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旅途
  十月号远洋货船,在出了上海港之后,就掉头向南,因为季风的帮助,还有熟悉的巷道,在中国海域船速极快,没有耽搁几天的功夫,就越过了马六甲海峡。

  其中分别停靠了香港和吉隆坡,剩下的地方没有停留,直接一直穿行,平静的穿行了马六甲海峡之后,抵达了波涛汹涌的印度洋。

  因为船上货物较多,价值比较高,哈比甚至从租界雇佣了一批雇佣军人,几乎每天,都有三四十名士兵,在甲板之上巡逻,这个时代的海疆,真的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哪怕是一二十年之后,这里也有海盗的踪迹,更别说是现在。

  从上海,到马六甲,短短的航程之中,疑似的报警足足有30多次,大部分都避开了,或者知难而退了,其中还有三次,是直接的碰上了海盗。

  为了自保,十月号上面,是有炮位的,哈比是军火商人出身,陆战的火炮,放在船上,未必会比别人的舰炮打的远,碰上普通的军舰,是一个笑话,可是以帆船和普通的火炮为主的南中国海海盗们,几乎是望而生叹的,新型万吨级货船的高速,这个时代的海盗船很少有追的上的,即便追上了,巨大的干舷,也会让海盗们攀登有巨大的困难,更何况船上还有大量的马克沁机枪。

  在船的两侧,合适的位置,足足可以布置32挺马克沁,它们放在干舷的后面,有固定的位置放置,正好火力控制着船的两侧,一般情况之下,会布置12挺,剩下的,只有当战斗警报响起的时候,会在合适的地点竖起来,前几天,一次被海盗摸到了船50米的近处才会发现,是整个旅途之中,最惊险的时刻,正是凭着着12挺金属风暴的马克沁的能力,这才让这些海盗饮恨当场了。

  马克沁的金属风暴,在50米左右地方,简直是致命,万吨级货轮的高干舷,让众多海盗如同面对城墙一般,还没有等他们借助着绳索等爬上船只,火力强劲的马克沁,就把所有试图靠近的海盗,都撕成了碎片。

  血液染红了这一片海洋,甚至是木船也在马克沁的金属风暴之下,变得支离破碎了,慌乱的海盗们赶快四散逃跑,十月号也不追赶,整个世界海域,海盗多如牛毛,他们只是商船,运输安全,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问题,海盗,还是留给军人啊。

  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个海盗的难关,也让哈比警钟长鸣,在跟船长和一个德军连长商议了之后,决定执行24小时值班制度,一个连70多个人,加上30多个水手,分成了4班,轮流8个小时,然后休息一天的时间。

  这样24小时不间断监控,这才让接下来的旅程平静了起来,越过了海盗的阻拦,越过了汹涌的波涛,7月的南中国海和印度洋,正是各种热带风暴成型的时候,幸运的是,十月号没有遭遇到这样糟糕的天气,一路顺风顺水的前进。

  东南亚和马六甲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进入到印度洋之中,波浪明显的大了起来,经验丰富的船长,按照着既定的航道,在印度洋上穿过,别开了明显巨浪,选择了相对比较平稳,切比较快的航道,很快,就达到了印度海域。

  印度是英国王冠上面的明珠,为了政府印度,英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当英国完全的控制了印度之后,借助着印度广糅的土地和人口,构筑了一个新的印度,现在,不少在英国本土的企业,工厂,包括是茶园,都移植到了印度,印度出产的茶叶,一定程度上,在世界上,逐步的占据着低端的市场,成为了取代中国的又一个原料产地,可惜此时中国,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们只是盲目来生产各种的东西,一旦被印度发展起来的冲击,中国就会非常难过。

  当然了,茶叶这一项,印度还远没有后世那么的强大,土地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加上繁多的人员,印度阿三存在于很多英军部队之中,就算是上海,也有不少的阿三作着保安一类的工作。

  印度周围的港口,都发展的不错,顺着海岸线,整齐的分布着各种的港口,以后,在远洋航行上面,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这些港口,也是一个不错的交易对象,跟中国距离也比较的适宜,现在却不行,一方面,没有携带适合印度的货物,最重要的是,这个远洋货船只是租来的,而不是自己的,这样在经营上面,有很多的限制,无法随心所欲的购置资源。

  一两次的交易,不放在哈比的眼里,目前的十月号上的,都是出产在中国比较珍贵的东西,比如说官窑瓷器,这是杨家和尉家搜集的,以往的海上贸易之中,很少出现,多是以馈赠给各国的使节的,现在,只是这样的景德镇官窑瓷器,就足少有1200件,只是这些,在欧洲就是天价。

  清末的官窑,基本上没有多少的市场了,清廷的岁入,被大量的督抚截留,清廷的资金的紧缩,除了少部分为慈禧太后准备的一些官窑瓷器之外,剩下的官窑都是在停工之中,偶尔一部分流入市场之中,却也是秘而不宣的。

  这一次,杨家河尉家走通关系,重新开启了三处官窑,专门生产了代表着清朝瓷器最高水准这一批瓷器,总共花费了两个多月,一部分是官窑的传统模式,另外一部分,加入了西方的一些东西,比如天父,圣父,圣母之类,还有一些宗教故事。

  瓷器,特别是高水准的瓷器,几乎都是黄金的代名词,哪怕现在清朝在世界上的地位不高,精美的东西,依然是人人喜欢,特别是符合西方人需要的那种图案。

  除了瓷器,还有大量优质的茶叶和丝绸,特别是后者,不但有官方的织造,甚至还有一部分的蜀锦,这可是极少出口到欧洲的精品丝绸。

  蜀锦以绚烂和色彩著称,哈比是一个商人,他第一眼看到这个东西,就为这个东西着迷,可惜蜀锦的数量非常的少,杨家也是凭借着多年的关系,才弄到了10匹。

  哈比对于高价的东西,有着天然触觉,看着这些高档的货物,他心中已经默默的计算出了利润,只要拿到了欧洲,必然会掀起一个销售的狂潮,绝对不比担心货物的问题。

  十几天的时间,顺着印度的海岸线,一路前进,很快就进入到了中东海域,跟后世的繁忙不同,此时的中东,一片荒凉,这里是一片贫瘠之地,埋藏在地表之下的石油,还没有被发现,别说是英国这样的世界霸主,就算是德国,意大利等国,也只是暂时把目光投在这里,那些无尽的荒漠,根本就留不下他们的眼光。

  就算是在中东势力最大的英国,也只是因为苏伊士运河这么一个黄金水道,英国为了控制着苏伊士运河,才在苏伊士运河的两岸,拥有着巨大的势力,可是抛开了这些,剩下都是空空荡荡的。

  哈比不知道,未来的这里,会跟他结下不解之缘,甚至他的发展,跟这里也紧密的联系,他只是关心着德美洋行,关注着这一次货物。

  万吨级的货船,可以通行苏伊士运河,正是因为苏伊士运河的贯通,让他们途径的路途,最少减少了几千公里,不用绕行整个欧洲,直接进入到地中海之中。当过了开罗,进入道了地中海的深处的时候,欧洲的风情近在眼前。

  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到了欧洲最精华的地方,繁忙的商路尽显无疑的,不再是形单影吊的单独一艘船,不时的可以看到巨型的货船,在这里穿行。

  哈比看着蔚蓝的地中海海水,这里他非常熟悉,不远处的威尼斯,雅典,甚至是法国的马赛,都留下过他的足迹,却没有想过,一场灾难性的东方经历,却让他重新的涅槃重生,拥有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巨大权利,先不说这一次,从上海带过来的资金,就算是这些货物,一旦套现,就是一笔庞大的足以让大集团都侧目的财富,他从一个小小的普通商人,变成了这一笔巨额资金的掌管者,想想都让人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