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8章 极阴之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夜摇光听后不雅翻个白眼,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而后问道:“既然他都惊动了师门,我倒是没有遇到找上门的人。”

  她在太和镇与复冲交手,复冲要寻衅必然要从太和镇动手,而且她和楚家有仇,楚家现在是没有人了,可不代表之前没有人,要打听她的下落并不是难事,可至今没有人寻上门。

  “年前倒是派出了几波人去庐陵县,之后那些人都陆续回去,此后归仪门对这事绝口不提,这中间有何变故我亦不知晓。”凌朗如实告诉夜摇光,这件事当时令很多观望的人都大感意外,也曾去调查过,不过具体原因都没有打听到,反而是归仪门的掌门传话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猴子,还为此狠狠的惩戒了复冲一顿。

  “年前?”夜摇光扬眉,这个时间有些敏感,当时陌钦好似就在她哪儿,那时候她正陷入危机,若说谁有这个本事打发这些人,那除了陌钦不做第二人想,“不知九陌宗和归仪门孰强孰弱?”

  “九陌宗?”凌朗目光一变,语气中都带着敬佩,“姑娘或许不知,除了未知的隐世大门派,有十宗九门,十宗乃是九门所瞻仰的地方,二者之间的差距可以如此形容,十宗的外门弟子,九门都得恭敬着。而十宗之内有上三宗,九陌宗便是其一,那是屹立在修炼门派最顶端的大门派。”

  “师兄,你醒了?”夜摇光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已经洗漱完毕的凌玲也跑到院子里,一看到凌朗就奔了上来,然后拉着凌朗左右看了看,确定凌朗无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两眼笑弯:“师兄没事了,真好!”

  “我没事了。”凌朗伸手很自然的摸了摸凌玲的头发,似乎从昨日那亲密的一吻,他们之间那一种拘谨就被打破,“师父的丹药可是从陌少宗主哪里求得的宝贝,自然非同一般。”

  “是啊,陌少宗主的丹药可起死回生,你看你和夜姑娘都没有事儿了。”凌玲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激动的摇着凌朗的手,“师兄,你知道吗,夜姑娘和陌少宗主相熟,她身上有好多陌少宗主赠送的丹药!”

  “原来如此。”凌朗是个聪明人,立刻就想明白了方才夜摇光的话,心里庆幸那一日没有和夜摇光起冲突,否则整个百里门恐怕都要承受陌钦的怒火,陌钦很少把人放在眼里,一旦看入眼了那就会护着,这句话是师父对他的叮嘱,由于陌钦常年在俗世之中,每每他们出来,师父就要千叮万嘱,一旦遇上陌少宗主,千万要谦卑尊敬。

  “夜姑娘,凌公子,凌姑娘快去用早饭。”孙琳儿的大嫂迎上来。

  “有劳孙大娘。”凌朗伸手有些腼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想着人家也不宽裕,而且他们又白吃白喝,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

  “不值当,不值当,公子和姑娘不嫌弃就好。”孙大嫂也是一个伶俐的人,但还是有些拘谨。

  一行人去用了早膳,浓稠的白米粥,白花花的松软大馒头,还炒了一大盘鸡蛋,用肉烙了大饼,看着孙家小辈孩子们渴望激动的眼睛,夜摇光几人就知道这绝对是孙家很多年才会吃上一顿的丰盛早膳。心里都很过意不去,近几年收成都不好。

  魏临虽然是一个读书人,但是生在商户之家,很通人情世故,他们用完早膳不过一个时辰,魏家在芙蓉镇的管事就又带来了两大车吃的用的,孙家推拒不过最后还是收下了,吃饭的时候就没有见到孙母,饭后魏临无意间问起,才知道孙母有些身体不适。

  请了大夫来看,只说郁结于心,是心病,需要心药医,大家都知道这一剂心药乃是孙琳儿,都沉默不言。

  孙母这一病,不但让孙家的人手忙脚乱,就连夜摇光和凌朗都有些措手不及,庄稼人正值春耕,怎么可能不出农活?孙母一向是个勤快的人,这一早上没有见到,自然有相熟的相邻们询问,孙家人也没有说谎,就说孙母病了,于是很快就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登门拜访。

  夜摇光和凌朗完全不知道这些人之中会不会混迹那邪修之人,盯的眼花缭乱,生怕一个不慎就出了纰漏酿成大祸。最后无奈,只能把事情说给孙老汉听,而后孙老汉为着家人着想,直接说闭门谢客,任何人上门的人都客客气气的在门外谢绝,这才让夜摇光几人松了一口气。

  “吃食水都没有问题。”夜间,夜摇光坐在正院的枣树下,凌朗走了过来对夜摇光点了点头,未免孙家人遭黑手,凌朗通一些粗浅的医理,所以在大伙儿都歇下之后,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一整天都没有动手,越是如此越需谨慎。”夜摇光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施展拖延战术,将她和凌朗都拖延到疲惫松懈的时候动手,可就算知道也无计可施,金子能够寻到老窝,可谁又知道对方会不会趁着她寻他的老巢之后对这里下手,她和凌朗不能分开,否则就会遭到逐个击破,“今夜我守夜,你先去休息吧,若是明日还未来人,再换你。”

  凌朗没有拒绝,也没有客气,他修炼的乃是五行之火,虽然修为在夜摇光之上,可根本没有夜摇光那么强的精神力,熬一夜虽然不会有什么,可会影响他的作战之力。

  “喔喔喔。”凌朗去休息之后,死赖着要跟夜摇光一起的金子就对夜摇光手舞足蹈。意思是:我们来修炼吧。

  “我现在要时刻保持警醒,哪里能陪你修炼?”夜摇光伸手将金子拍开,修炼切忌心不静,她现在不但心不静,而且修炼途中更忌讳打扰,若是这时候那人搞个突袭,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喔喔喔。”金子抱着头,一脸委屈的皱着脸蹭了蹭夜摇光之后又比划:那我们聊天吧。

  “和一只猴子聊天?”夜摇光想一想那画面,顿觉自己太白痴,然后果断一脸嫌弃的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