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二十章 交易完成
  “不错的,正是这个!”哈比郑重的点点头了。

  劳尔看着手中的瓶子,费舍尔的检验报告,加上哈比的诉说,已经证明了这些钨的真实性,再说了,以克虏伯在德国的地位,也不怕哈比欺骗。短时间之中,劳尔的心中闪过了无数的年头,又把目光放在了的瓶子上面,在整个克虏伯公司,因为钨合金的炮钢和船甲板钢的产生,成为了克虏伯公司,技术最先进的东西,也从这个时刻开始,克虏伯公司在的全球范围之中,大幅度的进口钨矿,用来填充到军工领域之中,关于钨的研究,几乎遍布德国最著名的10所理工科大学。

  眼前的这些钨粉,不是钨矿,而是真正的金属粉,检验报告上面,纯度极高,几乎不用选矿和分晒,就可以使用到电解炼制之中,极大的节约了克虏伯公司的投入,一定程度上面,克虏伯公司从中国还有世界各地进口的钨矿,要转变成的金属粉末,需要的工序和投入非常的大,最关键的是,这些东西,污染非常的严重,是重度污染的工业。

  要知道,钨冶炼厂,是克虏伯公司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它并不在克虏伯公司的核心区域,甚至公司的高层,包括他在内,没有一个去过那里,作为一个懂的技术的高层,作为一个随时跟高技术打交道的人而言,在钨的提炼之中,化学方面已经做到了极致,很多时候,不得不采用物理的方法来分拣。

  已经最细小颗粒的金属粉尘,在物理的作用之下,变得更加的细碎,然后通过分晒和分拣,最终得到纯度较高的钨粉,可是这种分拣,不是没有代价的,细密的,几乎可以漂浮在空中的金属粉尘的,几乎是无孔不入的,可以顺着呼吸道,进入到呼吸系统,甚至附着在皮肤上,通过毛孔渗入,造成的影响,人体根本无法把它排泄出来,最终的结果,非常非常的可怕。

  克虏伯公司的金属冶炼厂,专注于钨不过是几年的时间,可是之前的不少金属冶炼,已经出现了问题,不少工人根本活不过40岁,当然了,这是公司密文,只有到了他这样的副总程度,才会知道,所以对于高层而言,金属冶炼厂简直是一个凶恶之地,没有必要,谁也不愿意去。

  正因为提炼的难度,还有对于人员的摧残,哪怕是实力庞大的克虏伯工厂,都没有满负荷生产,纯净钨粉产量极低,经过的步骤也多,钨矿到钨粉,其中的价值,提升了数千倍,纯净的钨粉,价格非常的高昂,几乎是的数千吨的钢的价格。

  “这个生意,有多大?”劳尔突然的问道。

  哈比早有准备,恭敬的说道:“千万以上?”

  劳尔眉毛一挑,却没有动容,克虏伯公司,最近负责换装陆军12个师的重炮,只是这一个的价格,就是亿万马克,千万,如果不是涉及到钨,却根本无法动用到他这个级别,采购部们的部长们,就已经可以决定这件事情了。

  “跟这个水平一样的,有多少?”劳尔问道。

  哈比就怕得劳尔不同意,连忙说道:“都是跟这个水平一样的,快6个立方!”

  6立方,这下哪怕稳坐钓鱼台的的劳尔,都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钨的比重不小,6立方,就是一百多吨吨,这个钨粉,在钨合金之中的应用,不算很多的,这样的话,就代表着数十万吨的钨钢合金,这几乎是克虏伯公司,几个月的总产量了。

  从钨的重要性被克虏伯认知开始,克虏伯顶着重度污染,3年的时间,建立了12个钨粉的提炼厂,甚至为了工作,付出了超过100名工人的健康,到现在,年产钨粉的数量,不会超过300吨,这还是不太纯净的钨,跟眼前这个检验报告上面,差了几个数量级,对方一下子,就拿出来克虏伯金属冶炼厂几个月的产量,不说这个节约的时间,对于下一步,新型重炮,甚至船甲板的研发,起到的作用绝对是巨大的,劳尔的脸立马涨红了,眼神灼灼的看着哈比,急促的说道:“没问题,你说什么价格,我全部吃下来。”

  现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钨粉出现,这些东西,一定程度上面,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当然了哈比也没有漫天要价,他早就打听过,这个克虏伯工厂的钨矿粉的供给价格,比这个价格,稍稍的多了10,毕竟集团内采购价格,往往是加入了基本的成本,如果算上集团对于人工工资,设备投入,甚至是医疗保障方面付出,10简直是廉价之极。

  10对于不用投入,直接买成品来说,简直就不是什么问题,劳尔属于是集团内,少数掌握内部价格的人,这个价格,恐怕克虏伯公司,都拿不到,节约时间,还节约成本,当然是满口的同意。

  看着劳尔极为满意样子,哈比趁机说道:“对了,劳尔先生,我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

  完成了一件对于克虏伯公司,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生意,劳尔的心情也变得非常好了,听到了哈比的问话,满口的答应道:“没问题,只要我能够办到的!”

  一个副总级别的承诺,还是克虏伯家族的,哈比大胆了起来,说道:“是这样的,这些钨矿的提供者,是来自中国,他们在交易的时候,提出了一个附带条件。”

  中国,劳尔很清楚,钨矿最大储量就在中国,中国的钨矿,几乎占据了克虏伯公司进口的九成以上,这样数量,对于克虏伯公司来说,非常重要,是刚刚提供了100多吨钨的哈比提出来的,劳尔也十分重视的问道:“是什么!”

  “他们要求一些留学的名额,最好是工科大学!”说道这里,哈比不知道怎么一样,想到了杨明的拜托,随口的加上了一句:“军事类的院校也可以。”

  工科大学和军事类院校,劳尔有些轻松了,不就是一些走后门的学生么,克虏伯公司,对于文科性的大学,没有多少影响力,军事和理工科大学,几乎每一个都跟克虏伯公司,有着很强的联系,甚至相互之间,也有一些合作和结合,他一口答应下来,200位虽然多,多找几个学校就是了,一个学校几个,洒下一片,也就是五六十个大学,这跟具有战略性质的100多吨钨比起来,简直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听到了劳尔的话,哈比也异常的高兴,兴奋的说道:“对了,劳尔先生,这不是一笔生意,而是继续的,按照我的中国伙伴的话,每隔5个月,会有这么多?”

  “什么?我全要了,有多少要多少?”劳尔的惊喜溢于言表,本以为是一锤子买卖,却没想到,还是一个长期的买卖,至于这些钨粉是从哪里来,中国那边是否有能力大量的制作出来,都不重要,关键是拿下这一批,一季以后的订单。对于克虏伯公司而言,别的原材料,或许没有多少重要的,过多的储存,或许会让这些原材料浪费掉,挤压资金,钨矿作为最尖端的钨钢的来源,多少都不嫌多,澳门赌博网站:克虏伯公司的研究中心们,一直都再致力于,对钨钢等的提炼工作,已经产生了部分的成果了的,现在,如果拥有了大批的,稳定进口来源,他们会投入更多的研究项目,甚至把钨钢应用道更多的领域之中,这才是整个克虏伯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

  克虏伯动作很快,几乎在哈比见到劳尔当天下午,就派出了大量的技术人员来到港口,劳尔也担心夜长梦多的问题,几乎是回到公司,就让研究部分带着机器设备和技术人员,前来港口。

  哈比对此没有任何的不满,他比劳尔更希望完成交易,货物总是要拿出来卖的,现在的德美洋行,没有介入到高科技的合金钢领域的能力。

  一个个的箱子被打开,精巧的箱子,很自然的引起了技术人员注意,这个箱子外壳制作的非常精巧,用来装比重比较大的东西的时候,比较的适合,坚固的,有多种支撑的结构,足以让很多人一起抬起它。

  第一次合作,双方都非常认真,打开了所有的箱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技术人员进行了全面的抽查,因为人多,足足上百个技术员,金属检测设备,还有精确的砝码天平,就有数十套之多,1000多个样品,分别的进行检测,遍布全部箱子的各个部分。

  哈比的脸上,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杨元钊的神奇,让他清楚,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跟之前的军火一样,大部分的枪支,都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只有精确控制的工厂,才能够生产出这样的精品。

  忙乎了一个下午,大概6点的时候,最终的结果出来了,1120个检验结果,得出纯度完全一样,负责带队的采购部部长,欣然的在检验文书上面签字,并且签署了购买合同,每吨钨粉的价格最终确定在了65万德国马克,127吨,一共是8225万德国马克,当然了,还有一点的零头,这个无论是哈比,还是这个部长,都没有提到,不约而同的漏掉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