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掮客
  全部的检验都已经完成了,费舍尔还在那里不动,助理们也都一一告辞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实验室里面,好半天之后,才站起来,走向了外面,拿着还剩下一大半的金属钨。

  “费舍尔先生,怎么样了?”哈比等的有些着急了,看着一脸郑重的费舍尔,慌忙的问道。

  费舍尔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哈比,问道:“哈比,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这些金属,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哈比点头说道:“这些钨是我们商会的商品。”

  商品,费舍尔挑了一下眉毛,他没想过是这么一个答案,愣神了好一会,才问道:“是商品,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东西的量不少!”

  哈比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说道:“是不少,大概有五六个立方的样子。”

  五六个立方,教授猛地震了一下,仿佛是一个电流猛然的通过,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这可不是普通的钢材,五六个立方的钢材,不过是二三十吨,非常纯净的钨砂,五六个立方就是百十吨,这个数字,即便是作为冶炼系著名教授的他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什么时候,德国冒出来这么强大的一个商会,联想到哈比在大学圈里面大把的撒钱,他也就了然了,没有这么大的底气,怎么可能撒那么多。

  “那么哈比先生,你有了买主了么?”费舍尔心中萌生了一丝的激动,说道。

  “暂时还没有!”哈比回答道。

  “我帮你介绍一个买主吧”

  “这个太好了,只是……”哈比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费舍尔愣了一下,他这才想到,眼前的这个哈比,不是对于工业一无所知的土财主,犹太人,在商业上面很出色,一向有吸血鬼的比喻,但是在科技上面,他们也不弱,重视学习的犹太人,可是整个德国科技界的重要力量,以哈比的圈子,应该知道钨的重要性,这种可以称的上是战略金属,根本就不愁卖的。

  费舍尔衡量着,他一方面是柏林大学冶金系的副主任,目前的课题是负责一批重炮的炮管的研究,钨的合金,是克虏伯的一项重要的技术,不但让整个炮管体积缩小了很多,整个炮的质量,还有射程,磨损性能等各个方面,都有相当出色的表现,一旦使用到重炮之上,重炮的性能指标,远比之前高出一个档次。

  军事工业,一向是只要求性能,而不要求价格的,面对着一个性能指标超高的合金,哪怕它的价格高昂,无论是企业,还是研究员,都义无反顾的投入进去了,可惜,哪怕费舍尔贵为德国有数的冶金专家,每个学期,提供给他的钨合金的数量依然有限,这让他的研究,不得不陷入了停滞。

  钨的性能是出色,钨的产量却高不到哪里去,从十几年前,德国就开始从中国进口钨,这段时间,因为钨合金的大量出现,又加大了进口量,大量黑石远渡重洋,在冶炼车间,变成钨粉,其中需要的步骤太多,耗费的资金太大了,因为提取的不完善,不少的钨都被浪费掉了,每提纯一吨钨,耗费的电力,能源,人工,甚至是是财富,就足以让钨变成天价,钨也是少有的提纯后的价值是矿粉万倍左右的贵金属,而且有价无市。

  费舍尔清楚,哈比的要求一定会是比较困难的,可心中的渴望压住了这个想法,只要他完成了这个牵线搭桥的任务,想来,得到了百十吨钨的对方,怎么着也会给他漏出来一吨半吨,这可是代表着百倍,甚至是千倍的钨合金,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道:“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办到!”

  既然提到了,哈比索性开门见山的问道:“费舍尔教授应该听说过我为什么到这里来吧。”

  为什么,费舍尔迟疑了一下,专注于学术的他,只是听说哈比在各个大学之中撒钱,仔细想了一下,想到了一些有关于哈比的传闻,试着问道:“难不成是为了上学?”

  “对,你也知道,我的公司是在中国,这一批钨,还有很多其他的产品,都是多亏了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这一次到的过来,他们只提了这么一个要求,在德国安排一批留学生!”

  “多少人?”费舍尔真的没有仔细的询问过这个,只知道他在汉堡大学花费了25万,安插进来了5个学生,其中冶金系就有2个,以他副主任的身份,安排三五个学生还是没问题的,随口的问道。

  “250个,不过现在,有50个已经有地方了!”

  “还剩下200个?”费舍尔话语都显得结结巴巴了,目光都有些呆滞了,他知道哈比向安排一些留学生,如果说三五个留学生,以他的能力,还可以,但是这个数量有些大啊200个,还必须是工科院校,德意志的科学观,非常的严谨,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是别想上学的,他要想解决几个,还可以压下来,200个,哪怕他本领通天,也不行,甚至是他们的校长都不成。

  看到了费舍尔这幅表情,哈比心中打了几个激灵,看样子,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解决学生上学的事情,单单依靠一个系主任,甚至是学校的校长,并不能够解决,除非他能够有资本,买通一个或者是几个大学,可是这笔钱可就是天文数字了,钨的收入,包括那些工艺品,需要支撑250个学生上学,还需要在德国采购大批的机器,几百万还好说,千万以上,就极为困难了。

  哈比也没有在费舍尔那里多坐,告辞离去,费舍尔看着手中的钨粉,神色变幻不定,最终,长叹了一声,背影显得佝偻了一些。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住宿的旅馆,家里面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要搬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妻子正在家里收拾,过一段时间,会过来,跟他一起前往美国,在美国回到中国,这等于是在几个月的时间之中,穿越整个地球,在动力时代到来之前,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可是现在,只要是连续不断的航行的话,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海路转陆的话,时间会更少,80天环游地球,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个时代的话,指挥更快。

  推开旅社的门,哈比发现有一个人正在等他,远远看起来有些熟悉,当他看到哈比推门进来,就热情的迎上来,说道:“哈比,你好!”

  哈比这才注意到了这个人,这个人他认识,老约翰,他同样是犹太人,在汉堡的圈子里面的,算的上是比较出名,从普通的掮客做起,后来成为了这一行业领头羊,手下控制着各种各样的大小掮客成千上百,甚至巴特斯最初也是跟着他混的。

  以前哈比认识他,也只是几面之缘而已,当时,老约翰的地位,根本就不会对的哈比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商人多看两眼的,却没想到,他在这里等他。

  “约翰,最近好么,见到你真的是太高兴了。”这么一个人物,哈比热情对着老约翰来了一个拥抱。

  “哈比,听说你到中国去了,钢琴卖的怎么样!”作为商业掮客,老约翰的讯息非常的到位,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的,哈比购买钢琴前往远东,几乎是在圈子里面闹出了很多的笑话,一些比较较真的,甚至专门到了远东,去打听哈比接下来的遭遇,都觉得,或许哈比就回不来了。

  不过,最近一段,在圈内流传的最广的,却是哈比不但回来了,而且在所有人的想象之外,带回了一大船中国商品,品相都相当的好,这让所有人震惊的同时,也垂涎这一批的货物,老约翰也是其中之一,经过了几天的观察之后,老约翰决定主动出手,这才在旅馆等着哈比的回来。

  “别提了,钢琴丢在远东了,我这次是带公司的货物回来。”

  老约翰为的是这些货物,也就没有在钢琴的事情上面多提。“我知道,听说了,十月号,可真的是一个庞大的远洋货轮,怎么样,东西出的如何了,能批给我一些么?”

  “当然可以!”哈比也没有矫情,他是知道约翰的实力的,直接拿出一张单子,上面是记录了除了销售过的之外,几乎所有货物,让约翰挑选。

  老约翰很满意,在货单上面随手的勾勒着,不多时,就挑选了300万的货物,大部分都是丝绸和茶叶,还有少部分的瓷器,至于官窑瓷器和蜀锦,暂时,哈比没有放在商品目录之中。

  300万,在目前的德国,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由此也可以看出来老约翰的能量,他所触及到的网络,几乎包括了大大小小的掮客,有这么的一个人在,跟其他的大公司,已经不错上下了。

  双方满意,老约翰正要告辞,哈比突然想起来,之前找到费舍尔教授,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听说老约翰的路子很野,跟不少的军工集团,都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迟疑一下,还是问道:“老约翰,还有一个生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