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8章 智取
  实在是对方的实力非比寻常,大笨熊曝光率太高,卫茁太弱,所以夜摇光只能出此下策,安排好一人一熊之后,夜摇光就带着金子快速的去寻温亭湛等人,没有想到竟然在金芯的附近追上了三人。

  “小公子不妨在此处稍等片刻,我们师兄三人去取一物,速去速回。”复冲的二师兄复执对温亭湛是相当的客气。

  “道长能否带在下主仆一道,这几日被困,尚且心有余悸。”温亭湛一脸虚弱的说着,“自然,道长若是为难,在下也不勉强,道长需要的梵文书,在下亦会为道长译出。”

  复执听了温亭湛最后一句话,想到他们遇到的时候,这主仆二人绝望的面目,他们乃是凡人,又如此年幼,而且他有求于对方,心中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况且他好不容易寻找一个可以译出那本文献的人,这山中危险重重,若是他们三人离开,他们主仆又遇上麻烦该如何是好?

  “那小公子便随我们三人一道。”复执在考虑了许久之后,做出了决定,因为温亭湛不是修炼之人,他认为温亭湛未必知道他们寻的是什么,而且就算知道,温亭湛的能力他们三师兄弟还不放在眼里。

  “给道长添麻烦了。”温亭湛满怀感激的说道。

  “无妨。”复执客气的笑了笑,然后就带着温亭湛和卫荆往山洞里面走去。

  夜摇光靠坐在大树上,看着温亭湛和两人一道进入山洞,把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手里抛着紫灵珠,她能够靠这么近,还没有被发现,多亏紫灵珠的协助。

  她没有想到温亭湛真是到那里都能这么吃香!懂蒙语还懂梵文,脑袋是怎么长的?大概能够想到温亭湛一开始就打着靠近他们的注意,然后从相处中在他们那里增加自己的价值。

  轻轻叹了一口气,拖着下巴想了想,她是不是也应该多读读书?但是一想到读书,就冷不防一个激灵,摇摇头将自己抽风的想法给摇散,然后对着金子打了一个响指,一跃而下,顺着山洞而去。

  山洞是天然的,里面杂草丛生,蔓藤垂落,越往里面越阴暗,夜摇光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得和前面的人保持着一段的距离。既不能跟丢,又担心被对方发现。

  “咦,怎么到了这里就没有踪迹了?”里面传来了声音。

  夜摇光听到之后,迅速的躲在墙角,没有想到前方无路,竟然距离只剩一墙之隔。

  里面,复执三人已经点燃了火折子,将阴暗的墙壁给照亮,都在敲敲砰砰,复执更是释放出了五行金气,可惜他在里面用五行金气感应金芯的位置,而他的身后夜摇光正悄然催动着紫灵珠搅乱他的金气,正如同当初夜摇光寻找龙脉之时,被干扰磁场一样,复执的金气散出去都围绕着自己打转。

  温亭湛看不见这一切,但是他的目光迅速的扫了一遍这个阴暗的山洞,又迅速的锁定了墙角伸出绿色草叶的墙壁,根据草叶所延伸的方向,一路寻到其中一面,然后不着痕迹的走上前,伸手在上面一阵触摸。

  收回手,他道:“这里的草皆是从此墙角蔓延而出,此墙之外必有洞天。”

  他的话音一落,就立刻引起了复执三人的目光,而后其中尖脸的男子上前,伸手贴在墙壁之上,他是五行土灵根,微微一查看,果然发现了不同,回过头对着复执点了点头,然后那圆脸的男子也上前,两人运气,四掌同时击在墙壁上,无声的用力将墙壁给击碎。

  碎块飞溅开,金色的光芒就渗透出来,有些刺眼,温亭湛眯了眯眼,没有提炼的黄金自然没有这样的光芒,那么就应该是摇摇要的金芯。

  从劈开的墙壁走进去,就看到一束束金色的光从岩石的缝隙渗透出来,复执师兄弟三人大喜,然后立刻冲到岩石旁,温亭湛也疾步上前,复执三人都沉浸在即将得到金芯的喜悦当中,而是温亭湛的理智尚存,他敏锐的发现了石岩之上有着不是很起眼,犹如指尖被针扎了一下,冒出一个小血珠的东西,温亭湛伸手刮了一颗,两指间摩挲一下,又凑到鼻尖闻了闻,脸色巨变,顿时不着痕迹的用胳膊挡住要上前的卫荆。

  这时,复执的两个师弟立刻就运功想要碎开岩石壁,温亭湛看似害怕飞溅的岩石拉着卫荆往后一躲,卫荆摸不着头脑,然后当岩石被推开的那一瞬间,血点般燃烧着火焰犹如萤火虫一样的虫密密麻麻飞了出来,复执三人当即运气抵挡。

  然而,浑厚的劲气袭去,那密密麻麻的血虫竟然轰然化作了一团火焰,犹如火龙一般瞬间轰然席卷而来,火焰快且狠,复执三人快速往后退,却依然慢了一步,复执两个师弟顿时被那诡异的火烧得双手脱了一层皮。

  卫荆站在温亭湛的身后吓得脸色苍白,看着站在他面前面色沉着,与他一般大小的少爷,心中的钦佩深入骨髓。

  然而此刻大量的火虫飞了出来,不要命的朝着复执三人攻击,成千上万的火虫缭绕着三人,温亭湛快速的从岩石上刮了几个红色的珠子,然后往身上涂了涂,卫荆有样学样,很快就逼近他们的火虫,竟然再他们的眼前转了一个弯又朝着复执三人飞去。

  “进去。”温亭湛低声吩咐了卫荆一声,就趁着复执三人对付火虫的时候,带着卫荆潜伏了进去。

  整个岩壁上都停歇着火苗一闪一闪的火虫,密密麻麻四面墙都是,看着令人头皮发麻,而且还有大量的往外涌,温亭湛一眼就看到了一块块金矿中心金光闪闪的玻璃珠大小的金珠子,那金珠子将四周灰白的石头都照的金亮。

  “就是它了。”温亭湛当即走上前,伸手就要拿金芯。

  “当心!”这时夜摇光一声冷喝响起,就在此时,那金芯突然射出一束火辣辣的金光,滚烫的犹如岩浆。

  温亭湛脸色一变,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就在他以为他整只手都要被烧掉的那一瞬间,澳门赌博网站:一股泛着紫光的水从空气之中漂浮而来,堪堪拦下了喷涌而来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