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章 火天大有卦VS功德
  夜摇光的耳力格外的好,将周围的窃窃私语听的一清二楚,顿时不由看向跪在中间的男子,虽然看着三十出头,可却浑身透着刚毅昂然正气。五官不算非常的出色,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成熟稳重。

  不过这种人家的家务事,夜摇光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而是转步回到自己的院子,她前脚才刚刚入门,后脚吾净就引着那一对夫妻来寻她。

  “大师,这就是源恩大师让我们寻找的人?”搀扶着丈夫的妇人看着虽然身量已经与她差不多高,容貌美艳的非常人可比,但眉宇稚嫩的少女,应该还没有及笄,心里就有些怀疑。

  “夜姑娘乃是师傅的小友,辈分犹在贫僧之上。”吾净语气没有起伏的介绍。

  “可……”

  “七娘。”叶七娘原本还要说些什么,却被丈夫轻轻拍了拍手臂,而后岑锋对着夜摇光拱手,“在下岑锋,携妻寻姑娘指点迷津。”

  “先请坐。”夜摇光招呼他们落座之后才问,“不知你们要寻我解什么惑?”

  “想请问姑娘,拙荆腹中是男是女。”岑锋说话非常的干净利落。

  夜摇光眉一挑,没有先给出解决的办法,而是问道:“是男如何,是女又当如何?”

  “想必今日寺中之事姑娘也有所闻,七娘于岑某微末之时不计岑某寒酸落魄下嫁,岑某感念于心,断没有抛弃糟糠之妻的念头,家中老母心中执念已深,若七娘腹中是男儿,岑某便放心去书院,若是七娘腹中仍是女儿,岑某便带七娘和几个丫头提前上京备考。”岑锋也不觉得家丑有多么难以启齿,直言的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你可想过,即便你将你妻子女儿带走,可你不能一辈子不将老母扔在家中。”夜摇光又问。

  “若七娘腹中仍是女儿,只能说岑某此生没有子缘,岑某自然有办法解七娘困局,所以还请姑娘指点,岑某也可早做打算。”岑锋道。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夜摇光也就不再追问,而是取出三枚铜钱:“那我便替你卜上一卦,看看夫人腹中是男是女。”

  “多谢姑娘。”岑锋感激拱手。

  夜摇光撒落铜钱,出现的是周易第十四卦——火天大有卦。

  卦象一出来,夜摇光的眉头就皱了。

  “难道我腹中还是……”叶七娘看到夜摇光的神色立刻有些绝望。

  岑锋一把揽住妻子,心里也是沉甸甸的看向夜摇光:“请姑娘解卦。”

  夜摇光取出纸笔,研磨之后将卦象画出来:“这是火天大有卦,六爻分别是阳爻阴爻和四个阳爻,每一爻对应的五行则是火土金土木水,那么六亲则是官鬼父母兄弟父母妻财子孙,最后一爻是阳爻,子孙应在阳爻上,没有日辰爻相冲,意味着夫人的腹中确系一个男孩儿。”

  “当真?”叶七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泪如雨下,她的腹中是男孩,她终于可以为夫君延续香火,澳门赌博网站:这么多年她承受了多少诋毁,久而久之连她自己都真的认为是不是她命不好,所以才生不出儿子来。

  “莫哭。”岑锋也是高兴的红了眼眶,他是爱着这个在他眼中完美无缺的妻子,这些年她为他受了多少苦他都知道。

  “我有些话单独对岑举人说,夫人请退避。”夜摇光有些不忍心打扰这对夫妻,就是感念他们的情意可贵,才不得不多说几句。

  “我……”

  “去吧,夜姑娘不会于此骗你。”岑锋想到方才夜摇光的脸色似乎并不好,心里也担忧,但还是安抚着妻子,然后对着吾净点了点头。

  “岑夫人请。”吾净很死板的开口。

  等到吾净和叶七娘已经走了,岑锋才开口问道:“请夜姑娘直言。”

  夜摇光细长的指尖指着卦象的初爻:“初爻为官鬼,意味着夫人在产子时必然会遭遇灾难,九死一生。”

  岑锋的身子一抖,瞪直了眼睛,半响说不话来,好久才艰难的开口:“难道……难道没有破解之法?”

  “尊夫人才五个月的身子,生产还有五个月,万事并非一层不变,既然岑举人已经提前洞悉,何不防范于未然,如若这般还不能改变命运,这只能说这是尊夫人的命。”夜摇光很冷漠的说道。

  “岑某受教。”岑锋站起身对夜摇光深深一揖,而后从袖口取出两张折痕比较深的百两银票递给夜摇光,“岑某家贫,还请夜姑娘莫嫌弃。”

  夜摇光见此从中抽了一张:“一百两足矣。”

  卦金必须得收,否则她会遭到反噬,但是收多少她自己可以做主,岑锋这两百两银子恐怕是全部家当,感念他对妻子一片真心维护之情,这世间难能可贵,夜摇光只当日行一善。

  岑锋这把年纪才是一个举人,不是他读书的能力差,而是他要兼顾养家,曾经走南闯北,他的眼界很开阔,如同夜摇光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酬劳,他没有见过却耳闻过。

  所以对夜摇光的举动,他是真心的感激,对着夜摇光又是深深一躬身,这一次与之前的一次不同,他是满怀真诚,所以就在他拜下去的那一瞬间,一颗银白色的星星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瞬间落入夜摇光的荷包之中。

  夜摇光大喜过望,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得到了一个功德,这可是万两黄金都换不来的宝贝。

  “姑娘今日大恩,岑某铭记于心,他日必涌泉相报。”岑锋说完,就一拱手走了。

  夜摇光完全沉浸在这一个功德的喜悦之中,就连源恩何时走进来都不知道。

  “恭喜小友又得一功德。”源恩笑道。

  夜摇光连忙捂着功德袋:“老和尚,你怎么知道?”

  “小友放心,老衲不会强抢小友的功德,只不过这卦金嘛,老衲就代寺中僧人多谢小友的慷慨。”说着就从夜摇光的手中将那一百两给抽走了。

  “老和尚,你把功德都让我了,还在乎这一百两?”夜摇光翻白眼,源恩自己又不是不能将这件事摆平。

  “泄露天机这种事,自然还是小友得心应手。”

  原本还感激的夜摇光,听了这句话,顿时暴怒,可是源恩已经施施然的走了,对着源恩消失的方向,夜摇光龇牙咧嘴倒竖大拇指,各种鄙视!

  很多年以后,当很多事情被解开,夜摇光才不得不真心的感激这个总能够把她气得跳脚的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