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散布消息
  税务局的人员不断的清点,按照税务局既定规章,清点着商品的价格,东西之中,瓷器,茶叶,丝绸这种东西,都是从东方大宗购置的东西,在税务局都有固定的税率,扬克尔也注意到了那些金属的箱子,抬一抬,就知道里面是金属,德国进口金属的税率远没有丝绸茶叶等高,也没有跟哈比多问,只是吸了一批金属矿物,收了一点固定的税费。

  饶是这样,整个万吨级货轮,总计的税负,差不多就是47万多德国马克,这笔钱绝对不能算是少,哪怕是按照比较低的比例来收税,这批东西的价值,也足以让扬克尔侧目。

  “行啊,哈比,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发大财了!”

  “发财倒是没有,我不过是当上了一个洋行的大班,这都是公司的资产!”

  “那也要恭喜你,今天你请客!”

  “没问题,黑森林酒吧,我清正宗的巴伐利亚黑啤酒!”

  黑森林酒吧,是汉堡港的一个正宗巴伐利亚酒吧,开酒吧的甚至就是扬克尔和哈比的邻居,之前在德国的时候,三人一直关系都比较好,扬克尔欣然的同意了,约定下班的时间到酒吧,甚至还帮他找了一批码头工人。

  税务局,在这个港口,拥有着天然的权利,哪怕是码头工人也不例外,他们歪歪嘴,码头工人就能够找到不错的活,更何况,哈比给的价格并不低。

  税务局的人员离开,哈比也缓缓的下船,他会在十月号上面,留下必要的人员,无论是蜀锦,还是官窑瓷器,都是高价的物品,而且易碎易毁坏,万里海运精心的保护,这些东西无一损坏,可不能到了地头功亏一篑了,任何一件的损失,都代表着庞大数目的金钱。

  几个月努力,德美洋行已经发展成为正规的商行,每一项都有规章制度,因为这一次的货物数量巨大,跟随着哈比一起来到德国的人员也不少,差不多就有几十个人,他们在哈比这边的关系的帮助之下,联系工人,安排卸货,这个时代的装卸,远没有像后世那样,一天,或者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把万吨级的货轮上面清理个一干二净,这个时代,港口基本上还是人力,最多就是几个的简单的葫芦吊,什么天车了,起重机了,装卸机器了,甚至连集装箱都没有,要想把6000多吨的货物,依靠人力卸下来,一天的功夫是肯定不够的,快了或许三四天,慢了,一个星期,甚至更久都有可能。

  这个时代的航运,基本上,都是这样,一两个月的航行,到一个港口,然后等待着船只再一次的装满,然后迈上了新的旅途,这也是惯例了,一般的港口,都有不少的酒吧,旅馆,还有色情业,支撑着他们的,正是水手,卸货装货期间的水手,除了必要的值班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酒吧厮混,水手们的金钱,几乎都抛洒到了酒吧,所以,当老了以后,从船上退下来之后,水手们的晚年都过比较的凄惨。

  港口之上,专门找来的200多个装卸工人,其中还有30个专门为了瓷器的装卸工人,都是健康魁梧的德国壮汉。

  参考着后世,加上这个时代的包装,已经让瓷器的保护达到了极致,可惜它还是易碎的玩意,小心还是必须的,这30个装卸工人,都是整个汉堡港经验最丰富的,都做过不止一次瓷器卸货,可即便如此,哈比依然再三的叮嘱,官窑瓷器啊,每一个都可以作为艺术品一样的存在,甚至为了西方,加入了不少天父天主的东西,远比以前的瓷器,那么的吸引人,如果不是数量太多,1200套,说不定就可以全部上拍卖。

  为了这1200件瓷器,哈比甚至开出了1000马克高价,这恐怕可以创了汉堡港的记录了,所以,哪怕是经验丰富的搬运工,也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破损了一丁点。

  搬运工人已经开始卸货了,哈比终于有闲暇静下来,250个学生,则被统一集中到一起,被安排了地方,这是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弄好的,因为他们要在德国呆上很长的时间,他租下了一座大楼,六层的大楼,一共有88个房间,250个学生,30个老师,还有从德国招募的几十个留学生,共同构成了教育的团队,他们会处理这些学生在德国的主要日常事物,至于资金的问题,会专门从这一批销售的货物之中,拿出来一部分,用于他们的学费,250个人,在德国的花销可不低,可是眼界高哈比一点都不放在眼里,别的不说,就是在中国销售的几千万,就足够在这里生活了。

  黑森林酒吧,半年没有到这里了,真的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半年之前,他曾经神气飞扬,在扬克尔和巴特斯的面前,扬言去东方寻找财富,挣下万贯家财,甚至不顾两位朋友的阻拦,执意如此,却没想到,那一次的经商,反而成为了一个笑话,不熟悉东方的环境,甚至连中国话都不怎么会说,就敢跑到异国他乡,如果不是遇到了杨元钊,说不定,就要客死异乡了。

  下午时分,黑森林酒吧已经热闹了起来,里面熟悉的重低音,一个乡村歌手,正在嘶哑唱着不知所谓的歌,哈比走进去,眼神落到了吧台上的大胖子的身上,巴特斯,跟扬克尔一样,是哈比最好的朋友之一,典型的巴伐利亚人,不同于扬克尔是容克贵族,他只是一个小地主,却走出了家庭,在汉堡闯天下。

  “看,是谁来了,哈比,真的是你么!”巴特斯抬头正好看到了走进酒吧的哈比,惊喜的迎了出来,用力的拥抱着哈比。

  “巴特斯,轻点,你还是这么的壮!”

  巴特斯让哈比在吧台附近坐下,拿出一倍啤酒,一口喝下去,冰凉的啤酒,消去了夏日的酷暑,哈比的话不免多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叙述了去中国的经历,中间,扬克尔下班之后也来了,他们饶有兴趣的听着哈比诉说,神秘而奇妙的东方,仿佛是一颗种子,种在了他们的心中。

  宿醉之中醒来,哈比辨认了一下,原来还在黑森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的,摇了摇宿醉还没有消去的脑袋,顶着阳光走了出来。

  扬克尔早已经不知去向了,巴特斯还在呼呼大睡,招呼早来的伙计们一下,哈比向着港口的方向而去,此时的十月号,已经彻底的锚泊在港口,在专门留出来的那个卸货场,当哈比走到的时候,搬运工人们,还在不停的搬运着东西,昨天已经租下的仓库之中,已经摆放了不少的东西,多是一些茶叶和丝绸。

  相对于易损和娇嫩的瓷器,茶叶和丝绸就容易的多了,包装完好的情况之下,搬下来只是一个力气活,这些物品,使用的人力,有数倍于瓷器的人手,这才一天的功夫,差不多就卸下了700多吨,把这个不大的仓库,堆的差不多快满了。

  搬运工还在不断的进来,员工们清点数目,设立标号,总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听助理说,昨天已经有人探头探脑的过来询问这些商品的价格,问了一下他们所属的公司和商会,哈比一一的拒绝了,都是一些小商会,不能说这些小商会的能量不足,他们能够有这般的嗅觉,在港口方面肯定是有内线的关系的,只不过这些小公司,他们的资金面有限,走的是低吸高抛的路线,6000吨,数千万的马克的庞大货物,他们只能够吞下微不足道的一点,这样的销售压力,会相当的大。

  看来风声还没有彻底的传出去,昨天在黑森林,巴特斯已经帮忙约了几个比较大的间客,下午的时候,哈比跟他们一一见面,让他们参观了一些精品的商品,摆脱他们把风声放出去,然后就吩咐的手下的人,他需要出去一周,这一周的时间之中,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扰他。

  安顿好了一切之后,哈比扬长而去,却没想到,接下来,整个汉堡港,还有汉堡港辐射的地区,关于中国精美商品的传闻,一下子扩散开区了,引发了一场争抢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