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钥匙在哪
  巴伐利亚的八月,澳门赌博网站:阳光正是毒辣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之下,气温逐步的升高,在这样燥热的天气之中,没几个人出来游荡,哈比在家中度过了三天休闲的时间,半年多没有见到妻儿,共享天伦之乐的,吃着传统风味的德国菜,哈比很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妻子对他一直都比较的支持,当年举债去中国,妻子也没说什么,哈比感觉极为的亏欠,眼下,德美洋行的根基已经扎下来了的,未来可以预料的很久一段时间,都必须要在中国呆着,数万公里的遥远距离,一个多月的单程旅程,让哈比微微的有些无奈。

  哈比的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要不让妻子和儿子到中国去。

  几乎是立刻,哈比把这个想法跟妻子说了,中国,妻子的惊诧表情,她完全没想到,哈比会提出这个要求,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哈比连忙叙述了中国的场景,当然,带有一点点的夸张,描绘的场景总算打动了她,加上哈比确实是赚钱了,只等这边办好手续,就可以跟着哈比一起前往中国。

  在家中度过了大半周的时间之后,哈比又重新的恢复了忙碌的,大批军火的销售,获得了几千万的资金,用来支撑学子的学业,是绰绰有余的,关键是学校,要让这些学校接受这样一批的学生,给他们一个学习的机会。

  扬克尔,巴特斯,包括其他的一些朋友,只要是可以拜托的,都已经拜托过了,说实话,德国大学真的不少,理工科的院校更是很多,就汉堡港的周围,就有很多的。

  德国从几十年前,开始发展,从一个小国,逐步的走向统一的时候,开始注意到了教育的重要性,在如今的欧洲诸国,包括英国在内,高等学历的人员比例,人员数量,各种科技成果和科技含量,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科技就像是一双翅膀,让德国追上了第一次工业**的尾巴,在工业产值上面,甚至超过了大英帝国,成为了欧洲第一的根本因素。

  科技一直都是德国的重点,工科大学在德国的大部分城市都有,有些还历史悠久,这些大大小小的工科大学,要想上学真的不容易,本国的也要通过考试,至于外国留学生,德国只有很少的大学招收外国留学生,哈比知道这件事情,要解决起来很难,答应了杨元钊要做到的,还是尽量的去解决,谁知道现实却给他来了当头一棒。

  从巴伐利亚开始,到了柏林,再到汉堡,三个德国比较重要的城市和地区,费尽了功夫,几乎把所有的关系都用完了,走过了最少150所大学,而且是金钱开道,只是捐款,就已经拿出来500多万德国马克了。

  照理说,花费了这么多,总能够听到一点的浪花吧,事实上,还真的没什么浪花,林林总总之下,不过是解决了50个名额,看起来不少了,留美学童最初的时候才多少,可是50个人250个之间,这个差别不是一般的大啊,这只是五分之一,剩下的人没学上了。

  又一次的碰壁,古板固执的德国人,哈比摇了摇头,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恐怕是柏林这边的理工学校的最后一家了,该找的都给找了,50个其实是他大把撒钱的结果了,但绝大多数,都是不出名的,或者是经营困难的大学,只有这些大学,才会为了捐款或者赞助,而接受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其他的大学,基本上是不屑一顾的。

  在他看来,这跟预期远远不能相比,虽然,一个德国大学,教授一些刚刚受过基本教育的学生,在他看来已经够了,因为中国的这些留学生,基础比较的薄弱,基本上都没有受过完整的基础教育,一定程度之上,只是勉强受到过基础的现代教育,甚至还不完善,这种情况之下,必须用半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来补充一下他们缺乏的,然后才能够开始真正的大学教育。

  短时间,恐怕不会有多少效果了,巴伐利亚,柏林,汉堡周围的大学区,已经没有多少的希望了,看来要到别的地方,已经出来一周多了,正好回去看看,货物卸的怎么样了。

  回到港口,检查了一下卸下的货物,十月号的船舱,已经卸的七七八八了,船舱之中显得有些空旷,投入巨大,报酬丰厚,除了瓷器需要专业的,其他的,几乎是夜以继日的来装卸,6000吨的物品,几乎占据了十几个巨大的仓库的,丝绸也好,茶叶也罢,包括是瓷器,都不适宜露天的放置,必须是比较好的仓库,还需要做好防潮方面的事情。

  好在,有扬克尔在,再加上巴特斯的帮助,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解决了大部分的仓库,东西都得到了妥善的放置,并且靠近在一起,便于管理,极大的节约了精力,让这些伙计们都轻松了下来。

  哈比询问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关于十月号的商品的消息,已经扩散出去了,渐渐的,有一些大的商会,开始联系了,看货的,验货的,络绎不绝的,其中的大宗商品的意向,已经签订了几个,对于此,哈比指示,尽可能走大批发,越快把东西批发出去越好,当然了这指的是普通茶叶,丝绸和瓷器,官窑瓷器和蜀锦,当然是留到最后,一个个的来讨论,这些才是最吸引人。

  职员们开始跟进,哈比随口的定下方向,在他看来,销售的形式非常好,估计现在有五分之一的货物,已经有了具体的意向,价格也不低,因为这些都是精品的,平均价格要高于到港的价格。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职员突然询问,关于那些金属箱子的卸货问题。金属箱子太过沉重了,之前卸货的时候,也有搬运工,尝试着金属箱子,可是太重了,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箱子,最少几百公斤,没有四五个人,根本就动不了他,码头上面的搬运工,是计件的,更轻的丝绸和茶叶不搬,有几个人会去动这玩意,这不快要卸完了了,才有职员发现,最沉重的金属,没有卸下去,找到搬运工,还都不愿意。

  就这样,这些箱子就剩下来了,马上十月号就已经卸完了,十月号的船主也在催促,他已经接到了散货的单子,正要装货,这些没卸下的箱子,因为考虑平衡的问题,所以是分布在不同的船舱之中的,现在,其他的东西都卸下来了,这个东西,就显得有些明显了。

  哈比听说,只剩下那些金属箱子了,这才想起来,这些金属箱子,才是这一次来到德国的最重点的,从杨元钊决定之后,他就没有尝试着打开这些金属箱子,现在,似乎到了打开的时候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其实在路上的时候,哈比就曾经在想,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重量极大,每一个箱子又相对的比较小,显然是一种比重极大金属,可惜是被箱子封着的,他也不知道里面的体积是多少的,也就无从计算出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好奇,一直都放在他的心里的,不时的回头想想,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吩咐搬运工们开始卸货,当然了,因为货物太重的缘故,货物计件按照普通的五倍以上,这样才能够促进他们的积极性,再怎么沉重,五倍的工钱,很多人都愿意干,就这样,几百个箱子,没有个小半天的时间,也别想搬完了,这不,首先搬出来一个,放在了哈比的面前。

  箱子不大,看起来如同寻常行李箱子一般,却异常的沉重,四个人,用撬杠穿过箱子上面,专门留出的圆孔,几个壮汉,累的有些呼哧呼哧的,早在中国的时候,哈比已经确定,里面是金属,因为除了金属之外,很少有东西比重这么大的,现在德国搬运工的表现,更是明证,这玩意太沉了。

  箱子放下,震得地面都有些摇晃,几个搬运工迅速的离开了,哈比看着眼前,密闭的箱子,这个箱子,仿佛是浑然一体一般,要怎么打开呢,难不成给杨元钊发电报,问他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办,怎么开啊?

  汉堡港这边是有远洋电报的,就在不远处的港口服务区,可以直接联系到太原,包头没有电报,太原到包头,遥远的距离,这样耽误之下,说不定要一周之后,才能够接到信,这样太耽误时间了的。

  不过无巧不成书,还没有等还比发电报到太原询问,杨元钊的电报就提前来了,一个伙计拿着电报,大声叫着:“太原急电!”

  “什么急电,是什么!”哈比一把抓了过来,看着上面的电文,这个电文果然是说这一批金属的,电文很简单,简单的说了一下,钥匙在箱里。

  一共就是几个单词,很简单的一句话,因为是远隔重洋,距离极为的遥远,写的很简单,联系起来,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一切都讲清楚了,钥匙就在这个箱子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