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9章 交手
  夜摇光见此,脸色一变,手一挥天麟飞旋而出,将射来的一根小针给拦下,夜摇光指尖五行之气凝聚,催动着天麟不断的旋转,随着天麟的旋转,空气之中气流在扭转,那三枚小针迅速的被天麟给吸住。

  夜摇光一脱身就朝着那人飞跃过去,伸手恰好拦住那人又一根扎入娃娃的银针,那人就算看不到五官,可夜摇光也能够感觉到她眼中犹如实质的怒火,她的手一翻,指尖一弹,银针就朝着夜摇光飞射而来。

  夜摇光头一仰,甩开了一瀑长发,躲开银针的同时,另一手挥出,将那人出现银针准备扎下去的另一手给拦下,抬脚飞跃一踢,朝着那人的胳膊肘踹去。

  那人手一扭转,企图反抓住夜摇光的手时,脚下向后齐齐一退,身子与地面瞬间三十度的倾斜,一只手迅速的从夜摇光的双手之中滑落,指尖的银针朝着夜摇光的腹部射去。

  夜摇光双手快速的抓住那人的双臂,身体以那人的手为支点,一个三百六十度空翻,躲过银针的同时,双脚踢向那人,尽管那人快速的挣脱夜摇光双手的束缚,双臂交叉抵抗,也被夜摇光运足力的一踢,踢得倒退了数步,夜摇光的身体在半空之中不可思议的一拧,然后不给那人任何喘息机会又是凌空一脚,踢在了她的心口!

  那人被这一脚踢中,当即吐血被踢飞在地,这时候由金子带头,温亭湛带的盘禹等人快速的赶来,夜摇光见那人似乎要逃跑,旋身又是一个侧踢,将对方踢翻的同时一脚踩在了那人的胸口。

  原本已经十拿九稳的事情,可就在这时那人竟然张口吐出了两根针,夜摇光只得旋身躲开,也就是这个松手,那人竟然迅速翻身起来,然后速度快的只留下两个黑色的重影,就消失在夜寞之中。

  “是谁,到底是谁!”盘禹这个恰好追了上来,并且从盘禹的身后有几抹身影也如同那人一般只留下两个黑色的重影追了上去。

  “看不清面目。”夜摇光摇了摇头。

  盘禹还待问什么,却被身后此起彼伏的痛哭声给惊醒,立刻转身看过去,就发现好几个人站在树下看着被悬挂在树上的晴雨娃娃,疯狂的嘶喊,有几个还已经晕了过去,有几个壮年脸色苍白的折身往回跑。

  然而,很多事情已经来不及挽回,树上被银针穿心了九个晴雨娃娃,当天夜里就有九个孩子面色狰狞无声无息的在睡梦之中死去。如果让现代的医学给出解释,那么这几个孩子是在梦中陷入极度恐惧而心脏超负荷猝死。

  夜摇光也很遗憾,她晚了一步,她一早就和温亭湛布好了计划,因为和温亭湛不在一个房间,她追出去的时候让金子去找温亭湛,就是这样一个耽搁,所以多死了几个孩子……

  这样做,只是为了让瑶族的人知道,他们不是凶手。

  “摇摇,我们已经尽力了。”温亭湛也去看了死去的孩子,基本都是三到六岁,瞪大了眼睛,有些眼球都布满血丝,那是死前受到了极度的恐惧才会出现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沉重,他们还那么小。

  “我没事。”夜摇光只不过是因为死去的是懵懂无知的幼童才会心中有些不适,但是她经历了大风大浪,一切无愧于心,她不是救世主,如果不把自己的嫌疑排除,在这个地方只怕她和温亭湛都要葬身。

  方才和一个交手才堪堪胜了一筹,而且这五千多人之中,有多少个那样的人她根本不知道,一旦真的陷入阴谋之中,他们绝无全身而退的可能。

  “夜姑娘,可否打扰你片刻。”盘禹安抚完有孩子丧生的人,拖着疲惫的倦容带着盘玥儿来寻她。

  大概明白盘禹要问什么,于是点了点头,夜摇光带了温亭湛,盘禹也带着盘玥儿在身边,详细的问了今日的事情,夜摇光自然不能暴露紫灵珠,她早就告诉过盘禹她是修炼者,只说她修炼会引动天地气流,所以在修炼的时候察觉到气流不对,才会冲出去查探,毕竟她从盘禹家飞出去,盘禹可以作证,至于前一晚所见她不会说,不然就会扯不清。她为什么不极早告知,让他们有所防备?

  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考虑的立场不同,在盘禹等人眼里夜摇光说了他们就会信,在夜摇光这里她初来乍到,说了这样的见闻只怕是要把自己架到火架子上烤,对方不再出手的话,她就会成为扰乱人家内部和平的人。

  “我可以替几个孩子超度。”夜摇光突然开口道,“族长虽然不是炼术之人,应当知晓此刻不超度几个孩子,很可能形成怨灵,若是对方还会一些其他的术法,只怕整个瑶族将不得安宁。”

  盘禹闻言脸色一变,而后面色严肃的说道:“多谢夜姑娘的好意,此事并非我一人能够做主,我与族中长老商议之后再给姑娘答复。”

  “六日,不要超过六日。”夜摇光道。

  一旦过了头七,那就不是超度,而是抓鬼了!

  “尽快给姑娘答复。”盘禹说完就带着盘玥儿离开。

  “摇摇,他们为何不答应?”温亭湛已经看出了盘禹的推脱之意。

  “瑶族本就信奉道教和巫教,只怕他们当中还有比我厉害的人,这种事根本不需要我出手,我之所以开口,只是提醒他,给他一个方向,让他能够大致锁定凶手的范围。”不过方才看了他的反应,恐怕这个凶手非同一般。

  “姑娘,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卫荆探头看着盘禹父女已经离开,才走进来心有余悸的问道。

  这里实在是太过诡异和可怕,这些人根本不是正常人,杀人的方法简直匪夷所思,卫荆的心脏已经负荷不了。

  “一时半会怕是走不了。”虽然证明了他们的清白,可这个时候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行。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第二天一大早盘禹就以族中不安宁为由,要派人送温亭湛和夜摇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