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6章 绝不看别的女子一眼
  圣祖皇帝十七岁登基,澳门赌博网站:年号永平,永平十二年,圣祖皇帝于微服之际遇到了一位倾城绝色的美人——沈涔涔,这位美人让一向风流多情的圣祖皇帝变成了痴情皇帝,积威已深的圣祖皇帝不但将沈涔涔带回了皇宫,并且甫一入宫就成了四妃之首的贵妃,还淑芳独宠。后宫无数美人都成了摆设,不是没人眼红对沈涔涔这个无依无靠的平民之女下毒手,可偏偏这位沈涔涔不但医术了得,身带异香,还有神鬼莫测的手段。

  她入宫六年,就让圣祖皇帝将三妃一杀一贬一废,就连素有贤名被圣祖皇帝敬重的皇后遇上她也要退一射之地,永平十三年到永平二十三年这十年,大元朝的后宫就是一个叫做沈涔涔之人的天下,圣祖皇帝甚至为了她不曾再宠幸过其他人,偏偏十年的盛宠,沈涔涔没有为圣祖皇帝诞下一子,才导致了圣祖皇帝膝下空虚,造成了圣祖皇帝之后的世宗皇帝资质平庸,身体孱弱,不能主持大局,一度让大元朝陷入了大权旁落的危机。

  在沈涔涔盛宠的十年之内,圣祖皇帝原有的三位皇子相继各种原因而逝,圣祖皇帝已经四旬之人,皇室没有继承人怎可?无奈之下皇宫再一次恢复了雨露均沾,然而这位沈涔涔却是一个烈性之人,从圣祖皇帝踏入别人寝宫那一刻起,她的宫门再不曾对圣祖皇帝打开,她依然肆意的犹如一朵曼珠沙华,妖娆自在的在后宫之中绽开最美的风华,仿佛圣祖皇帝的离去于她而言无关痛痒。

  这样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圣祖这位高傲的皇帝,他决心不再捧着沈涔涔,他要让沈涔涔知道什么是帝王之威,要让沈涔涔向他低头,一个没有任何家族依靠的女人,在后宫没有了帝王的宠爱和袒护,又曾独霸帝王恩宠十年,可想而知其下场,圣祖皇帝为了逼沈涔涔低头,还特意在一个月之内册封了三妃,甚至原本该在清朝才出现的皇贵妃也被圣祖皇帝给弄了出来,可惜并不是给沈涔涔。

  原本的冷战,在这个女人的出现彻底的让沈涔涔心冷,她虽然没有帝王的宠爱,可她有一生的本领,纵使无数的明抢暗箭她都不惧,就算她过得再落魄,她都不曾向圣祖皇帝底下她高傲的头颅!

  两个人深爱的人,一个是肩负家国传承的高傲帝王,一个是固执坚守底线的绝色美人,他们就在彼此的不肯退让之中渐行渐远,最后酿成了无可挽回的悲剧。

  永平三十年皇贵妃莫氏诞下皇子,举国同庆,但是皇子还不到周岁便三病两痛,御医束手无策,这原本与沈涔涔没有任何关系,皇贵妃却不知从哪里知晓沈涔涔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故而跪在沈涔涔的宫门口跪地不起,只求沈涔涔念在她一片慈母之心的情分上,出手援救。

  然而,沈涔涔心如死灰,她虽然学了一身医术,却没有什么仁心仁德,任由皇贵妃跪足了三天三夜也不闻不问,圣祖大怒下旨命令沈涔涔施救,沈涔涔冷笑:“所谓帝王之威,便是强人所难?我不救,也救不了!”

  不足三月小皇子猝,这时淑妃也产下了一子,这位皇子也是生下来很健康,可满月之后也重复了皇贵妃之子的覆辙,皇贵妃心中怨恨沈涔涔,觉得此事非同寻常,要彻查后宫,最后矛头直指沈涔涔。

  在无数的证据和真相面前,圣祖皇帝质问,他是那样爱着这个女人,只要她肯开口说一句不是,哪怕真是她所为,他也愿意相信,可沈涔涔至始至终不曾多说一句话,圣祖皇帝碍于群臣相逼,将沈涔涔打入冷宫羁押,这时候沈涔涔的身份才暴露,她竟然是瑶族十二姓之首的沈家女,她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她为了所爱的人背叛抛弃了所有,和家族断绝关系,负了痴心相守的男子,然而沈涔涔的未婚夫在皇后的相帮之下潜入皇宫,不但失败告终,反而被扣上了一顶***宫闱的罪名。

  圣祖皇帝可以忍受一切,却不能忍受沈涔涔的不贞,那一个打击险些致命,他当着沈涔涔的面砍杀了她的未婚夫,沈涔涔当即就疯了,她用心尖之血,为圣祖皇帝下了巫术,圣祖皇帝卧病不起,朝中势力迅速剿灭瑶族之人,势要寻到解救之法,那一年当真是血染江山……

  听完之后,卫荆很惆怅,很叹息,但是夜摇光很冷漠,因为帝王家这样的事情她听得太多,已经麻木,但凡和帝王之天家扯上关系,就没有几个女人能够善终,沈涔涔那样烈性的女人还跳入帝王的情网,无疑自寻死路。

  “这瑶族可真是无妄之灾,沈涔涔倒是罪有应得,善妒还残杀了圣祖皇帝五子。”卫荆不由叹息道。

  夜摇光闻言瞟了他一眼,看向温亭湛:“你也认为沈涔涔罪有应得。”

  温亭湛摇了摇头:“圣祖五子并非沈涔涔所杀。”

  “你怎么知道?”夜摇光扬眉。

  “沈涔涔刚烈如火,她要的是圣祖皇帝的心,而不是恩宠,她自己膝下无子,皇子与她没有利益冲突,她无依无靠,也不曾拉拢朝臣,将来谁登基于她而言没有区别,比起成为太后,她或许更愿意在圣祖皇帝大行之时为之殉葬。而这件事最后得益的人乃是圣祖的皇后,在沈涔涔逝后,圣祖皇帝得救之后只与皇后诞下一子。”温亭湛目光幽深,他那洞悉一切的眼眸彷佛自己曾经参与一般透彻,“沈涔涔入宫,三妃遭难,皇后却依然稳坐宝座,虽然先前殒的皇子里也有皇后一子,可二皇子早被太医断言夭折之命……”

  后面的话温亭湛不用说,夜摇光也明白,这是一场宫斗大戏,擅长隐忍懂得割舍的贤惠皇后最后用她十年的卧薪尝胆杀亲子诛尽皇帝五子逼出了这样一个局面赢得了胜利,也许圣祖皇帝到死都不知道,一个深爱的女人会在怎样的绝望之下才会对他施术,也许他曾深深的后悔遇到沈涔涔这女人,所以沈涔涔死后没有葬入皇陵,没有任何追封。

  “这件事错的最大的是圣祖皇帝。”夜摇光冷声道,“是他误了沈涔涔一生,他一手打破了后宫的平衡,将皇后逼上了这条路,这就是男人没有本事,又想享受美人恩的下场!”

  “摇摇,我以后绝不会多看别的女子一眼。”见夜摇光面色不善,温亭湛立刻一本正经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