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7章 我,身边有你
  夜摇光的话让温亭湛陷入看沉思,他想如果他的人生没有摇摇,不知道爹娘的真正死因,他或许真的会看破红尘归于佛门。

  “源恩大师,是得道高僧。”温亭湛心里越发敬仰源恩。

  “老和尚并非浪得虚名,唔……以后我若有难就来这里避难,佛门圣地,还可凝心沉气。”夜摇光笑眯眯的说着,然后见温亭湛无奈的模样,目光一转就先问,“你的事办的怎么样?”

  “褚帝师已经别无他法。”温亭湛笑道,“我已经将信物送出去。”

  “褚帝师就没有使出点手段?”夜摇光扬眉问道,权倾朝野的帝师,如今陷入这样的困局,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一个陌生人的身上,不留点后手,夜摇光根本不相信。

  “有,帝师欲收我为徒。”温亭湛点头,“不过我婉拒了。”

  “你拒绝了!”夜摇光不可思议。

  帝师啊,教育两代帝王,不要看叫他老师的人不少,这些只不过是在国子监听过他讲课的学子,褚帝师真正的入门弟子除了当今圣上,就只有两人,拜了褚帝师为师,那么按照名分来说就是当今圣上的师弟了!

  “时机不对。”温亭湛细密长翘的睫毛稍稍的将眼眸半遮,微微颤动间犹如蝶翼煽动,有一种神秘的美,“帝师此时收我为徒威胁多余真心,同一事目的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夜摇光的目光闪了闪,她柔荑支着下巴,融入柔和烛光,温软如盛开的桃花一般的眼睛带着笑意直溜溜的看着温亭湛。

  “我……有什么地方不妥吗?”温亭湛伸手摸了摸脸。

  夜摇光微微摇了摇头,她挽着头发的簪子垂下的流苏也随之微微晃动,点缀的珍珠在晃动间荡出一圈圈的柔光,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令她并不算柔美的五官也多了一分柔软:“不,湛哥儿,我有些害怕。”

  “怕?你怕什么?”温亭湛立刻紧张担忧的问。

  “慧极必伤。”夜摇光轻轻吐出四个字,而后目光闪动,“项橐七岁为孔子师,十岁猝;曹冲六岁服曹操谋臣,十二岁亡。”

  温亭湛闻言比一般人颜色要深的艳丽唇微微一样,他漆黑的眼瞳静静的看着夜摇光:“你会让我早夭么?”

  夜摇光被问的一愣,本能的摇头:“不会。”

  “项橐是因母连累,曹冲乃是遭兄弟忌,我二者皆无。”温亭湛道,“项橐曹冲羽翼未丰便扬名天下,我绝不会犯下这等错。更遑论,我,身边还有你。”

  更遑论,我,身边还有你。

  夜摇光的心蓦然一颤,她觉得温亭湛对她的影响力随着对她的信任加深而越来越大,也许这就是宿命的牵绊。

  “是,你身边有我。”夜摇光一扫心头隐忧,笑的坦荡恣意。

  她一向不计后果,行事只图心中痛快,扭扭捏捏从来不是她的风格,何至于也变得如此不干脆果断?人生一世,要的就是肆意人生。

  “天色不早了,摇摇早些歇息,你今日面色好了不少,既然这里有助于你休养,那我们便多住一些时日,书院那边我已经派薛大去替我告假。”温亭湛站起身,声音柔和的对夜摇光说着,然后就朝着门外而去。

  夜摇光站在门口对温亭湛挥了挥手,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就抱着金子倒在床上睡觉。一觉睡得非常的香甜,第二日照例修炼,然后回去吃斋菜。随后就在寺庙里面瞎逛,逛完了就往山上跑,顺带打点野鸡在山上烤了打打牙祭。并没有去寻褚帝师,温亭湛每天也是按部就班,早上练武,然后跟着夜摇光一道吃饭,最后不是去寺庙的藏书阁,就是去寻源恩讨教佛法。

  刚刚开始,因为听了源恩说温亭湛本来是他的徒弟,所以夜摇光对温亭湛去找源恩讨论佛法就有些微词,带着温亭湛去后山打猎,去了两次温亭湛就不愿意去了,毕竟是佛门之地,温亭湛觉得在寺庙背后打猎,然后随地开荤有些不厚道,但是夜摇光看着很新奇很开心,他自己不去,却没有阻拦夜摇光。

  日子就这样划过十天,这十天夜摇光身体里的亏空已经全部补足,整天活蹦乱跳,见着温亭湛每日都去寺庙的藏书阁,夜摇光今日也不去打牙祭了,而是跟着温亭湛一起去。

  “这寺庙里都是一些佛经,你真是看得下去。”夜摇光进去之后随便翻了几本,和她想得一样永安寺藏书很客观,但几乎都是佛经。

  “外面都是佛经,便于寺中僧人拜读,上面也有一些史书典籍,人文地理,风土人情。”温亭湛拉着夜摇光走上二楼,楼道的拐角处站着一个和尚,夜摇光见过是吾净和尚,见到是温亭湛和夜摇光就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让开了路。

  二楼的书要比下面还要多,没有一本佛经,全都如同温亭湛所说,是一些古籍,有些还是孤本,难怪孟婉婷曾说很多读书人都想长住永安寺。不过藏书楼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开放,源恩也不偏袒,藏书楼外面有一盘棋,解的开就可以进。

  温亭湛熟悉的拿出一本书,快速的翻到一页,然后就在一旁坐下翻阅,夜摇光从来不喜欢看书,她走走停停,四处乱瞄,纯属无聊。

  一排排的书籍走过去,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就在夜摇光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余光眼角瞄到了一点冷光,然后迅速的转身,目光定在最后一排的书架最顶端,约莫有两米多那么高,夜摇光现在才刚刚一米六,踮脚伸手也够不着,于是足尖一点,就旋身飞跃而上,手臂一扫,铁盒子就落在了夜摇光的手中,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厚重的灰尘。

  “咳咳咳……”夜摇光一边扇着灰,一边轻咳着。

  原本认真看书的温亭湛,被夜摇光的声音拉回思绪,连忙站起身朝着夜摇光这边走过来:“摇摇,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拿了一个沾灰的东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