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8章 蜂蜜与鱼
  山林里最厉害的老虎都被她收拾了一顿,林子里面对于带着金子而言的温亭湛不会有危险,夜摇光才做了这样的安排。

  “走吧。”将金子打发了,夜摇光就对大笨熊扬了扬眉。

  大笨熊非常的高兴,摇着它肥肥的臀就走到夜摇光身边,然后让夜摇光走前面,那架势就是怕夜摇光将它给扔了一般。

  夜摇光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提步当先一步。

  一路往上,夜摇光第一次这么深入丛林,春暖花开的季节,路上倒是有不少可口的野果子,夜摇光来者不拒,也没有多讲究,随便擦了擦就开始啃,大黑熊看着夜摇光吃的这么香甜,就利用它的身高优势,不断摘最高最大的各种果子给夜摇光,所以夜摇光终于发现了大黑熊一个好处,如果大黑熊没有看到一个蜂巢就挪不动脚步,不断咽口水的话,夜摇光会对它改观。

  “笨熊,你到底走不走!”夜摇光上前拧着大黑熊的手臂。

  比粗肉厚,不痛!

  “哦嗷……”大黑熊指着岩壁上椭圆形的蜂巢,有的地方偶尔会滴下一两滴,它会仰头伸出舌头去舔,光溜的岩壁约莫有六米高,黑熊肯定是爬不上去。

  等到夜摇光问它的时候,它就倾身倚在石壁上,然后发出呜呜呜可怜兮兮的哀求,一双被黑毛险些融合的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压抑着火气,从身上取出罗盘:“没有你,老娘就不行了?”

  然后夜摇光看着疯狂旋转,根本没有办法定向的罗盘指针,颓废的发现没有这只贪吃的大笨熊,她还真找不到方向,她收起罗盘,散发出五行之气,试图用五行之气来寻找方向,去发现这个位置她的五行之气散发出来都是围绕着自己转,根本没有半点指引。

  “吃吃吃,撑死你!”

  夜摇光现在怀疑,这只大笨熊是故意把她带到这里来,只能从光滑的石壁一跃而上,手一挥,天麟贴在她的掌心一划,一股劲道划过,那半圆形的蜂巢就掉了下来。

  “嗡嗡嗡……”蜂巢跌落,大量的蜜蜂倾巢而出,夜摇光浑身五行之气流动,蜜蜂更本叮不到她,反而是大黑熊,接住了比他脸盘还大的蜂巢,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猛烈的舔,再一次发挥它皮粗肉厚的潜质,视险些将它给堆满了的蜜蜂为无物,一个劲儿的吃着它的蜂蜜。

  夜摇光都懒得去看它,简直已经成了一个移动的蜂巢,浑身上下贴着满满的蜜蜂。

  等到大黑熊吃饱了,才站起身将身上的蜜蜂给抖掉,然后讨好的想要靠近夜摇光。

  “带路,别靠近我,浑身脏死了!”夜摇光嫌弃的用五行之气隔住了靠近的大黑熊,然后硬生生的将它给扭到了前方。

  似乎明白了夜摇光是嫌弃它浑身黏糊糊的,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这家伙发现了一条小河,二话不说一头扎了进去,飞溅而起的水花差一点点就溅了夜摇光一身,还好夜摇光退的快。

  大黑熊在河里欢快的翻滚,还潜入了水中,然后猛然站了起来,一会儿还来一点花样游泳,乐此不彼,夜摇光有洁癖,也不喜欢它浑身脏兮兮黏糊糊的跟着自己,就找了一个可以遮蔽阳光的石头坐下,看着这只熊欢乐。顺便不死心的再取出罗盘,却发现罗盘指针根本不动,无论她人怎么转也不动,而她再度散出五行之气,五行之气却往四面八方散开,依然寻不到方向,这个地方真是太诡异了。

  竟然完全左右了磁场,到底是什么东西!

  等夜摇光沉思完,发现四周太安静,猛然转过头,大黑熊已经不见了踪影,河面竟然连一点波浪都没有,夜摇光几步走上前,立在河边:“大黑熊,大笨熊——”

  河面依然非常的平静,夜摇光的心一沉,她倒不是害怕一个人被扔下,前世她被困坟墓三个月都没有一点恐惧,她是有点担心那只大黑熊是不是遇到了危险。

  “呼啦!”就在夜摇光正准备下水看看的时候,那大黑熊竟然猛然从水里跃了出来,甩掉一身的水珠,然后双手抓着两只足有两尺长的银色鱼,欢呼着叫着朝着夜摇光跑来,献宝一般将两条大银鱼递到夜摇光的面前。

  “这是什么?”夜摇光看着笑得傻呵呵的大黑熊不由问道。

  “哦嗷……”大黑熊又将两只明显没有死,在它熊掌下挣扎的鱼又递近一点。

  “你是给我吃?”夜摇光试着猜测。

  大黑熊黑漆漆的眼睛转了转,然后点了点头脑袋。

  “因为我给了你蜂蜜,所以你给我鱼?”夜摇光问,大黑熊又转了转眼珠子,似乎是认真的思考之后才点头。

  “好吧,看在你一片心意的份儿上,我就请你吃烤鱼。”夜摇光将大黑熊手中的鱼取过来,在河边处理干净,然后又走回原路,采了一些天然的调味品,比如豆蔻,草果,香叶等,指挥着大黑熊生火。

  很快就用削尖的树棍将鱼串起来,开始烤。

  “这鱼……真香!”才烤到半熟,夜摇光就闻到一股独特的清香,明明不饿,可夜摇光就是被勾动了馋虫。夜摇光知道这不是她的技术,而是这个鱼的独特之处。

  当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香气溢开,夜摇光看着变得焦黄的鱼,也咽了咽口水,就在夜摇光准备开动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还没有把烤好的鱼放到嘴边,一道金光闪过,等到夜摇光定眼一看,她树棍上的鱼已经不翼而飞,远处的树枝上,金子因为太烫,而不断交换着用手抛着烤鱼。

  “摇摇。”温亭湛也大步奔了上来。

  “你怎么这个时候赶来了?”夜摇光看了看日头,发现还是正午。

  “我并未去私塾,只是去寻了孟兄,准备给先生的东西落下,赶回来时恰好金子也回家。”温亭湛解释了一遍,“我便跟着金子来了。”

  夜摇光从怀里取出手绢递给他:“擦擦汗,还没有吃午饭吧,你坐一会儿,吃点果子,我这就给你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