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2章 因祸得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这样的变故让夜摇光大喜过望,这就像拧水一般,要将她经脉的毒素全部给拧出来,所以才会出现筋脉紧缩现象。

  这,是第四次排毒!

  距离她上次排毒还不到十日,就第四次这是夜摇光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前世她修炼后第三个月第一次排毒,第一年第二次,十六个月第三次,足足二十八个月才第四次,来了这里才七个月就已经第四次排毒,整整快了四倍!上辈子她修炼了十二年才凝成金丹,若是照这个比例,那么三年左右,也就是不过十六七岁她就能够成为金丹高手!

  这样想着夜摇光的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这一次因祸得福可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一旦经脉内的毒素被拧出来,经脉杂质尽除,她修炼起来会更加的快!

  一层层的污渍排出来,与以往的褐色不同,这一次是黑色,恶臭也随之散发开来,原本腻在夜摇光怀里的金子顿时跳了起来,快速的跳到房间距离夜摇光最远的地方,然后伸手捏着它的鼻子,金色的眼瞳还有些晕乎乎的模样。

  就连温亭湛也是有些忍耐不住,这股味道实在是能够将鬼都给熏晕。更何况他是正常的人,但是他害怕他停下来夜摇光会又出现危险,只能强忍着胃里的翻腾,继续念着经文。

  嘴巴一张一合之间,越来越臭的气息被吸入体内,温亭湛觉得他的定力也不太够,他有些念不下去了,无尽的忍耐之中,还是对夜摇光的关心占了上风,他努力的忽视着已经臭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空气,继续一个字一个字的朗诵。

  金子看着岿然不动的温亭湛,澳门赌博网站:眼睛都差点变成了感叹号,佩服的五体投地,然后毫不留恋的从屋子飞出。

  外边的天空已经大亮,孙家的人都精神有些萎靡的起了身,孙大郎更是顶着两个熊猫眼,但还是得出去干农活,不过出门都带着夜摇光给的符纸,金子跑出来的时候正好是凌玲走过来:“夜姑娘可好些了?”

  凌玲看到金子没有了昨夜的哀戚之色,反而一脸嫌弃的不断回头看向屋子里面,故而才有此一问。

  金子点了点脑袋,然后看着凌玲惊喜的要往屋子里走,一把拉着她,对她摇了摇头,凌玲可不懂金子的话:“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夜姑娘,我就进去看一看。”

  金子见拦不住凌玲就立刻用爪子捂住脸,然后一脸怜悯的看着越走越近的凌玲,凌玲走到门前正要敲门通知一声时,乍然问道一股难以描摹,这一辈子哪怕是在俗世乡下上茅房都没有闻到过的臭气,当即**的翻了翻白眼,然后捂住口鼻迅速的跑到一边扶着柱子干呕起来。

  金子颇有些同情的走到她的身旁,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

  凌玲干呕了好一会儿才平复,然后心有余悸的问着金子:“夜姑娘她……怎么会这样……”

  金子看着房门前飘荡的一张符纸,非常高兴有这样一张符纸,所以气体才没有飘出来,否则整个荷花坝的人都会被熏晕过去。

  “喔喔喔。”金子给凌玲比划着,先是做出修炼的样子,然后手由低拉到高处。

  这一次凌玲秒懂:“你是说夜姑娘修为突破了?”

  “嗯嗯嗯。”已经发出嗯嗯声的金子点着头。

  凌玲娇俏的小脸有些讳莫如深,不知道说什么的看着夜摇光的房间,她还是第一次知道修为升高的人竟然是这样的模样,真是奇特!

  五行之气对应五脏,其余修炼者也会有排毒,但是没有这么完全自然不会有这么多毒素,也就不会这样的臭,所以凌玲才会这般。

  “夜姑娘呢?”凌朗见师妹一去半天也不回,有些担心也过来看看。

  “师兄,夜姑娘没有事了,正在突破修为。”凌玲连忙上前拦住凌朗前进的脚步。

  凌玲阻挠的太过明显,凌朗反而更担心,于是绕过凌玲又走了几步:“我去看看……”

  “师兄!”凌玲要再阻止时,因为距离本就不远已经来不及,站在门口的凌朗也是被熏得整个人都僵住了,憋着气憋的脸都通红。

  毕竟是男子,虽然胃里也有些翻滚,硬生生的用修为将之压下去,然后屏住呼吸面无表情的离开。

  凌玲满脸同情的看着师兄,有些绷不住想要笑,最后只能露出一个哭笑不是的表情:“让你不听我的话,该!”

  凌朗远离之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幸灾乐祸的师妹:“走吧,夜姑娘这里不需要我们,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凌玲跟着凌朗走了两步蓦然才想起,回过头看着屋子:“温公子不会还在里面吧?”

  “嗯嗯。”金子点头。

  “我们要不要进去把温公子带出来?”凌玲理所当然认为温亭湛是被熏晕在了里面。

  “喔喔。”金子摇摇头,然后一通比划。

  凌朗勉强看明白了:“温公子在里面协助夜姑娘修炼。”

  凌玲瞪大了眼睛,然后不可思议的紧盯着屋子,身子抖了抖,然后转身问凌朗:“师兄若是有一日*我也这般,你也能陪我修炼吗?”

  亲身体验过那一股味道,凌玲觉得换做是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呆在那里面,一瞬息她都呆不了,别说这么久!

  “咳咳!”说真的,凌朗还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晕过去,为小师妹死他都不怕,可刚刚那股味道实在是太过于**,“我肯定陪。”

  陪是一定要陪,但是能不能够陪到底,他还真不敢担保。

  单纯容易满足的凌玲并没有深究,一想到这样的情况下师兄都不嫌弃,心里就如同抹了蜜一般,一点也不顾及金子这只猴子还在,上前就伸手环住师兄的胳膊,眉眼弯弯,笑意流转。

  凌朗的心也是一软,也完全忽视了金子,伸手摸了摸师妹一瀑长发。

  金子非常郁闷,搞不懂的人类,屋里两只,这里两只,腻的它觉得这个世界真是一点都不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