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2章 赋诗歌
  这一幕,澳门赌博网站:令夜摇光心神巨震,从方才河中的种种夜摇光已经怀疑这超出了瑶族的能力范围,这种控制蛇虫鼠蚁的方法更像是苗族的手段!

  夜摇光飞速的看了盘禹一眼,无论是苗族还是瑶族,这都是人家的家务事,她不多置喙,虽然被利用了一把,但到底他们是自己闯入别人的领地,也怨不得旁人。

  她几乎是运转了全身的五行之气形成了罡气将温亭湛和卫荆保护在里面,奈何这怪异的蝙蝠太多,从顶上的蔓藤之中一批一批的不断飞出来,就如同当日夜摇光用火虫对付复执一般,这些蝙蝠也是不要命的朝着她的罡气撞上来,一批被绞得粉碎,第二批又扑了上来,如此锲而不舍,夜摇光修为毕竟只有那么高,渐渐已经感觉到了吃力,再这样下去,早晚被蝙蝠冲破保护罡!

  盘禹那边他们所有人胳膊环着彼此的胳膊,然后齐齐张口发出一种哼哈之声,那种声音从胸腔之中发出格外的具有力量,蝙蝠还没有靠近就被这声音给震飞,继而爆破而亡,掉落在石洞内的河面。

  “金子!”温亭湛看着金子从夜摇光的保护罡之内飞出去,不由急呼一声。

  却见金子飞跃到洞顶最高处,瞬间吸引了无数的蝙蝠飞过去,一层叠着一层将它给包裹在其中,温亭湛和卫荆都是脸色一变,夜摇光依然面不改色,很快就见到上空被紫色小蝙蝠一层层裹住,形成一个天然的吊灯挂在洞顶的那一团缝隙之中射出一缕缕刺目的金光。

  “哼——哈!”一声巨响,所有人几乎都感觉到头上的山洞一颤,仿佛要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给震跨一般,然后就见包裹着金子的蝙蝠被强劲的气流给震飞出去,飞出去就在半空之中被绞得粉碎。

  温亭湛和卫荆见此才松了一口气,就见又有无数的蝙蝠迎着粉碎蝙蝠的灰烬朝着他们冲过来,而金子似乎深吸了一口气,它的身体不断的变大,变大到足足有它原来身体的十倍,胸腔以上迅速的鼓起来。

  “啊嗷~~~~~”鼓足气的金子发出一声长啸,在长啸之中空气中的气流都在逆转,飞来的蝙蝠直接没有再飞出去的机会,还没有靠近就被扭转的气流绞碎,气流随着金子的吼声扩散出去,倒挂在洞顶上还来不及飞下来的蝙蝠也尽数粉碎,就连缠绕在洞内不知道多少年的蔓藤也因此碎的一干二净。

  “嗯,f杯果然波涛汹涌,厉害。”夜摇光对金子竖起大拇指。

  “神猴……”若是之前还不知道,可现在盘禹却知道金子是何物,不由惊叹呢喃。

  夜摇光何等耳力,她只当没有听到,看着因为尽力一搏的金子在半空之中脑袋晕眩,迅速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飘落下来,伸手将之给接住,就对盘禹等人拱手:“族长不必相送,告辞。”

  言罢,运气于掌心,在竹筏旁一击,竹筏仿佛安装了一个马达一般,箭一般的飞射出去,盘禹等人都来不及客气一句慢走,就见夜摇光等人不见了踪影。

  虽然石洞很长,但是夜摇光这样的速度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就快速的出了石洞,一出石洞,无数的粉白花瓣就飘落了下来,岸旁竟然是一颗颗盛开的樱花树,花枝在天空纷纷朝着河内这一边伸张,虽然河面足够的宽,但依然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花圈,风景美不胜收。

  “纷雪因何落?天涯渡闲客;花下竹筏过,徒留涵香薄;窈舞翩跹后,芳息叹奈何;便有倾国色,无人赋诗歌。”

  “这不是有你赋诗歌?”夜摇光对着温亭湛翻了个白眼,“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文人,触景生情的本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我说湛哥儿,你年纪轻轻,少跟我无病呻吟,你们这些人不是喜欢借诗寄情,你倒是告诉我,你在叹息什么?”

  “咳咳,摇摇我一心叹息如此美景,难得一见,绝无寄情一说。”温亭湛精致的小脸微囧,他对天发誓,这首诗就是即兴之作,纯粹的惋惜这么美好的景色没有人观赏,被埋没而已……

  卫荆觉得姑娘对少爷太苛刻了,多好的诗啊,他在戏班子也是识过字的,虽然不多,但是他还是努力的把少爷的诗句给记下来。温亭湛和夜摇光都不会知道,就是因为这首稍显稚嫩的诗,在日后流传出去,引起了无数怀才不遇,心中寥落的寒门子弟的共鸣,也因此让温亭湛深受无数读书人的敬仰和钦佩,当然这是后话。

  夜摇光也不揪着温亭湛,文人嘛不要说古代,就算是现代也是这个模样,她也不打算硬逼着温亭湛与众不同,毕竟他日后是要融入文人的世界,只要保证他不变成酸儒就行。

  深吸一口气,一股清淡的樱花芬芳袭来,再看看蜿蜒而下顺着河面如同迎客送客的樱花树,的确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美景,如果放在前世,只怕樱花开的季节游客都要挤爆。

  心下不由感叹:“这里的确很美,的确有些可惜。”

  “就是就是,小的和戏班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也没有见过这般美景儿。”卫荆猛然点头,心中那一点劫后余生的心有余悸也因为美景儿消失不见,而是满目惊叹的看着天空上方被相连的花枝遮掩的晴天蔽日,顺着层叠花瓣投射下的阳光给粉嫩的樱花蒙上一层轻纱。那一瞬间他彷佛融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以前听戏班里面的戏时,也听过一些绝美的词儿,可若是用来形容此地也显得庸俗不堪。

  几人都沉迷在美景之中,而且已经出了山洞,离开了瑶族范围之内,心神都有所松懈,完全没有看到他们身后,竹筏飘过的地方突然无声无息的生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漩涡,这个漩涡冒了起来之后很快又消失,而后再冒起来,与竹筏的距离靠近了不说,而且漩涡也变大了一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缓慢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