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5章 难得好心一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夜摇光的举动除了木四以外,所有人看着都不轻浮,反而有几分俏皮,令人见了不但不反感,还不由莞尔一笑,就连月神公子都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美男一笑,真是倾国倾城倾众生啊。

  夜摇光的眼睛都差点变成两颗爱心!

  当然,夜摇光并没有上前去搭讪,对方一看就是身份不一般的人,这可不是现代,否则她一定上前要个联系方式什么的。于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美男就开始扒饭,并没有因为美男在而注意形象,狼吞虎咽的将一碗饭吃饭,就搁了碗筷,双手十指交叉,撑着下巴欣赏美男子。

  对面的月神公子似乎完全无视了夜摇光火辣辣的眼睛,吃的慢条斯理,优雅贵气。吃完之后,他们竟然并没有打算投宿,而是付了账就走。

  一行人刚刚走到门口,只觉耳旁一阵令人神清气爽的清风拂过,然后就见夜摇光环臂斜靠在门口。

  “姑娘有事?”从夜摇光手下救了木四的木三开口问道。

  “不是我有事。”夜摇光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手指一转指向月神公子,“而是他有事。”

  几人脸色微变,木三沉声问道:“姑娘这是何意?”

  见围绕着月神公子的几个人都已经有了准备动手的起势,夜摇光轻轻一勾唇:“你们家公子今晚有血光之灾,若在此留宿,本姑娘的地盘保你们公子渡过一劫,否则……”夜摇光无奈的摊了摊手,“本姑娘也不能坏了规矩,那就爱莫能助了。”

  夜摇光的话,让几人都是面色微沉,木三更是低声的唤了一声:“公子,您看……”

  “胡说八道,你说我们公子有血光之灾,那你说我家公子为何有血光之灾,何时有血光之灾?”木四看不惯夜摇光小小年纪,还是一个女子,竟然是一个好色之徒,在她看来夜摇光就是打他们公子的注意,才信口胡诌。

  “天机不可泄露。”夜摇光看都没有看木四一眼,然后微微一侧身,让开了大门,“今日提醒你,也不过是我不忍一朵娇花就此凋零,已然是破了例,信与不信,由你们自己决定。”

  夜摇光这一举动,反而让几人更加的拿不准,甚至忽略了她令人抓狂的形容。

  “走吧。”月神公子只是颇为深意的看了夜摇光一眼,便走了。

  门口已经有人将他们的马匹都牵了过来,几人翻身上马,月神公子还回过头又看了夜摇光一眼,见夜摇光满眼的惋惜和不断的摇着的头,握着缰绳的手顿了顿,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就打马而去。

  “夜姑娘,您在这儿啊,小的有一事问问您。”李管事找了夜摇光一圈,看到夜摇光就奔了上来,“小的带了三个人,原本开了三间二等客房,那边有一位小的认识的镖头,问问能不能匀出一间给他们。”

  夜摇光的目光顺着李管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么几个镖师打扮的人对夜摇光抱了抱拳,估计是看夜摇光单独一个女儿家不好上前。

  “只要你们够住就行。”李管事来询问她,是出于尊重,夜摇光自然没有插足的道理,毕竟不包含她的房间。

  “够住够住。”李管事叠声道,“小的这就带他们去收拾。”

  夜摇光挥了挥手,没有说话,就背着小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裹衣躺下,不由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那位公子和他手下的人今晚都有大劫,可谓九死一生。夜摇光的确没有骗他们,干他们这一行,主动言及已经是底线,有改变天意之嫌,她难得好心一次,可惜人家不领情。所以夜摇光也只能叹息,否则肆意打乱天机,遭罪的就是她自个儿。

  银子诚可贵,美男价更高,若为自己故,两者皆可抛。

  她可没有牺牲精神,非亲非故的,若不是那家伙长得不错,她才不会多开这个口,眯了眯眼,夜摇光让店小二打来热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收拾一番,就美美的进入梦乡了。

  夜摇光睡到半夜,是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一睁开眼她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之气,沉眸问道:“是谁?”

  “姑,姑娘……是小的……”

  竟然是李管事的声音,听他这颤抖的声音,就知道他是被人威胁,更何况月光投在窗户上影子,有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指尖一弹,一股气打在门栓之上,夜摇光快速的披衣,绕过屏风走了出去:“推门进来吧,他不过是一个下人,别为难他。”

  很快就有人推开了门,进来的是木三和木四,木三浑身血污,背着已经昏迷的他们公子,而木四也是满身狼狈,只有这三人逃了出来,夜摇光知道跟着的其他人都已经回不来了。

  “把你们公子放到床上去。”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点了油灯,“李管事,你去把镇上最好的大夫叫来,让他多带一些疗伤的药材。”

  “不许去!”李管事正要转身,木四的剑又一横。

  夜摇光眸光一冷,指尖一弹,一股气直击木四的手腕,这一次可不像傍晚时,直接对穿了她的手掌,溅起血雾,剑应声落地。

  夜摇光冷着脸:“本姑娘最恨有人在我面前动刀动枪。”

  “四儿,不得对姑娘无礼。”木三放下自己的公子,出声呵斥。

  “三哥,谁知道她和那些人是不是……”

  “闭嘴!”不等木四说完,木三就厉喝道,“向姑娘赔罪!”

  木四闻言梗着脖子,紧紧握着被夜摇光打伤的手,愣是不低头。

  夜摇光也懒得理她:“李管事,现在就去。”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李管事连忙走了。

  “姑娘恕罪,舍妹无礼,木三代她向姑娘赔罪。”木三走了出来,对着夜摇光就要跪下。

  然而他明明距离夜摇光还有三步的距离,屈下的腿却被一股无形的气流给拖住,怎么也跪不下去,木三心头大骇,抬眼看向夜摇光的目光流露着惊恐。

  木四也看到这一幕,习武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夜摇光挥动了散布在四周的五行之气,只以为夜摇光已经是他们难以想象的不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