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9章 再生之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这支玉笛乃是喻氏后人流传下来。”仲尧凡见夜摇光的目光被吸引,便伸手将玉笛从锦盒内取出,但见他在玉笛前端一个完全看不见丝毫缝隙和痕迹的地方一按,那个地方没有一点变化,可玉笛的底端寒光一闪,锋利银白长两尺宽不足一寸的薄剑便刷的一声射出。

  喻氏在这个时代可谓家喻户晓,特别擅长于制作精巧的机关,锋锐的兵器,在五百年前曾经昙花一现,那时候是唐末,英豪群起之时,喻氏族人几大势力的相争之下受了无妄之灾,不过喻氏流传出来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绝对的珍宝,千金难求。

  夜摇光曾经听温亭湛提到过这一段历史,这在正史之中并没有记录,没有看过喻氏制造的东西,所以夜摇光并不知道喻氏那位高人是不是如她一样,但是生不逢时,又没有隐藏好,所以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

  若是原本夜摇光还能够因为这支玉笛是法器而忍痛割舍的话,那么现在夜摇光是非常的心动,因为温亭湛的基础有了陌钦的那一粒固本培元的丹药已经非常结实,现在正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而且温亭湛对于乐器最钟爱的也是笛子,这一只玉笛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像是为温亭湛量身打造。

  “你抬起头来。”既然心动了,夜摇光就决定看一看桑幼离的好坏。

  不看不知道,一看反而吓了一跳:桑幼离印堂和天庭部位饱满光鲜亮丽呈红黄,这意味着她旺夫,唇红如抹朱砂说明她福寿双全,日月角先平后折意味着她少年丧父且丧母,她的左眼角细长的眉毛尾端下方有一颗痣,不但给她整个人添了风韵,而且这还是一颗长寿痣……

  夜摇光很仔细的看一了遍,总结下来就是这个女人所有的不幸都已经度过,从现在开始她将会一帆风顺,并且她是一个聪明而守信的人,这样的人性格品行都绝对是极其难得。

  “桑姑娘可否报上生辰八字?”夜摇光问道。

  人没有问题,就看看桑幼离会不会与他们相克。似乎是早有准备,桑幼离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卷,双手递给夜摇光,见夜摇光没有接,而是挑眉望着她,她似乎能够明白夜摇光的意思:“来前,国舅爷已经提点过奴婢姑娘的身份。”

  聪明,不是一般的聪明!

  夜摇光接过展开,然后伸手演算,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夜摇光,因为桑幼离的去留就在此一举。

  “我可否知晓令尊是因何获罪?”夜摇光指尖一动,那纸卷在她的手中化为灰烬。

  桑幼离深吸一口气后才道:“家父乃是贪墨罪。”

  “你觉得令尊是罪有应得,还是含冤而死?”夜摇光又问。

  桑幼离垂下眼帘,长翘的睫毛颤了颤,好一会儿才道:“不瞒夜姑娘,家父共有三条罪,无一不实。”

  “你对此心中如何作想?”

  “因果报应。”桑幼离苦笑,“家父贫苦出生,家母是大家族庶女,父亲如无根浮萍,很多事情不做便没有活路,母亲处处受人掣肘,不得不鼓动父亲为不可为之事,这是他们的命,但他们选择了疲劳奔波维持富贵,如今东窗事发,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怨不得旁人。幼离能做的,只是带着爹娘的期许好好活下去,每逢清明扫墓,生死忌日上香,让父母在九泉之下不至于不安宁,坟头生草。”

  “好,我收下你。”夜摇光听完很干脆的说了这句话。

  “多谢姑娘,幼离定然不会辜负姑娘今日再生之恩。”桑幼离顿时跪下向夜摇光叩头。

  她受父亲牵连,被发买,是仲尧凡救了她,这个让任何女人都忍不住迷恋的男人,她却深深地知道他是毒,她若长久留在他的身边只会毒入骨髓,而仲尧凡这样的男人和她就算是从前也是不可能有交集的男人。所以她想极早的抽身,可她心里明白,如同仲尧凡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白救她,父亲的大案由父亲终结,背后的人仲尧凡绝对不想放过,她手中掌握的证据就是仲尧凡要在最关键时刻拿出的一张牌,所以仲尧凡救了她,但是背后的人太多太强势,仲尧凡不能保证一击即中之前,一定不会让她有闪失。

  桑幼离已经在仲尧凡的安排下死了,所以她必然要有一个新的身份,这个身份好一点可能是歌姬,差一点……左不过女人就只有那些可以新生的地方,无论是哪一样都不是她所想。

  原本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她,却能够柳暗花明遇到了眼前这位夜姑娘,仲尧凡将她送给夜姑娘必然是因为这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地方,她很庆幸自己牵扯重大,才让仲尧凡给了她一条不一样的路。

  所以她才说是再生之恩,若是夜摇光不要她,她依然会折回去。

  “身契。”夜摇光将手再一次摊在仲尧凡的面前。

  “古往今来,如同我这般送人的恐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仲尧凡笑着取出桑幼离的身契放在夜摇光的手中。

  “商人重利,你更是商人中的王者,若不是所图能够比今日送出的更多,你会舍得?”夜摇光收好身契,又从仲尧凡手中抢过玉笛,将剑收回去,然后放进盒子,“你记得,从此以后她是我的人,日后你想用可以来求求我,但最好少打不该有的注意,任你有金山银山,我也可以把你变成穷光蛋!”

  “在下谨记。”仲尧凡笑着站起身,“还望来日夜姑娘能够慷慨借人,今日天色已晚,我便不打扰姑娘安寝,明日我便回应天府,就此一别,来日夜姑娘若至应天府做客,我定然会尽地主之谊。”

  “放心,绝对忘不了宰你!”夜摇光点头。

  宰你这个新词对于仲尧凡而言并不难理解,他可不认为夜摇光是要杀了他,估摸着是要让他荷包大开。

  “夜姑娘告辞,后会有期。”仲尧凡举起茶杯对夜摇光一敬。

  “走吧走吧,哪里那么多废话。”夜摇光不耐烦的挥手。

  “哈哈哈哈。”仲尧凡带着爽朗的笑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