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黄河巡防营
  “民团的名头,估计几天之内就见分晓,我到时候,会送一批青壮过来。”杨元钊郑重的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有这些的武器,最多3个月,我会给你带出一个标的合格士兵出来!”

  “北洋军标准?”杨元钊问道。

  “怎么可能!”王金铭有些哭笑,说道:“北洋军,那是几十年培养出来的,我能够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士兵,却不能培养出军官来,你如果能够给我找来军官,可以跟北洋差不多,甚至武器支持之下,会比北洋军更强!”

  “军官!”杨元钊心中疑惑,现在的中国,还没有任何的军校,北洋有一个军官培养队,其他的军校,还真的没有建立,大名鼎鼎的保定军校,还不知道在哪里,说起来这个,杨元钊不由想到了建立保定军校的那一位名将,似乎他现在就在德国,让哈比在德国关注一下,说不定,就能够把他拉过来。

  “金铭兄,军队的事情,交给你我放心,请把架子搭起来!”

  包头现在这么大,挣钱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当棉纺织厂上马之后,投产之后,很多东西都瞒不过去,这里不是江浙,是更加靠近京畿的包头,天知道会有什么魑魅魍魉,会对这里起了心思的,以前是没机会,依靠着四大家,现在的八大家晋商护卫就可以了,现在,有机会上正规军,又有足够的军火作为后盾,怎么可能不发展。有了军队,就有了安稳的基石。

  马上就是1908年的11月了。在1908年的11月会发生什么,杨元钊非常清楚。他一直都在努力追赶时间,即便王金铭不带队过来,他都会在这个时间段,争取获得一个武装力量的指导权,王金铭来了,有这么800人的老兵作为种子,他的扩军计划,会更大。

  清朝,即将走向灭亡了。一个对于晚清最具影响力的权力人物,即将辞世,11月14日,光绪皇帝辞世,一天之后,慈禧太后辞世,相隔一天先后辞世,后人猜测其中会有很多的故事,这些。杨元钊统统不关心,一月之内,两大帝后双双辞世,满清最混乱的时刻就要到来。只有几岁的末代皇帝就要上位,而大权,就落到了他的父亲。摄政王载沣的手中。

  载沣跟袁世凯一向不合,在掌权之后。迅速让袁世凯开缺,权倾天下的袁世凯。被打回项城老家了,在京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权力真空,北洋军的目光,再也不可能放在全国,甚至革命党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把大量的触角深入到新军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包头拥有武装力量,不会引起任何的人的注意。

  不管是清廷也好,中央也把,都会迎来一段时间的混乱,北洋军想要袁世凯回来,而满清贵族,一直都想要把汉人手中的朝政,重新的控制在手中,两者的矛盾不可调和,中间,1909年,会产生许多混乱,甚至是前后矛盾的命令,当最强力的军事组织北洋退缩的时候,各种政治力量都活跃在这个舞台上,甚至中国出现了所谓民主的咨议局,等到一切平稳下来,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这恐怕是最难得,也是最珍贵的一年时间,只要抓住这么一年的时,包头的发展,将会跟现在,截然不同了,以包头的实力,加上一体机的支持,还有800精兵,包头的军力,会扩展到什么程度,对抗北洋,可能性不大,依托着后勤和包头的工业体系,打一场防御战的话,哪怕北洋倾尽全力,也未必打得下来,这就是杨元钊的底气,也是未来工业区建立的基础。

  从军营之中出来,东西交给王金铭,适合的事情,总是让适合的人去安排去管理,这才是管理之道,什么都要插一手,这不是精明,而是乱指挥的,与其耗费心力,还不如把最关键的事情做好。

  出了军营之后,杨元钊就去找刘澍,不管如何,距离14,15号还有几天,即便是慈溪和光绪辞世,消息传到包头,也估计是几天以后了,这中间,是获取民团资格最好的时刻,不引人瞩目,又安稳的安排王金铭他们。

  民团的事情,一直是托福给刘澍的,之前种植小麦,加上合成氨的项目,牵动了杨元钊的大部分精力,也就没有关注民团这方面的事情,可是现在,王金铭已经到了,有时候,地主大户,养个几百个家丁,这都是常有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人数太多了,800人,是全副武装的精兵,没有一个民团作为名头,很难让人释疑。

  “听说,有一群兵来了!”刘澍见到杨元钊,主动的问道,作为包垦公司实际的管理者,他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灵通。

  杨元钊点点头,这些士兵,没打算瞒住刘澍,除了清廷的官员,所有的股东和朋友,他都没打算瞒住,展现实力,也是合作的一个促进,一个没有实力却坐拥财富的人,那是一个小孩拿着金块在闹市,必须让小孩成长起来,背景什么的,总有用不上的地方。

  “是的!”

  刘澍看了杨元钊一眼,问道:“元钊是在像我询问民团的事情吧,几天前就办下来了,不过没有给元钊,是因为有一个机会,我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你说!”

  “什么机会?是跟民团有关的么?”

  “也不算是跟民团有关的,是黄河巡防营。”

  杨元钊一震,巡防营是旧军制,属于旧军,河务巡防则自主性很强,比较重要,黄河的河务,不如长江,因为下游断航的关系,几年前取消了,一直有人呼吁兴办,却没有成功,关键是政府没钱,拿不出黄和巡防营的资金,所以,一直都空着。

  “真的能够拿到?”杨元钊有些激动的说道,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落到头上。

  “军费自筹,不过可以在黄河之上佘卡收费。”刘澍皱着眉头说道,黄和巡防营是好事情,对于杨家等的商队,也是一个不小的补充,关键是这个军费自筹,让他斟酌。

  “没事,拿下来,自筹就自筹,反正也没打算要中央拨款。”杨元钊兴奋的说道,从上海拿到的那些图纸,大船不行,造起来太麻烦了,动辄几千吨,上万吨,几十吨,一百多吨的小船,却是随便都可以造出来的,船再小,他也是船,拥有75-105毫米炮的炮舰,在黄河之上,简直是一道闸门,任何想要越过这道闸门的人,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个拿下来不容易吧,需要我做什么?”

  “这个要感谢侯金盛,如果不是他走通了侯家的关系,我们在绥远将军那里,就要被卡下来,好在,不用将军府支付薪水和经费,每年上交10万。”刘澍说道:“当然了,这笔钱,是要分润给整个绥远将军府,还有向上的打点,不过巡防营如果能够建立的话,每年的关卡收入,应该在8万-12万之间!”

  关卡收入8万-12万,等于取了一个中间数,不能说的太过,一般收益,稍稍倾斜,或者勤勉一点,多上两三成都是正常,这样收益也有2到3万之间,也算是一向不错的差事。

  差事赚钱不赚钱,甚至会不会收取,杨元钊都不在意,每年10万两的上交,这对于别人而言,是一件极为难以完成的事情,对于杨元钊而言,简直是举手之劳的,包头的各种工厂,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收货丰厚,水泥厂,一天9000桶的产量,一通两元,就是接近2万,毛利率最少在四成,甚至是五成,因为石灰粘土,甚至铁矿粉,少有买来的,都是现成的资源挖出来的,付出的只是成本,机器什么的,折价算上成本,利润也极为惊人。

  面粉厂也是包头的赚钱大户,已经把包头周围的小麦,都给弄成白面了,更何况是更加挣钱的棉纺织厂,这些给了杨元钊足够的底子,跟别说德美和钨的生意,那可是外国货币,可以兑换成黄金的那种。

  “不就是十万么,我这就开汇票,给绥远将军府交上去!”

  “果然不愧是元钊老弟,这么爽利,那么我今天就去绥远!”

  “今天就能够办到?”杨元钊心中一喜,追问道。

  “当然,之前我正要去询问你,如果你答应,我就去一趟绥远,现在既然你已经同意,我就能够给你拿一个巡防营的任命书回来!”

  “好,去办吧,钱不是问题。”

  一个民团,一个巡防营,一个是地方武装,一个是官面身份,哪怕是旧军体系,也算是体制内的人员了,有了这个基础,未来山西新军兴建的时候,稍稍的推动一下,一个位置就拿下来了,这绝对称得上是意外之喜,别的不说,就说眼前,民团1000人标准,巡防营700人标准,这就是1700人的军力,弱一点的一个标,也不过是这么多。

  刘澍被急切的杨元钊推出去,苦笑的直摇头,却没有多说,直接跑到尉家票号开了一张10万银元的汇票,然后就坐马车去绥远了,现在绥远到包头的水泥路已经大致贯通了,从包头到绥远,只有一小段路,不能快速行驶,最多半天,就能够抵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