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安营
  王金铭抵达了包头之后,在距离包头20多里外安营扎寨,哪怕快要到达包头了,也严格的执行扎营的标准,从周围砍伐了大量的树木,组成了一个简单的营垒,此时,大量士兵正在紧张修建营垒。

  王金铭上一次来过包头,对于包头的情况比较的了解,避开了人口稠密的工业区和河口地带,反而在另外一侧,杨元钊赶到的时候,几百人没有聚成一团,营垒正在兴建之中,剩下的人保持着战斗序列,异常警惕,如果这个时候,周围出现任何敌人,他们都可以在最快的速度,进入到战斗状态。

  在经过了哨兵的询问,在加上只有三四个人的关系,杨元钊很快就见到了王金铭。

  “金铭兄,没想到,是你亲自来了!”杨元钊热情的握着王金铭的手,说道,跟之前相比,此时的王金铭,没有穿着军装,更加的像是一个军人,半月急行军的风尘仆仆,加上的黄土高坡风沙的关系,脸黑了不少,也有些瘦弱。

  “这下,就要靠元钊多多照顾了!”王金铭正色的对着他说道,跟之前不同,王金铭是以朋友的关系,现在,很显然,是以职业的身份,他是来作为杨元钊的属下。

  杨元钊说道:“没问题,营地已经确定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多人,不过,给我几天的时间,我给你安顿好!”

  “有个地方住就好了,我们带着安营扎寨的东西!”王金铭点头说道。

  是急行军,没有带武器装备。可是十多辆的马车,还有驮马之类的。还是必备的,东北苦寒。马匹却是不少,甚至还有从俄罗斯过来高头大马,一路上的急行军,每逢夜间,也是依靠帐篷来。

  “金铭兄,请跟我来,驻地,就在前面,你过来的位置正好不远!”杨元钊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山说道:“就在那个山峰的旁边。”

  还真的是巧合。杨元钊为王金铭准备的驻地,在包头的另外一侧,距离包头,距离工业区的距离适中,在10公里左右,往常,10公里的距离,对于一个军队来说,不是太近的距离。可是对于拥有水泥路的包头,15分钟赶到,这绝对不算慢,在杨元钊的设计之中。工业区还会逐步的扩大,军队,不管是这个时代。还是在后世,驻扎在城内的。都容易受到影响,会被花花世界。

  距离这里不到10里的距离。问清楚了一切之后,王金铭立刻下令:“目标,11点钟方向,5公里武装越野,立刻开始!”

  士兵们迅速集合,已经完成了一点点的营垒,暂时丢在了一边,800人,迅速的形成一个方阵,向着那个方向,快速行进,整齐的步伐,威武的军容,让杨元钊连连点头,果然跟王金铭说的,是精兵。

  半年前,在火车上,遇到冯玉祥,是他来到1908年,遇到的第一个名人,知道冯玉祥的发展,也算是为了结上一个善缘的。冯玉祥去了东北之后,也算是有些别样的想法,也算是为包头培养一定的人才。

  现在想想,当时的投资,怎么说都够了,能够有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在目前的包头,绝对是强横的力量,马上就是1909年了,距离辛亥年,时间也不算太远,士兵和枪杆子,永远是乱世之中,保护财富的关键。

  骑在马上,跟在队伍的后面,缓缓而行,王金铭一直没有说话,半道上,突然的问道:“元钊,民团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在办了,没想到金铭兄来的这么快,不过,可以以护卫队和护厂队的形式,暂时安顿下来,都是早已经报备过的,得到过包头县的认可的!”

  杨元钊的话,让王金铭放下心来,他此时已经开看了,名头什么的,对他而言没什么,更关心的是手中的实力,800的人,只要配备了武器,绝对是一个强悍的力量,现在只有150条枪,知道杨元钊手中的枪的数量众多,多长时间能够弄过来,也是值得考究的问题,王金铭是聪明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多问,杨元钊也没有说。

  军营就在前方,一个大院子,足足有15亩地左右,比之前在东北的军营都要大,目前只是树立起了4米左右的围墙,巨大的围墙,把这一片贫瘠的土地,给围拢在中央,在庞大的院子之中,几个屋子,看起来孤零零。

  “金铭,准备不足,大概只有20间房子,挤一挤,应该能够住下300人左右,床什么的,被褥什么的,还有个人物品,我会随后送过来,你先安顿下来,至于后续的建设,我还是要听听你的意见,毕竟你们是军队,需要地方,我不清楚!”

  “没问题,等下我就画个图纸给你!”王金铭老于行伍,无论是旧军队,还是新式军队,安营扎寨总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更何况北洋军是继承的李鸿章的老底子,当年曾国藩的结硬寨,打呆仗的方法更是深入人心,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在营寨上面。

  这个看起来简单的围墙,也是军用的标准,不但是三砖墙,其中少部分的立柱和支撑,还使用了钢筋混凝土浇筑,坚固异常,看起来平常的房屋,是钢筋混凝土现浇的的,即便面对炮火,也不可能随便的塌陷,对此王金铭很满意,观察了一圈,简单的画出了要求,顺带的,提到了后勤方面,他们从东北过来,携带了少许的补给,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用完了。

  不用王金铭提,杨元钊就知道,肯定是装备,兵不可一日不训,手中没有家伙,暂时的训练还是可以的,可是对于精兵而言,会满身的不舒服。杨元钊没有当场答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神秘的一笑,让王金铭先等等。一定会满足他的要求了。

  王金铭的到来,打乱了杨元钊的很多布置,他还是乐在其中,花费了一个半小时,为王金铭准备了1500条毛瑟,子弹照着冯玉祥的旧历,顺带的,还有10门75炮,东北。很荒凉,是北洋的一个重点,3门火炮已经是极限了,冯玉祥藏着掖着,一路小心,才能够这么藏起来,在包头,地广人稀,没有多少人关注。是杨元钊在包头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清廷官员们,对于包头的了解,仅仅限于有一堆富裕的商人。在包头修了一堆的道路,看起来是平整的石头路,应该花费不少。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不用出钱。不用出力,所有的土地都已经卖掉了。官员们也乐得逍遥,当然了,八大晋商和大地主们,在包头和山西,千丝万缕的关系,把下面的官吏,全部都喂饱了,谁会多嘴,把这件事情捅到上面,所以现在在督抚,甚至是中央,包头一直都是一个贫穷边境口岸城市。

  平静的军营,在军队入驻之后,就热闹了起来,在门口,还有几个高台之上,设立岗哨,剩下的,都在紧张的搭帐篷的,军中,不患贫不患富患不均,只能够进驻300人的房子,暂时,是不能入驻了,除非大家都已经住进去,想来,杨元钊会全部安排好了。

  在王金铭看来,这些房屋,可以作为作训室和食堂使用的,剩下的,全部开始搭帐篷。当一堆拖拉机,拉着他们的东西而来的时候,大部分的帐篷,已经搭建好了,整整齐齐的。

  杨元钊不懂军事,他的经验,最多就是一些队列训练,这些还是曾经军训的时候,留下的一些底子,别说是跟王金铭这些沙场宿将相比,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旧军把总,都能够甩了他十万八千里,军训这玩意,放在那些工人身上,还勉强可以,放在这些经过训练的军人身上,是贻笑大方。

  在杨元钊看来,眼看这个这个布置,严密森严,特别是帐篷,隐隐的把几个房间围在中间,其中哨卡也非常到位,就知道,这个绝对不简单,甚至还有些暗哨,他们都在比较隐蔽的地方,以杨元钊的眼力,根本看不出来。

  通过哨兵检查,杨元钊带着10辆拖拉机,进入到了大院之中,王金铭得到汇报,主动应了出来,杨元钊说道:“金铭兄果然厉害,这个阵营真的是滴水不漏!”

  “这些不过是基本的,有什么值得称道。”王金铭并不在意,随口的说道。

  杨元钊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展示带来的东西,500张铁架子床,这些都是现成,大量外国工人的涌入,加上棉纺厂,还有包垦公司的工人,这些人涌入包头,铁架子床,就成为了热销品,同样的房间,普通的,只能够住1个人,铁架子床,能够住两个,甚至的工匠们,还会根据实际需要,进行调整,让铁架子床减少一些铁器的使用,增加一些木材等的应用,更容易制作。这些剩下的,都是之前宿舍之中的,在乔迁了新居之后,剩余的架子床。

  除了架子床之外,还有1000套棉被,1000套的被褥,都是今天收的新棉花,除了棉纺织厂使用之外,就是壮了一批的被子,作为工厂的福利发下去,脸盆,茶缸,毛巾,这些,有的是一体机直接生产的,左右,不占太大的重量,有的,就是在包头采购的,800人而已,对于目前拥有几十万人的包头而言,不算是一个太大的数字,当然了,还带来了几口大铁锅,厨房用品和一些粮食肉食,这是临时调集过来的后勤补给。

  军中无粮不稳,强悍的军队,没有粮草的话,也会出问题,王金铭带着他们从东北出发,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赶路上千里,带的补给,已经基本消耗完毕了,这点,是必须要保证的,这些普通士兵的军心,就是依靠这些食物。

  十多辆拉着车厢的拖拉机,带来了百十吨的物品,少部分是补给,可更多的,还是军火,本身,纪律整齐的队伍,在一箱箱散发着浓重强有气息的枪械歇下来之后,顿时眼睛里面就充满了热切,关切的心情,甚至在之前的食物智商,半个月的时间,除了少数人,剩下的都没摸过枪了,队列训练和急行军,又怎么能够代替枪械在他们之中的作用呢。

  杨元钊知道,这个时候,他在这里,是多余的,直接把武器交给了王金铭,小声说道:“1500把毛瑟,还有200把短枪,子弹都是配齐的,对了,还有20挺马克沁和10门75炮。”

  前面,王金铭是早有准备,1500把毛瑟,这点对于杨元钊而言,不难,30一把,也不过是四五万,之前杨元钊随手支援东北的,就是几百万,他不在意,可是后面,却着实让他惊喜,20挺马克沁和10门75炮。

  马克沁,在东北也有配备,那玩意,除了跟炮队出去训练过两次,根本就没敢拿出来用,毕竟,北洋一镇,就第三镇是拥有26挺马克沁和24门75炮,马克沁的重要性,几乎是跟75炮对等的,可是在底下,谁都知道,75炮携带不易,除非是在铁路沿线,或者是路况好的地方,真正对敌人杀伤巨大,切方便使用的,只有马克沁,当两挺马克沁,封住的一条道路的话,一个营的步兵,哪怕决死冲击,也未必能够冲的过去。

  现在一下子20挺,几乎是北洋一个镇的标准,他们只有800多人,要知道,北洋的第三镇,几乎是两万人,800人,这么多的重武器,有些过了。

  “元钊,这有些过了吧?”王金铭有些为难的说道。

  “武器的事情,你就放心吧,如果不是你这边的人员太少,我还会给更多,武器就是拿出来用,放在那里生锈,就不好了!”

  杨元钊坚持,王金铭也有些无奈,那个军人,担心自己手中的武器多呢,以杨元钊的背景,就近的补给的话,哪怕是几十挺的马克沁,也不担心子弹的问题,由充足子弹之下的马克沁,绝对是杀人利器。

  “你呀,我可以收下,你要是招募了人员,就快点,我正好让他们合练,不过名头很重要!”王金铭郑重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