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面见高层
  “生意,不在商品目录上的生意,说来听听?”老约翰眉毛挑了一下,作为掮客的大头目,他很清楚,这种不在名录之上的生意,往往带着灰色的意味,未必一定是违规或者是违法的,但是一定是带有着暴利的,这也是众多掮客们最喜欢的一个生意。

  哈比一喜,说道:“约翰,军工方面的生意,你愿意做么!”

  “军工?什么军工?”老约翰正色的看着哈比,心中一阵的嘀咕,军工方面的生意,可不是那么容易做,掮客们也有做这个生意,他也是其中之一,跟不少的军火工厂都有一定的联系,可是这个量不大,如果量大的话,就麻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哈比看着老约翰的脸色,心中一紧的说道:“不是成品军工,是军工材料!”

  老约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哈比的,郑重的说道:“哈比,你知道,军工可不简单,没有那么容易做的!”

  “我知道不简单,我也不过是试试水,你如果能够帮我约到克虏伯的负责人,最起码要求负责军工的副总裁?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来谈,不管成与不成,该有的佣金,我都会付给你!”

  “这样啊!”老约翰一阵的迟疑,他还以为,接下来要进入主题了,却没想到,哈比的要求是约见克虏伯的副总,克虏伯的副总,在克虏伯之中,已经算是高层了。

  克虏伯在德国的军工体系之中,有着非常强悍的影响力,几乎垄断了陆军的大部分的装备,约翰不知道哈比想要干什么,想到之前的300万马克的单子,最少可以赚到30万以上,刚刚受了人家的好处,甩手就走,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再说了,哈比还特别提到了佣金,他只是联系一下而已,这似乎是他能力范围之内。

  权衡了半天,澳门赌博网站:老约翰最终略带郑重的说道:“哈比,你要知道,如果你不能够的拿出让别人感兴趣的东西,这个责任,你恐怕要承担不了了!”

  哈比当然清楚,以克虏伯的实力,如果激怒了他们,起码德国国内是混不下去,可是他会激怒克虏伯么,6个立方的纯钨粉,超过100吨重量,绝对是一个让克虏伯这样的庞然大物,都无法拒绝的生意。

  “放心!我的东西,一定可以引起他的兴趣的。”

  哈比的信誓旦旦,最终还是说服了老约翰,考虑了半天,最终才别出来一句道:“那好吧,我会联络,至于……”

  “放心,我知道规矩的,我会按照约定,给你3的佣金的,如果不成,我会给15万。”

  15万马克,按照3的佣金比例来计算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一笔生意,最少也是500万以上,这绝对不能够称之为小生意,又是跟军工相关的,引荐一下,不成什么问题。

  老约翰告辞之后,就迅速的行动起来,哈比却没有把全部的希望放在老约翰的身上,老约翰的出现,让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直接依靠大公司,跟军火巨头联络上,这个比较困难,上层的公司之间,错综复杂的联系,他只是道听途说的知道一些,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够试探试探再试探,没有很高成功率的把握,才会选择。

  现在,老约翰的事情,让哈比发现了另外一条路的,联络大掮客,他们能够在汉堡港或者其他的城市之中,站稳脚跟,站在掮客这个领域的最高端,他们跟上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上层之中不少不方便出手的事情,也是依靠他们出手,跟他们联络起来,未必会联络到军火巨头,却不会起反作用,大不了,丧失个一两次的机会好了

  一天的功夫,通过扬克尔,巴特斯,把风声放出去了,一些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们,都围了上来,他们或多或少的签下了一部分的商品,都没有老约翰多,可加在一起也不少,可是联络军工巨头的事情,只有两个人明确下来会去试一试,让哈比等待消息,剩下的,基本上都拒绝了。

  三个人,这个几率,真的是不大,哈比正在考虑,用什么方法,跟对方见一面,难不成,直接把钨的消息透出去,这样的话,似乎不能解决问题。

  让哈比有些吃惊的是,老约翰的效率非常的强悍,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反馈回来消息了,克虏伯的一个副总,愿意见到他,他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哈比对老约翰其实还是有些期待,他所以答应老约翰,不管成功不成功,都会付给15万的佣金,就是为了激发老约翰的动力,其他的两个人,他只是约定了1万的报酬,没想到,老约翰真的帮忙解决了,对于自身商品的信心,让哈比清楚,只要联络到了能够在克虏伯说得上话的高层,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克虏伯,德国机器和军工的巨头,一个副总,要么是克虏伯家族的,要么就是资深的军工专家,管理者,在克虏伯集团也算是举足轻重人物了。

  第二天一大早,穿着着盛装的哈比,在约定的时间,来到了的帝国大厦,在二楼的咖啡厅之中,见到了老约翰和一个大腹便便家伙,看起来,似乎是很富贵的样子,老约翰的对着哈比试了一个眼色,连忙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就离开了,严守掮客的准则,不轻易介入到交易之中,除非双方都有要求。

  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大腹便便的家伙,审视的看了哈比一眼,道:“我是劳尔克虏伯,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劳尔克虏伯,很明显,是克虏伯家族的,这倒是让哈比放下了一半的心,平静的说道:“劳尔先生,见到你很高兴!我有一桩大生意,要跟克虏伯公司来谈,所以才请约翰先生邀请到你!”

  “说吧,让我听听,到底是多大的生意!”劳尔轻蔑的看了哈比一眼,他见过了很多人,他们都想搭上克虏伯的阵营,想要挣取财富,,要知道,现在整个德国都在扩军备战,克虏伯公司,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的,哪怕是分包出来一部分的业务,都可以让小公司吃饱的。

  看到劳尔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哈比当然不能够藏着掖着了,郑重的说道:“劳尔先生,不知道你的随员里面,有没有对于金属精通的,请你先看一下我带过来的样品。”

  哈比说完,把手中小小盒子,递给了劳尔,劳尔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这是他最讨厌看到的,别看他大腹便便的,可是在专业能力上面,绝对称得上是一流的,从柏林理工大学的冶金系毕业,进入克虏伯集团,从技术员做起,一直到了现在的主抓生产的副总,他懂得跟冶金的一切知识。

  “不用别人了,我自己就可以了!”劳尔伸手,接过来小瓶子,打开一看,却是一对金属的粉末,金属生意,要知道,愿意供给克虏伯集团的金属矿主和工厂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能够进入道克虏伯的眼帘的却不多,这个第一次见得家伙,难道以为,只凭借一点点的金属,就能够加入到克虏伯的体系之中么,这也太冒失了。

  劳尔正要拒绝,他的眼神扫过金属的时候,呆了呆,这个粉末,是黑色,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不是钢粉或者是铜粉,似乎是另外一种别的金属,或者是合金。

  劳尔作为克虏伯公司的副总,主抓生产和研发的副总,他对于金属非常的熟悉,稍稍辨认,仔细的观察外观还有触感,就有些意外的说道:“这是钨粉?”

  哈比点点头,说道:“正是钨粉?”

  “纯净的!”劳尔试着问道,他只是用触感和比重,大致的判断出,是较高纯度的钨,可是多高的纯度,却不是用手或者感觉能够的出来的,必须要到实验室之中,做更加精确的测试!

  谁想到,哈比点点头,说道:“没错,是纯净钨粉,这里还有汉堡大学冶金系的费舍尔教授给出的检测报告!”

  哈比拿出了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上面盖着汉堡大学冶金系的章,还有费舍尔的签名,是正规的,经得起法律检验验证文书。

  劳尔是克虏伯公司的副总,因为是主抓技术这方面,很多知名大学的教授,都是他负责外联的工作的,费舍尔教授,他再冶金方面,几乎是整个德国前十的水准,特别是在钨合金方面,有着相当深厚的造诣,跟克虏伯公司在155毫米的重炮炮管上面,有着相当深厚的合作。

  在鉴定书上,费舍尔详细的写清楚,他所检测12项性能,最终,还有含量,劳尔最终确认,这个钨粉的纯净度,甚至在克虏伯公司,最好的提炼车间之上,几乎可以说是纯净钨。

  汉堡大学冶金系,在德国的冶金行业之中,也算是知名的,更何况劳尔跟费舍尔有过接触,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够确定,这个检查报告是否正确,想到这里,劳尔看向哈比的眼光有些不同,主动询问道:“你所说的生意,就是这个么?”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