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八大晋商
  刘澍和尉明离开,他们不得不放下工作,把从杨元钊这里得到的消息,通报给家族的,刘澍掌握着包垦公司的日常事务,对于纺织厂的情况知道的多一点,特别提到了,在太原的设备之中,有一个12万锭的棉纺织厂的全部设备,以引起的家族的重视。

  纺织厂,一个地处边陲的纺织厂,这件事情本就不是秘密,杨元钊纺纱机实验,也没有打算瞒住所有人的眼光,第二天,包头都传遍了的,第三天,通过各种的渠道,传到了一些关注包头的人的眼里。

  杨元钊没管这么多,即便知道也不在意,这才哪跟哪,如果不是为了管理方便,他都不会在棉纺厂之中,占据五成以上的数额。

  回到仓库,杨元钊埋头下去,继续的修改织布机,纺纱机已经基本上改造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在稳定性和效率上面,进行进一步的改进,这需要累积漫长的时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观察再改进,这一点,杨元钊把他交给了约克,他则潜心放在织布机上面。

  不同于纺纱机的简单,织布机,只是动力,还不行,动力会让织布的效率更高,当效率高到一定程度之后,速度已经不是布匹生产的关键了,还要精确的控制和技巧,在原有的基础上面,杨元钊加大幅面,用精确的控制来,减少人为的影响,勉强的把一个合格的织布机给做出来,速度上比之前快了一些,基本上达到了世界先进的水平,最关键的是,它的宽度,几乎是普通的织布机的2倍以上。

  这个时代的棉布,一批的长度是固定的,宽度也在极小的范围之中浮动,但是整体的宽度都不高,这就是因为织布机的幅面问题,专门的宽幅面的布匹,不但价格较为昂贵,很多,就是两幅并在一起的,这样质量不好,接口部分很容易断裂,也不能制作一些比较宽幅的东西。

  杨元钊设计出来的这个幅面,差不多有2.5米的宽度,这个宽度,几乎是大部分的布匹的2倍以上,宽幅面的,不牺牲棉布本身的性能,不过加大了织布机的宽度而已,在辅助工具的帮助之下,织布机的操纵更加的简单了,效率当然是提升了。

  暂时没有吧这个给拿出来,织布机需要慢慢的改进,杨元钊从很多现有的机器上面,有了一些想法和创意,棉纺织厂,先棉,再纺,大部分的棉纺厂,都是从棉纱厂开始的,相对于棉布,机制的棉纱,就是利润最大,也是吸引众人的目光最多的。

  杨元钊不知道,在他确定要兴建棉纺织厂之后,几乎惊动了包头大部分的势力,也是,修路这玩意,不过是一个远景,几年之内收回成本,投入巨大,就吸引了不少的人,山西大地主侯家,还有布政使的目光,别说的棉纺织业了,整个中国,除了官办的,因为贪腐太多,经营不善而破产,其他的棉纺织厂都是欣欣向荣的,谁不知道,棉纺织能够赚钱。

  杨家,刘家,尉家的家主,甚至王家的家主,都兼程的来到的包头,至于早在包头蒋文厚,侯金盛等人,更是早就串联了一批地主,等待着最终的股权分配,不过这不是最终的结束,陆陆续续的,还有人赶来。

  杨元钊对着织布机设置和改装三天的时间,这些人员也在汇聚的过程,当杨元钊终于完成了一项改装,拖着疲惫的身躯,从房间之中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杨悦,显然,他在这里等待的时间不短了。

  能把醉心于的农业的研究,很少跟外界联系的杨悦都惊动了,可以说,事情大条了的,杨元钊把心中的疑惑压下,把焦急的杨悦让到一边,问道:“慢慢说,不着急!”

  “我能不着急么的,你看看,几乎整个晋商都动了,不但是我们四大家,还有冀家,乔家,渠家,曹家,晋商的十大家的家主,就这么聚在了包头八家,还不说原来侯家,和蒋文厚身后的布政使,关系极为复杂,现在火药味十足,几乎是一触即发。”杨元钊喘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所有人都聚在晋商会馆,我刚刚看的时候,差点没吵起来!”

  听了杨悦的话,杨元钊有些明白,为什么杨悦这么着急了,换做之前,跟四大家合作关系,这一次,四大家在其中占据的股份不会少了,就比照包头公路公司的例子,四大家的比例绝对不会少。僧多粥少的,棉纺织的投资,会非常的庞大,这几家那个不是轻松能够拿出百万的,所以,争夺极为的激烈,甚至开始动用各自背后的关系了,谁也不会轻易的后推。

  “季堂兄,不必担心,都到了吧?”

  “该来的都来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商人,不用去官他们!”

  “这样啊,把人都给找来吧,我们现在就讨论这个股权的问题的。”

  “现在的,元钊,要不你再考虑一下,这个时候讨论这个,会不会太贸然了!”杨悦也没想到,杨元钊这么爽利的答应了,怀疑杨元钊没有明白八大晋商家族的意义,又问了一句:“那可是八大世家!”

  “八大世家怎么了,还不是跟你们一样,放心吧,我会处理的!”杨元钊拍了拍杨悦的肩膀,他明白杨悦的意思,这些都是巨富家族,每一个都不会比杨家差,每个人都坐拥几千万的家产,一次性的拿出这些,有些困难,可是随便拿出几百万,还是可以的,更别说,本身就是从事票号的这些家族,他们手中的流动资金非常的庞大,很多时候,都在为找到一个合适的项目头疼。

  这样的有钱有势的家族,跟地方实力派,甚至是中枢官员,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络,真的要是起了冲突,这几乎是影响大半个中国的官场的搏杀,真的要打起来,杨家虽然不会怕,却也会元气大伤。

  杨元钊很明白,一群的大鳄,盯着一块肥肉,谁多一点,谁少一点,都会引起巨大的反弹,换做他作为当时的人,也无法解决,可他不是,棉纺织业是一个印钞机器,却不怎么的放在他的眼里,只有制造业和重工业,才是决定一个国家,一个集团,能够拥有巨大的力量的关键,饼子不大,争夺的人多的,为了一个饼子打的头破血流的比比皆是,解决这个问题,一般而言是用强势压制,不但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也稳定和管理了这些人。

  这一点,杨元钊直接走不通,虚构了海外世家的这个名头,在包头这边,暂时够用了,可是真的跟这些真正的世家对上,说不定就现了原形了,到时候,别说这个棉纺织厂,就算是他本身的那些财富,他都保不住,无数闻到了腥味的鲨鱼,就会蜂拥而来。

  这样的话,杨元钊就只能够选择的另外一条路,用更大的利益,吸引住这些人,把这个蛋糕扩大,人多不怕,背景复杂,也不怕,杨元钊还正怕包头的影响力不够大,控制的领域不够多,大不了扩大这个饼子,甚至吧酒池肉林搬过来就行了,建立一个大型的工业基地,所用的资金,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任何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都会超过这个时代富豪的想象,而创造的价值,也是一个很可怕的数量级,这种情况之下,他还担心几个家族的力量么,当一个触手可及的巨大财富的诱惑之下,这些家族,还会想别的事情么,他们会直接沉浸在赚钱的快感之中的。

  晋商会馆,这是包头比较大的晋商聚居地,来到这里大家族,都是晋商,即便包头的几位,跟晋商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说张家口那边,会受到京城影响,包头几乎都是在晋商的控制之下的,是晋商的基本盘。

  8大家族,每一个家主,在山西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们的分别入住了晋商会馆的春夏秋冬,竹兰菊梅四个大院,一下子把晋商会馆给挤得满满的的,一些偶尔在晋商会馆落脚的小商人,小地主,也不敢到这边了,彪悍的护卫的,奢华布置,让人望而却步。

  杨元钊却丝毫看不到这些一样,昂首迈步而进,杨悦的长随,早就先一步的过来报讯,各家的家主都没有出来,可是下一代精英们,也都一一的出现,熟悉的有刘澍和尉明,剩下的,就是一群年轻的,且精明的晋商的后起之秀。

  再坐的大部分都没有见过杨元钊,杨元钊也没有见过他们,杨悦正要越过杨元钊,帮助他做一些引荐,既然在山西这边投资,跟这些晋商的下一代,也需要加强联系,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这个家族的代表。

  刚走了一步,却被杨元钊拉住了,杨元钊微微的对着他摇摇头,然后走到了天井的中央,朗声说道:“大家都是为了纺织厂而来的,我们找个房间,闲杂人等就不要来了,我要能做主,大家进来商议一下利益的分配,过期不候!”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