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7章 为何为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仲尧凡走了,夜摇光捧着一匣子银票掂了掂,然后好看的眉习惯性的扬了扬,没有矫情的打算再还回去,卜卦给卦金理所当然,至于人家有钱愿意多给与她无关,她并不会因为收了高价,以后就给对方大开方便之门,公事依然公办。

  “哈哈,湛哥儿我们发财了!”夜摇光拉着温亭湛回了房间,将手中的礼单扔给温亭湛,坐下就掀开匣子。

  里面如她所想的那样厚厚一沓银票,全是全国通用的钱庄票号,面额都是一千两一张,足足一百张,也就是十万两!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哪里有她来钱快?有了这一笔钱,夜摇光名副其实的是一个大富婆,虽然折合成人民币是三千万,可是在这里的购买能力,比得上现代六千万人民币都不止。

  “万通钱庄就是仲家的钱庄。”温亭湛看了夜摇光手中的银票。

  钱庄在历史上是起源于明朝中后期,但是这个时代却是在前朝就已经有了,如今被元朝规整,出现了后世银行的雏形。

  “仲家可真有钱。”夜摇光不由感叹,随随便便就是十万两啊!

  “今日你那一卦,可让他赚回十个十万两。”温亭湛懂得远比夜摇光想象的多,很多时候书院有各种小道消息,过了耳就不会忘,加上他聪明,喜欢思考,所以一点就通,就算有不懂的事情,翻一翻史书也能够从前人的典故之中受到启发。

  本朝建立之初,太祖要开海禁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有名号的商家,哪怕是昔日支持太祖打江山供应粮草,富可敌国的文家也不支持,仲家那时候不过是三流商户,可仲家那一代家主有魄力,愣是将全部身家压在了这一把上,结果换回了满盆钵,并且得到了太祖的赏识,在海上贸易给他开了方便之门,虽然后来海上贸易不断有人加入可都越不过仲家。最邪门的便是两百多年来仲家的船从来没有一次空手而归,也因此为仲家积攒了数不尽的财富。

  仲家的人不但聪明会赚钱,还很会做人,很会钻营,很有眼光,太祖驾崩之前他们押对了宝,新君圣祖皇帝再一次赏识仲家欲授予侯爵,仲家推辞,愿为富家翁,不为权贵侯。圣祖皇帝时期仲家的繁荣达到了顶点,却急流勇退,一切以圣祖为先,当年应天府大灾,仲家散尽家财为百姓,现如今仲家定居于应天府,不但因此等到了圣祖的丹书铁券,更在应天府深受百姓爱戴,前后三位应天府知府被仲家不出一言利用百姓之手将其罢免,以至于到现在仲家已经俨然成为了应天府的当家人。

  当今最宠幸的淑贵妃,便是仲尧凡的亲姐姐,即便对方是庶出,可仲尧凡也私底下被人称为国舅爷,有人以此向圣上进言要定仲尧凡一个意图不轨之罪,却被今上一句戏言,反而就此定下了仲尧凡国舅的身份!

  仲家无一人为官,可仲尧凡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最年轻家主,绝对是可以搅得大元朝腥风血雨的人物。

  也是因此很多人已经开始忌惮仲尧凡,虽然淑贵妃只有一女,可淑贵妃膝下养着一个皇子,江南十三家商行突然联手要插足海运,未必不是有人在背后借此来警告仲尧凡。

  对于政治得天独厚的天生敏锐,温亭湛已经明白了背后的意义。

  “所以我不亏心。”夜摇光摸了摸银票,然后笑眯了眼睛。

  仲尧凡从她这里赚的价值也许和给她的差不多,可更深远的利益绝不是一百万两可以估量,也是因此夜摇光收的问心无愧。

  “仲尧凡,是一个可观的对手。”温亭湛细长漆黑如黑珍珠的凤眸有些深邃。

  正数钱数的欢快的夜摇光听了蓦然抬起头看向温亭湛,不由翻了一个白眼:“我说湛哥儿,你能不能不要整天像个小老头一般?”

  “摇摇,我日后要为官。”温亭湛觉得他已经定了目标,提前了解日后生存的环境,以及环境周围的人,并且早早的分清形势是很有必要。

  “是是是,你要做官,我知道!”夜摇光点了点头,虽然因为和温亭湛有了婚约的缘故,她已经看不了温亭湛的面相,可她却知道温亭湛的命格,温亭湛为官是必然,她便问道,“你一心只想着为官,可你有想过为何为官吗?”

  夜摇光问这个问题,不过是想要点拨一下温亭湛,不要他小小年纪就沉迷于钻营之中,仲尧凡比他足足大了一轮,他竟然已经在考虑日后若与仲尧凡为敌的事情了,会不会太长远?

  “以前,是娘亲希望我光宗耀祖,后来我想为娘亲报仇。”温亭湛目光很认真的看着夜摇光,“现在我不但要为官,且做到权势之巅。”

  明明他还那么的稚嫩,明明他的声音还那么清脆如孩子,可那一句话却震入夜摇光的心底,她彷佛能够从眼前这个模样漂亮的小少年小小的身子里看到无比强大的灵魂,她觉得他没有说大话,总有一日,他会如他所言,站在万人中央,享受无上荣光。

  “湛哥儿,有目标和梦想是好事,可我并不想你成为一个野心勃勃的权奴。”

  那些费尽心机想要玩弄权术,手握权柄的人,无论成与败最后都是权利的奴隶,为了权利付出了鲜血淋漓的代价,却未必得到了快乐。

  “摇摇,我会守住本心,我要努力再也不让你受到天谴。”温亭湛语气非常的坚定,“你曾说若我造福一方百姓,便是一方功德,那我若造福天下百姓,是不是就拥有无上功德,你是我的妻子,日后便是你不得已要行逆天之事,是不是会因此躲过劫难?我翻阅过一些地师的人物传记,他们都说如同你们这样的人总有五弊三缺,若我努力让更多人富足安康,是不是就可以填平你人生中的遗憾?拥有完整的一生。”

  夜摇光数钱的手顿住了,她低着头,长翘的睫毛颤了颤,眼中有一点泪光闪动,那一瞬间她真的是感动的,从来没有一个人为了她想得这么长远,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她,想要给她完整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