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修路
  钱虎的房子附近,不断有人大声的说话,似乎是在争夺着什么,夕阳已经落下,把头的夕阳,看起来极为的漂亮,总让人流连忘返,杨元钊很喜欢这个夕阳,每每闲暇的时候,都会坐在房顶之上看夕阳。

  钱虎的房子,在杨元钊的眼里,远远称不上美轮美奂,只不过是水泥材料最简单的一次应用,厚实,保暖,整洁,这是它的小院的设计理念,或许未来,对于水泥应用,会翻出花来,可是这种房子依然是最简单,最容易建造的,村子里面,任何一个施工队,拉出来一堆人,就可以建造,甚至不需要设计图纸,不考虑什么力学构造和力量平衡的问题,只是一个材料好,然后门头来盖就是了。

  或许,过不了几个月,在包头这个看起来灰突突地方,会出现一排整洁而明亮三层小洋楼,这个说不定,会成为包头一个新的名片。

  大寒的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前来,气喘吁吁的递给杨元钊一封电报,杨元钊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接过来电报,看完了之后,眉头几乎都皱起了一个川字。

  电报是哈比从德国柏林发过来的,也算是一个报喜吧,他的电报,可不像杨元钊发的电报那么的节省,德国人的严谨,尽可能的用完善而精确的话语,叙述当前的情况,在电报中,讲了一下目前的进度,其中,说了250个学生的安排情况,基本上会分布在德国比较著名的理工科大学,具体的名单和学院的安置情况,会在接下来专门报告之中提交。

  高等教育,是杨元钊比较看重,他早知道钨是一个大杀器,只要有合适的渠道,把钨提供给军工集团,安排这些学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关键是要学到东西,这就要看他们个人的努力了,这一批学生,算是留学德国的开始,算是一个种子,未来是否能够开花结果,或者说什么时候,那一批开花结果,这都是不确定的事情,这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

  除了学生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进口的机器的事情,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需要的机器众多,杨元钊之前在全国走了一圈复制的,再加上这一次订购的,只能够说是为了工业化打下一个基础而已。

  清单上面,有大部分的门类,机器很多,超额的完成了任务,机器设备的完成度在120以上,基本上达到了全行业,全门类,但是,有一点担心,他还是提了出来,那就是交通问题。

  哈比专门提到了,这一次的机器数量巨大,特别是那些低价收购的二手装备,他们都是代表着10年,甚至之前的理念,笨重,耐用,他们或许在欧洲,不算什么,可在中国,糟糕的交通环境,是一个巨大的障碍。

  交通,包头现在,一穷二白,交通更是困难,不是正太线和正在修筑的京张铁路,说不定几百公里之内,都没有任何的铁路,那才真正是穷山恶水了。

  按照哈比的预计,德国雇佣的万吨级货轮,会直接的通行到上海,通过德美洋行的关系,转运到小型江船之中,顺着长江,一路到武汉,基本上就是水运,3000吨以上通行能力,让机器设备到了武汉,几乎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最多是中间可能会耽误一段日子。

  接下来的路就不好走了,平汉铁路黄河铁路桥个大困难,慢一点,通行能力差,满负荷通行是不可能的了,这样,会进一步的延误这些设备抵达包头的时间,可是这些只是一个时间和耐心的问题,接下来到了太原之后,就是真正考验能不能运到的问题了。

  大型设备,成套设备的运输,即便到了后世,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大问题,一些大型材料,必须用专门的车辆运输,然后在特别规划过的道路之中通行,否则,桥梁接受不了,无法转弯,要出**烦,说不定就丢在半路上了。

  仅仅一套12万锭轻工业纺织厂的机器,就拥有几千吨的重量,一些自动化程度高的设备,甚至更加的不规则,这对于运输有巨大的考验,化工和重工的机器,保守的估计,装满5艘万吨级货轮,是绝对没问题的,这么大宗的上品,要运倒包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这些远渡重洋,花费了大量金钱和精力,算是奠定中国基础的机器设备,上海的时候,杨元钊和哈比确定的订单,包括了几个门类,从化工到机器加工,轻工业等一系列的机器,每样只有一套,任何一件装备运不来,说不定,就代表着一个行业无法开展,虽然杨元钊可以到现场,把东西复制下来,这总不是长久之计啊。

  交通了,现在制约着包头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要不要修路,要怎么修路,这是一个问题,跟铁路不一样,这么多年,伴随着铁路沿线的发展,大部分的中国官员和地主,已经认可了铁路能够赚钱,公路就不一样了,几千年来,中国一直保持着官道和邮路,可是这些都是官府为主导修建,要怎么介入到这个领域,单单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太可能成功。

  杨元钊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大,大寒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的看着他,看着他严肃的脸,心中直打鼓,这个电报他没看过,不知道是什么,平常平易近人的杨元钊,居然一看这个,就脸色凝重了起来。

  好半天之后,杨元钊突然说话了:“去钱虎那里,把钱虎叫过来!”

  “是!”大寒一溜烟的跑掉了,钱虎家他认识,刚刚还见过他。

  钱虎一个多月了,心情可以说是坐了过山车一般的,忽上忽下,准备当住宅的地皮,被杨元钊没有任何先兆的征用了,用来验证水泥,这种新的东西,又是实验,他不想当试验品,怎么反对都没效果,只好让他来建,好在,水泥拥有着出色的效果,让他放下了心,房子建的不错,没有彻底的完成,已经可以看出来坚固耐用,他一个刚刚有些钱小人物,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要知道的,一层8个房间,一个宽大的客厅作为正堂,然后两边各有两个小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只是这个就够他不多家人居住了,上面的三层,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加上楼梯,走廊,面积极为的宽敞,别说是一户人家,三户人家都没问题。

  关键的是,这一个房子的建设,让众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钱虎拉起了一个建筑队伍,最大的工程就是水泥厂的建造,只有一些店铺的扩建工作,缝缝补补的,生意不错,赚的不多,除了工资之外,他能够挣到的,也就是几块地皮,包头最有购买力的众多地主们,还在观望,他们跟中国其他地方的地主一样,手里有钱,不舍得花出去,总要比较得失。

  三层小楼的建造,一下子征服了众人,特别是二牛挥舞着铁锤的一幕,萦绕在所有人的心中,健壮汉子,挥舞着巨大的铁锤,砸了半个小时,房子一点没坏,只是露出点钢筋,自己反倒是手上了,双手的虎口都崩裂了,这种强度石头也不外如此吧,想到自己的房子,或许能够浑然一体,坚固切美观,这些地主都激动了起来的,纷纷向钱虎发出了邀请。

  订单了,只是类似于自己房子的订单,就最少接下来十几个,有商业头脑的钱虎,早就询问了大致的价格,钢材需要一体机,暂时而言,杨元钊顶了国内的最高的价格,水泥则是跟启新洋灰厂一样的,这样,一栋房子的造价,居然只是比青砖的瓦房,高出一倍左右,要知道,这可是能建三层的,就房屋的面积而言,这个房子更经济。

  当所有的钢筋柱和铁皮都去掉之后,用石灰跟少量水泥的混浆粉刷内部,外面则用细水泥挂上,整个房子,完全看不到砖头,整齐划一,极为的漂亮,一间屋子有几个大窗户,全套的玻璃窗子,加上木工精心制作的木门,更是吸引了全部的眼球,哪怕是那些住着祖宅的地主,也在衡量着,是不是在包头附近,弄一块地,建上这么一处宅子,漂亮不说,最关键的是住着方便。

  订单越接越多,看着银钱似乎要哗哗的向他涌来的时候,钱虎却别杨元钊给提溜过来了,让他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修路。

  修路,没错,就是修路,包头的交通情况,实在是太差了,差的有些离谱了,就算是城镇的中央也是坑坑洼洼的,这也难怪,包头是一个小地方,经过了商贸发展,培养起众多百万,甚至是千万的大家族,可包头本身,是留不住财富的。

  这个时代的路,大部分是黄土路,一旦下几场雨,当然是坑坑洼洼的,少数有钱的,可以选择青石路,比如太平借助着四大晋商的强横,直接用山上采集青石修路,这样彰显他们的强悍。

  青石要特别的去采集,打磨和铺平,这样价格极为高昂,也就是太平和中国少数的地区,其他大部分地方,都是碎石路,或者是沙子路,土路。这些道路,都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即便是最强青石路,也会因为塌方或者是大雨等诸多方面的原因,会变得坑坑洼洼的,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坑坑洼洼,会逐步的加剧,除非换掉青石,重新的填土,这对于养护的压力会非常的大。

  杨元钊现在没办法实现后世的高等级沥青马路,沥青是石油化工衍生物,这个时代,还处于实验室的研究阶段,至于天然沥青,不好意思,这玩意中国不多,就算是石油中国也不多,暂时没办法普及了,倒是水泥厂完成了会后,可以选择水泥路,水泥相对于沥青,价格有些贵,这个时代却可以选择,目前水泥厂所生产的水泥,标号并不算很高,水泥配合钢筋沙子石子,构成的钢筋混凝土,堪比石头,用来修筑道路,当然会非常的坚固平整。

  平整和坚固才是杨元钊的关键,他需要用这么一个样板的水泥路,开启一个交通的时代,就如同钱虎盖房子一样,具有着强烈的示范作用,空口白牙的来说,都不如实实在在的例子。当交通和运输力达到了一个程度的话,会从侧面推动商业的发展,要想富先修路,这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历经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国人的性格,保守而内敛,但并不代表中国人都是笨蛋,不奔着钱来,不少的地主,都是葛朗台的翻版,扣着每一分的资金,挣着尽可能挣到的所有。

  钱虎的脸,再一次的变成苦瓜了,这一次杨元钊的计划非常的大,最少在他看来,这一条路不长,也就是十几公里的样子,从包头镇的中心,一共分了两支,一只延伸到水泥厂,修建的时候,会从水泥厂开始,一路的抵达包头,另外的一路,选择了前往未来的工业园区,20平方公里的土地,需要四纵三横的道路,外面还需要有一个环线,反而是所有修路工作之中,最繁重的,这里面因为四纵三横的关系,总里程加起来差不多有四五十公里的样子。

  在后世看来,四五十公里的公路,又不是什么高等级公路,充其量,只能够算是一个村村通,这样的道路,后世一个镇,甚至是一个村都可以推动修建,更别说杨元钊这样的,掌控了巨大资金和资源。

  可在钱虎的眼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工程,水泥的厚度,必须要达到60公分,七米宽的庞大路面,这几乎是他所能够知道的最宽的道路了。

  这么一个难以完成的工程,杨元钊包下了所有的材料和工钱,吃住都是管的,他甚至还能够获得一定量的利润,可是再怎么相比,跟盖房子不能比啊,盖房子短平快,盖好就获得银钱,修路呢,100里的土地,天知道要修到什么时候。

  杨元钊的目光之下,钱虎嘴巴张了张,想要说出拒绝的话,最终吐出口的,却是同意,钱虎的一切,基本上都是杨元钊给,他能给,也能够拿走,不就是修路么,跟盖房子一样,说不定跟着老大,还能够走出一条赚钱的路。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