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钨粉
  哈比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的简单,不过转念之下,他就绕过了这个弯子,想想也是,都远隔重洋了,钥匙没有跟着过来,还要运过来,这要耗费多少时间,这个钥匙应该就在箱子上面,不可能在别处。

  看着浑然一体的箱子,哈比的脑袋大了起来,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的破绽,怎么可能有钥匙呢?

  哈比的心中一阵阵的疑惑,不管如何,找一个出来看看就好了,哈比走到了箱子的前面,用力的拉起箱子的把手,好沉重的感觉,他力气不小,可是小小的箱子却依然纹丝不动,这个箱子之中,装的是什么金属,这么沉的,微微的有些吃惊,在银色的箱子上面找了一圈,一寸寸的找过,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来,几乎是用手摸,一点点的感觉这表层的不同,这也是最有可能放钥匙的地方。

  找了这么大半天,终于在箱子的背后,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之上,找到了一个可以活动的钢片,推开了钢片,用力一推,钢片翻开,露出了里面一点点的空间,一个看起来片状的钥匙,豁然就卡在里面,明晃晃的,跟银白色的箱子同样的色彩。

  果然是设计精巧,天知道,这些箱子,要怎么制作出来,这要花费多少的代价,只是这个放钥匙的地方,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脑细胞,如果不是杨元钊点破,他恐怕永远都不会找到钥匙的,箱子太沉重的,放在那里稳稳的,没人去动它,也就没有人找的出来,除非是运气逆天。

  钥匙是对的,卡在了锁孔之中,严丝合缝的,用力一拧,卡簧很快的弹开了,露出来几个小小的杆子,顺着杆子用力一拉,把几个杆子拉起来,箱子折叠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切,只有几十公分见方的小小箱子之中,放满了黑色的小颗粒,细的跟沙子一样,细细密密的,填满了整个箱子,不是哈比之前曾经想过的金,也不是银,也不是铂金,色彩明显不对,肯定是一种金属。

  哈比是一个商人,也做过钢材方面的生意,对于各种的金属,不算陌生,伸手把一小把的粉末拿在手里,第一个感觉就是沉,沉甸甸的,有些坠手,一小把的金属,如果换成钢铁,不会有多重,可是这种金属却沉的要命,显然比重远在钢铁之上。

  用力的捏了一下,硬度很大,不像是简单的金属,默默计算了一下箱子的容积,在询问一下搬运工人的感觉,粗略的得到了这么一箱子的重量,重量和容积结合,哈比很快计算出来,这个金属的比重,最少是超过16的,甚至是更多,这样的金属,整个元素周期表上面,都没有多少个,联想到眼前金属的形态,色彩和硬度。

  钨?会是钨么,哈比的目光,最终落到了这个钨粉,眼前满是不敢相信,居然会是钨,很显然,看这些钨的样子,是纯净的金属钨,整齐的放在箱子之中,卖相非常的好,看起来很高档的样子,这些全是,几百个箱子,怕不是有百十吨,这个量可不少。

  哈比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作为犹太人,消息灵通之下,很清楚,钨最近的作用,他似乎是的军工的一项成果有关系,他之前打听的,每一吨钨的价格,是一个天文数字,每吨的价格,应该在40万马克到50万马克之间,波动的比较剧烈。

  难怪杨元钊会把这个金属,作为这一次远洋交易的重点,恐怕其他整船的东西,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么一点点的钨贵,就价值上面,钨的价值不能够跟黄金相比,也是重要的贵金属了,最关键的是它的性能,在炮钢,船甲板,防护装甲上面,有着巨大务必的作用,特别是最近,德国的众多学者,对于钨合金的研究,连续的出现成果,基于他的炮钢,比传统的炮钢,各方面的性能,最少高出了两层,这对于重炮而言,性能指标的提升非常的迅猛,钨顿时大受追捧,被誉为德国最重要的军工杰作之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德国加强了对于黑石的搜集速度,不但礼和洋行,排出了大批人员,直接的到江西的黑石产地,用高价收购黑石,其他国家看到德国如此,也开始注意到黑市,廉价的黑石,价格如同翻跟头一样的,不断的上涨。

  哈比是一个稳重的人,立刻有找寻其他的箱子,又搬来了五个箱子,都是在那个位置找到了钥匙,打开了全部的箱子,每一个箱子里面,都是同样的粉末,他顿时明白杨元钊的意思了,原来,杨元钊一直都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或许有,但是更多的还是在这里,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钨的话,那么这一笔东西,不但代表着庞大的足以让人震撼的财富,也代表着巨大的影响力。

  哈比不动声色把这些箱子,都给恢复了原样,在其中的一个箱子之中,拿出了一小撮的,珍稀的用小瓶子装好,吩咐手下的职员,重点保存这些箱子,要做到万无一失,这才放下一切事情,前往汉堡城内。

  汉堡,作为德国第一大港口,有众多的理工科大学,因为奔走华人上学的事情,被大量的大学拒绝,不接受的华人留学生,哈比在大学的圈里面,也留下了一丝的印迹,毕竟,一个慷慨,多金的商会,对于不少的理工科都有相当支持的大财主,只是在汉堡的大学之中,就已经洒下了150万马克,最著名的汉堡大学更是直接投入了25万,在不涉及到学校的根本的情况之下,是可以得到相当的礼遇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哈比很容易见到了汉堡大学冶炼系的教授。费舍尔教授,冶金系的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对于金属和合金领域,有着极为深刻的造诣,整个德国的冶金领域前十,总之是一位杰出的冶金专家。

  “费舍尔教授,见到你很高兴!”看到费舍尔教授亲自出来,之前他对于德国的不少大学做了一个调查,汉堡大学也是其中之一,费舍尔教授的大名,他也是听过的,故而态度非常诚恳。

  “哈比先生,很感谢你对我们学校和冶金系的支持,不知道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么?”

  “是这样的,费舍尔教授,我这里有些金属颗粒,想请你做一个鉴定!”哈比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费舍尔。

  费舍尔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不高兴,还以为哈比是做什么,却发现哈比只是想让他做一下材料的分析,分析这个材料到底是什么,这件事情,别说是他一个教授,就算是一边的助理来做都可以做到,费舍尔心中不爽,却是拿过来了,左右就是一点点的小事,冲着哈比给大学冶金系捐了7万马克,他就顺手做了,也不耽误多少时间。

  打开小瓶子,闻一下,没有多少气味,是比较纯净的金属,是粉末状的,黑色的,看起来很普通,不少的金属都是这个颜色的,在手掌心之中倒出来一些,费舍尔微微动容,比重不轻,比重大的金属,都是不错的金属,是很多合金材料之中的添加剂,可以改善合金材料,是他们冶金系重点研究的方向。

  在手里沉甸甸的,捏了一下,硬度极大,没有用技术分析,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外表,费舍尔愣了一下,作为专业人士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金属,或许就是钨。

  钨,可是这个时代德国冶金界,比较流行的元素,钨是自然界之中,熔点最高的金属,3380度的熔点,让他是天然的耐高温材料,一直一来都是向着那个方向而去的,前段时间,关于钨的合金开始流行起来,耐高温,抗压性,抗磨性,这些东西,都是军事工业极为重要的品质,关于钨的合金,也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于使用量的激增,钨的价值也被人重视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关于钨的合金,此起彼伏,飞涨了起来。

  本身,钨就是一种高价的金属,天然的钨矿,很少有含量很高的,百分之一的含量,再加上钨的提炼难度极大,熔点极高,不能够使用,提炼的难度非常的大,所以价格非常的高昂。

  既然已经想到了,再观察手中的粉末,似乎质地很纯粹,似乎是纯度较高的钨,费舍尔突然来了兴趣,叫来几个助理帮助,就进入到实验室里面,冶金系的实验室之中,各种德国最先进的机器,进行了一系列的测定之后,从化学到物理,费舍尔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些粉末,不是别的,正是纯净的金属钨,它的纯度极大,粉末化也非常细微到位,是一种优秀的合金添加材料,不用在深加工,直接可以用了。

  一个普通的商会,居然能够得到这么多的钨,这也太不寻常了吧,做到了很多大型冶炼企业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作为冶金专家,费舍尔非常清楚,钨的价格,之所以居高不下,一方面是因为本身就高价,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提纯的难度极大的,浪费的,再加上能源,机器,人工等的诸多消费,造成了它高昂足以让人侧目的价格。

  如果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个所谓的德美,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费舍尔甚至有一种重新认识这个企业觉悟。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