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7章 怪异的事情
  夜摇光有些诧异,澳门赌博网站:她以为昨天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沈兆至少短时间内不想见到她,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来请他们。

  “请带路。”夜摇光没有推辞,就和温亭湛去了。

  沈兆的面色已经恢复常态,只是眼神有些疲惫,泄露出他昨夜应当一夜未眠:“清早便将二位请来,还望二位莫要介怀。”

  “我和摇摇素来早起,庄主并未打扰到我们。”温亭湛回道,“不知庄主寻我二人前来,因何事?”

  “是有一些事询问二位。”沈兆点了点后道,“半月前,沈某便察觉外面似乎屡屡出现陌生面孔,似乎对此处颇为感兴趣,几日前沈某曾让人查探过几次,但却一直不知道因何,算了算时日,这些人出现之前,夜姑娘和温小公子尚且没有进入此地,便想问一问,夜姑娘和温小公子在外面可曾听到什么风声?”

  夜摇光和温亭湛皆是一脸茫然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他们遥想到当日在悬崖上碰到紫色小蝙蝠,那小蝙蝠明显不是冲着他们而去,背对着他们,与另一方遥遥相对,那时候他们便猜测是不是有什么外敌入侵,现在想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可他们当真什么都不知情。

  “不瞒沈庄主,我二人乃是因缘巧合来到此地……”夜摇光将她和温亭湛的来由简略的说了一遍。

  自然没有提到金芯,而是说寻一宝物,然后被黑洞给吸到了瑶族外的石壁,没有退路,才一路顺着吊桥进入了瑶族之地。

  沈兆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皱眉道:“沈某三代人生活于此,以往也有一两个外人闯入过沈某的**阵中,但都是无意,沈某也就将之放了出去,这一百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这样多的人不断的在此试探,可沈某确定不论是我这琼宇山庄,还是后面都没有什么值得窥探之物。”

  这就有点奇怪了,已经隐居了一百多年,应该没有什么仇家才是,听着沈兆的语气,在外围试探的还不止一方人马。

  “庄主可知晓他们是什么来路?”夜摇光问道。

  沈兆也没有隐瞒:“昨夜沈某的人与其中一方交过手,都是修炼之人。”

  “修炼之人,非同道不结盟。”夜摇光的眼眸一眯,她蓦然抬起头看向沈兆,“能够引来如此多的修炼势力,只怕是修炼至宝要问世。”

  沈兆先是一惊,而后又是一阵莫名:“沈某也粗通修炼之道,可此地当真没有什么宝物问世。”

  世间但凡至宝问世,必有其天地变化,身在里面的沈兆都不曾察觉,那就有些奇怪了,夜摇光一时间也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温亭湛想了想开口问道:“沈庄主,不知近月来,方圆千里可有什么变化?或者奇异之事发生?”

  “没有什么变化。”沈兆缓缓的摇头,旋即眼睛蓦然一亮,“奇异之事倒是有一件。”

  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一眼,皆是凝神静气的看着沈兆,直觉告诉他们这件奇异之事很可能就是惊动各方势力前来的原因。

  对上温亭湛和夜摇光齐齐投来的目光,沈兆轻咳了一声才道:“想必夜姑娘和温小公子也已经知晓沈某还会控制蛊虫,其实这是因为沈某祖母乃是苗族族长之女,不过因着两族交好,祖母虽然教习我们,却严令我们用,沈某自幼颇为喜爱此道,一直钻研。半个月前,沈某一大批蛊虫离奇而死,当时沈某以为是盘家人已经察觉沈某的存在,特意让人查了一下,确定不是盘家人所为,此事一直成迷。”

  “离奇而死?”夜摇光皱眉,“蛊王也死了?”

  但凡蛊虫,若非单一,基本都会有一个蛊母也就是蛊王来控制,既然沈兆说了是一大批,肯定不是单蛊。

  “也死了。”这才是沈兆当时心惊的缘故,蛊王一般和练蛊之人有着牵绊,但是他的好几种蛊虫的蛊王都在他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死了,“死的尤为诡异,所有的蛊虫没有受到一点外力攻击,形貌与活着无异,即便是到如今,若非它们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恐怕沈某还以为它们活着。”

  “那日,还有那么多的水蛭,水蛇和蝙蝠……”温亭湛疑惑。

  提到当日之事,沈兆也有些不自然,但还是解释道:“这些养在外边的小东西并无碍。”

  夜摇光蓦地灵光一动:“莫非是那一个地方有问题?”

  既然其他地方的毒物都没有问题,偏偏就那一个地方的全死了,问题肯定出现在那个地方才是。

  “沈某也曾怀疑过,和两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探查过,没有一点异样。”沈兆不由苦笑。

  夜摇光闻言沉默了片刻才道;“沈庄主若是方便,可否带我们去那里看上一看。”

  “话既已出口,何须止于此?”沈兆并没有因为那里是他养蛊的地方而拒绝,要是不愿意,他不会提到这些话题,“请随沈某来。”

  沈兆养蛊虫的地方很独特,是一个略显阴暗的山谷洞,应该已经清理过,已经没有任何蛊虫和任何饲养蛊虫的药物等东西,是空旷的山谷洞。夜摇光和温亭湛一路走走看看,什么所以然也没有看出来。

  夜摇光习惯性的将罗盘取出来,就见罗盘的指针疯狂的转动,因此不由眉头一蹙:“这里的磁场竟然是紊乱的,我的罗盘竟然无法定向。”

  “这是何故?”沈兆看着夜摇光手上的罗盘因为转动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在阴暗的洞内显得有些诡异。

  “这附近,有东西在干扰它。”夜摇光解释了一句,指尖五行之气流出,却发现她的五行之气竟然也被无形的屏障给挡住,连流动都不流动。

  这与之前寻找龙脉时遇到的两次情况都不同,不是有什么干扰着她的五行之气,而是有什么压制着她的五行之气,这个认知让夜摇光的心神有些不宁。

  “摇摇,我好热。”就在这时,温亭湛一把抓住了夜摇光,只是从温亭湛抓住她的手,夜摇光就感觉到了滚烫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