向才是最正确。

  最后结伴而行的一群人就这样分走了几个方向,朝着自己认为对的方向而去。

  “少爷,我们往哪儿去?”牧童看着分开了的几个宗门,这些宗门不是会看星象,就是精通五行之术亦或者深谙寻龙一道,但是这些人这会儿起了分歧,各自走了各自的道路。偏偏他们九陌宗以医药炼丹为最,其他除了修炼之外还真没有其他的本事……

  也有不少人对陌钦发出了邀请,毕竟谁也无法预料到前路会不会有什么想不到的危险,有个神丹师在身侧那就相当于多了一道免死金牌。

  不过都被陌钦一一的婉拒了,等到所有人都走了,牧童才询问。

  陌钦唇角一绽,那精致温润的唇瓣在夜光下更显温柔和润泽,令人恨不能一亲芳泽,他举步朝着没有人走,唯一正对着夜摇光的那一条路而去。

  夜摇光一觉睡得格外的香甜,第二日生物钟还没有响,就被一个东西砸进怀里,将她给惊醒,她眼睛都不用睁开,一把将窝进怀里,蹭着她犹如一条狗一般摇着尾巴求赞美求夸奖的金子给拎起来,然后压在脑袋下,伸手拍了拍还有些躁动的金子后背,然后闭着眼睛再一次睡着了。

  在他们睡大觉之际,却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开始酝酿……

  被夜摇光的大阵给迷惑,跑到了与夜摇光比邻的山峰的一群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这一队人乃是修仙门号称第一的缥邈仙宗宗门之人,他们的人基本不出世,这一次也是因为他们宗门宗主即将渡劫,才会大举出动,自然是对龙涎液势在必得。

  “大师兄,怎么了?”一个背着一把剑,穿着一袭浅蓝色长袍,模样秀气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上前一步,问着抬手示意他们停下的大师兄。

  这位额前左边飘垂着一缕发丝,大半头发披散,一根白色发带将两鬓的头发捆到脑后的大师兄,乃是有着金丹巅峰修为,缥邈仙宗执法长老的得意大弟子——厉昇。

  “小师叔,您看看这是什么?”厉昇没有理会师弟的询问,而是蹲下看着一块切割不整齐的玉石,“这玉石上竟然布满龙凝气。”

  所谓龙凝气,自然就是龙脉形成龙涎液的雾气,这块玉便是夜摇光布阵的玉,也是夜摇光运气不好,缥邈仙宗之人素来以五行修炼见长,所以这么快寻到玉石完全不是偶然。

  “咦?”这一道带着点慵懒之一的轻呼声,令人心一颤,这个长相格外风流不羁的男子拥有一把磁性的嗓音,他大步上前,快速的扫了一眼,旋即一个纵身到一旁的崖壁上,拨开草果然也有一块玉石,一个旋身落地,不由啧啧赞道,“妙啊,竟然用如此短暂的时日,在此布下璇玑大阵。”

  “小师叔,我们陷入了阵中?”厉昇蹙眉,“我们如何破阵?”

  “璇玑大阵,牵一发动全身,破阵不难,一旦破除,只怕其他地方的人要受难,我们缥邈仙宗要犯众怒,待我上顶去看看到底是如何布下,避开便是。”话还未说完,那一抹身影已经纵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