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一百七十八章 水泥功效
  东北,出关之后,气候是越发的寒冷了,第一场雪,早在进入到10月份的时候,就已经下来了,然后,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雪,让整个东北,变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距离沈阳只有100多公里的一个小镇,只有七八百户的样子,跟普通的东北小镇一样,比较破败的小镇,不过过去的半年多以来,发生了些许变化,小镇跟之前,没有多少的两样,只不过多了一批军人,确切的说,是多了一个军营

  从多了这么一批军人开始,这个经常受到马匪威胁,并不安宁的小镇,变得安宁了起来,以往纵横一方的马匪,在这里,几乎是销声匿迹了,甚至说马匪,连捧着个边都不敢,周围200里地,几乎变成了马匪禁地。

  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镇民们享受了难以严明的安宁,对于守护这个村庄军人,特别的敬佩,最关键的是,这些军队还不扰民,一般什么霸王餐之类的,偷鸡摸狗,拿走一头猪之类的,军队驻地,多发的事件,在这里都不存在,甚至军队的出现,也丰富了这里的经济,本身,农家喂猪,不过到年节十分,宰来卖,一部分留给家人,一部分换成钱,用于购置过年的物品。

  从多了这一批军人开始,无论是鸡鸭鱼肉,还是猪肉蔬菜,都是公平买卖,付的也是现银,从未见到拖欠过,也因此,小镇的人们,都收获了好处,不少人来年准备多喂几头牲口。

  在镇子的西北部,有一个庞大的军营,占地庞大,数百个房间,一两千名的士兵,从战兵,到普通的民夫,人人都有枪支,都同样参与训练,杨元钊提供的财务,足以让这些士兵,都受到良好的训练,冯玉祥又不是什么酒囊饭袋,这样的好的条件之下,怎么不会应用,每顿饭的伙食都非常好,至于训练,更是早晚两训,对于一些骨干,甚至直接把他们当做军官来训,无论是侦查,战术布置,甚至是绘制地图,全部都教,在荒凉的东北荒原上,也真的没有挥洒他们精力的地方。

  王金铭风尘仆仆的来到了驻地,之前的铁路也倒罢了,关键是最后一百多里地,好在之前在沈阳留下了两匹马,他带着一个士兵的,匆忙忙的回到了驻地,抵达的时候,大部分的士兵都出去出操了,询问了一下值日官,冯玉祥带着炮队的人,到10多里外的塔子河去训练了。

  塔子河,距离他们的驻地10多里,因为靠近山脉,是一处清净之所,这里拥有炮队的事情,也是得益于杨元钊的帮助,一般的营一级,根本是没有炮的,只有标才拥有,就算是模范第三镇也是如此,北洋的模范第三镇,是拥有整整一个炮标的。

  杨元钊的炮是随后,通过商队送过来的,炮兵冯玉祥一直都是秘而不宣,借助着老乡和同盟会的帮助,林林总总的挖过来的十来个炮手,这已经是极限了,北洋之所以称之为北洋,就是因为炮兵的关系,没有炮的北洋军,最多跟新军强一点点,还是训练上严禁了很多,炮打的准,炮火强大,才是北洋强大的关键。

  任何一个炮手,在大部分北洋军的眼里,都是香饽饽的,等闲,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让他出来的,冯玉祥只能够自己培养。

  半年的时间的艰苦训练,因为之前拥有着老兵的根基,足以让新加入的大部分的农民,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士兵,却不能够让一个熟练的士兵,变成一个合格的炮手,要想培养炮手,没有什么捷径,那就是打*,不停的打。

  冯玉祥这才感觉到,有一个强大支持的重要性,之前他只是营的副官带,却也知道,统领军队的不易,只是催饷,他就从北京一直跑到了西安,甚至还没有拿到,更别说枪支弹药,哪怕是之前他所在北洋军,每周就有一两次训练,已经是比较精锐的,天天训练,甚至一天两次,没有杨元钊的支持,只是这个伙食费用,就让冯玉祥破产,更别说是练兵。

  来到东北之后,刚刚驻扎下来,杨家的商队也随之而来的,不但带来了之前答应的各种长枪,也带来了足够使用的子弹,炮弹这玩意也是跟随者商队,早就送过来了,跟子弹同样是100个基数。

  100个基数的弹药,这在国外的部队之中,或许是标配,配发的有些充裕,一般而言,一个基数的75炮,炮弹数量在80-120发左右,杨元钊当然是顶级配置,全部是120发,100个基数,等于一门炮最少是1200发炮弹。

  中国的军队,这么奢侈的配置的,非常很少见的,北洋的炮手,能够打50发,已经是资深的炮手了,一般,这还是几年的功夫累计下来的,一个基数的炮弹120枚,100个基数,就是12000发炮弹,按照一枚炮弹20到30元的标准,这是一笔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财富,3门75炮,都是同样的配置,36000发炮弹,几乎是几百万炮弹。

  这么多的炮弹,奢侈的让新加入的炮手都目瞪口呆,富裕的炮弹,足以让营内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冯玉祥也动了心思,专门成立了一个炮队,以10几个老炮手为基础,在中间添加了七八十名的士兵,哪怕是平均下来的,每个士兵也可以打300炮,当然了,老炮手精益求精,会消耗的多一点,新炮手循序渐进,消耗的少一点,可是进步是非常影响的。

  无论是射击还是打*,天赋只是一个方面,对于普通人而言,炮弹是可以喂出来的,喂了不少的炮弹,炮手也练出来了,100个人左右,基本上,都可以熟练的掌握,水平不一,最精锐的,几乎可以指哪打哪,不用计算,就可以估摸出来的位置方向,新炮手,最多只能够按照规定的动作,固定的卡尺,完成炮弹的击发,这在这个时代,炮手未必是合格的,可是有老炮手带领之下,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炮手。

  这些人算是不错的进步和人才了,后来,杨元钊听说冯玉祥在练炮兵,就顺便又送来了200个基数的炮弹,不过是三门大炮,200个基数,又能够有多少,炮弹,对于别人来说,是很贵,甚至一般的军队都买不起,销量也不大,可是在一体机之中,也就是比普通的子弹,要大上几十倍而已,随手就能够生产出来的,做人情是最好的。

  炮是陆军之王,这从拿破仑开始,就证明了几次的观点,特别是未来的一战,绝对是大炮的海洋,钢铁的对抗,可不是亚洲占据这样的小打小闹的,欧战,每天的炮弹消耗,都比中国一年打的都多,特别到了战局焦灼的时间,更是如此。

  远远的,王金铭就听到几声炮响,听方位,应该是在塔子河的西侧,那里有一处密林,距离官道和普通道路很少,又少野兽,故而连猎人都很少。

  靠近炮场4里的范围之中,隐藏的哨兵,突然的出现,对着王金铭行礼,王金铭随意的对着他回礼,这是必要的布置,一来炮是秘密的,等闲之人,是不能让随便知道的,二来也是为了安全,大炮无眼,一打就是几里地,速度又快,玩意有人进入到炮的区域,出现误伤,那可就不好了。

  出来的哨兵,远远的就认出来王金铭了,王金铭是一连的连长,炮队也属于他兼管的范围的。

  “营座在哪里!”

  “在那边山上!”哨兵冲着王金铭行了一个军礼,说道。

  王金铭望过去,几里外的山上,依稀可以看到几个身影,他打马过去的,十来分钟之后,就到了山上,见到了冯玉祥的。

  此时的冯玉祥一身戎装,英气逼人,看起来意气风发的,见到王金铭的,冯玉祥的脸上,露出了意思笑容,问道:“去陕西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王金铭去陕西,是送一份公文,他点点头,说道:“已经办好了!”

  “那就好!”冯玉祥拿出了望远镜,向着远方望去。

  “对了,营座现在是在做什么的!”王金铭问道。

  “试炮啊,对了,你跟我来看一下!”冯玉祥说完,自顾自的向下走,身后的传令兵挥舞着旗帜,通知的另外一方的炮兵,停止射击,然后的冯玉祥带着王金铭向上,来到了刚才的炮兵试验场、在试验场之中,除了平常的一些的固定靶子之外,还有一个的圆形的建筑物。

  这个建筑物看起来比较熟悉,跟普通的建筑,完全不一样,王金铭仔细的想了一下,猛然想到在哪里见过了,包头,包头众多的新建建筑,跟这个建筑,似乎是同样的东西,一个色的。

  想到杨元钊的介绍,王金铭有些试着问道:“这个玩意是水泥么?”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