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零九章 包头侯家
  策马前行,到了对方附近,杨元钊跳下马,一行人上前,地主模样拱手对杨元钊说道:“可是杨少爷,在下侯金盛!”

  杨元钊愣了一下,这个名字他听说过,甚至不止一次,如果说,吴广仁和赵书明是包头的大地主的话,侯金盛就是包头的超级地主,侯金盛是侯家最大的一支,只是在包头近郊,就有7个村子属于侯家,整个包头,保守估计占据土地超过了7000倾,几乎占据了整个包头大部分的土地面积。

  不过,侯家在包头自成体系,背后似乎有更强的官面关系,吴广仁和赵书明对于他,也是极为忌惮,偶尔提到他,却不多说,杨元钊对于他的了解很是单薄,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么一个传说人物。

  杨元钊肃容行礼道:“原来是侯先生,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早就听说杨先生的大名,不过一直都没有见到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侯金盛很是客气的说道。

  侯金盛看起来,跟平常地主没多大区别,甚至在装扮上面,也是传统的地主的装扮,可是稍稍交谈之下,杨元钊才发现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个侯金盛看起来不起眼,知识面很广,外洋的东西不说,包头地面上,还有官场上的人和事,基本上都是随口道来,对于包头,甚至是蒙古山西事物也是耳熟能详,显得非常的渊博。

  云里雾里这么的谈了一圈,杨元钊也没有弄明白,侯金盛到底想要干什么,一直到告辞离开,也是一头模糊,甚至在马上,还在想,这个侯金盛到底找他干什么。

  “老爷,这个杨少爷,看起来很普通啊,没那么厉害么?”管家侯三略显不屑的说道。

  “蠢材!”侯金盛不怒自威,道:“没有那么厉害,怎么把尉家,杨家,刘家的目光都给招到一块,没有能力,面粉厂是什么,砖瓦场是什么,还有那个洋灰场!”

  侯金盛的话,让侯三顿时说不出话来,是啊,看起来很平常,人情世故都不知道,一些隐晦的暗示,也完全没有反应,可是偏偏,尉家和杨家,开始支持他了,刘家也开始关注了,为什么,不就是他的点金手,看起来很平常的种植业,都能够玩出花,在种植剩下来的种苗出售,就大挣了一笔,听说之前的投资,一下子收回了很大一部分,这在农业上面,基本不可能。

  一个小作坊一样的面粉厂,却能够生产出比西洋面粉更加出色的面粉,现在,几乎辐射整个山西,虽然不知道它的利润是多少,可是看吴广仁和赵书明的样子,就知道,绝对不少赚。

  正因为种种神奇的表现,包头这边的坐地户侯家,也没敢小视这个年轻人,侯金盛这一次遇上,是一次偶遇,但何尝不是一次必然,杨元钊出包头的时候,就被侯家的家丁看到了,报到侯金盛这里,更是非常的关注,

  这一片,很多庄园都是侯家的土地的,关注之下,很清楚杨元钊向这边而来了,终于在关键的地方截住了杨元钊,有了这一次的对话。

  “好了,走吧,我们看看,包垦公司,到底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侯金盛随手一挥的说道,

  杨元钊不知道,他已经被侯家这么一个巨无霸盯上了,他策马回到包头,专门去了一圈水泥厂。

  现在的水泥厂的发展,几乎是日新月异的,钱虎他们,在几个星期的熟悉之后,各方面的磨合都到位了,再加上又充足的人手作为后盾,效率大大的增加了,整体的钢骨架,已经逐步封顶了,现在是最大的一个钢构房顶。

  有了塔吊的帮忙,不用再用人力,搬起来沉重的钢构,节约了大量人力的情况之下,效率显著的提升,而一旦房屋封顶,跟随着机器就可以安装。

  杨元钊只是在外面转了一圈,看到整个工地上面井然有序,另外一边的工人培训,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虽然没有脱离农民的气息,可是怎么说,已经有了一定的纪律性了,再也不是什么草鞋转,布鞋转的不规则的,向左转,向右转,显得的十分正规。

  不管如何,已经初具规模了,团体性是工人的一大特性,当团体性出现,形成一个工人团队之后,后续的人才能够逐步的进入其中,如同炼钢一样,逐步的蜕变,万事开头难,说的就是现在,不过成效还可以,已经步入正轨了。

  转身离开,回到包头,直接的去往包垦公司,推开刘澍的办公室,刘澍难得的什么都没干,看到杨元钊前来,诧异的道:“你个大忙人,怎么有空到这里!”

  “水泥厂的事情交给李明生了,我算是闲下来了!”杨元钊双手一摊的说道。

  “早该如此了!”刘澍让杨元钊坐下,顺手递了个茶杯出来,说道:“喝什么?”

  “给我绿茶好了!”

  刘澍沏了一壶绿茶给杨元钊,劝道:“元钊,不是我说你,之前你就是太在意了,其实有些事情,交给别人,更好一点!”

  杨元钊没多说,有些事情,还真的不能跟刘澍多说,这个时代,很少有人能够明白他要干什么,之所以亲自盯着,就是生怕在执行的时候,出现某些偏差,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后果的,如果不是出现了李明生这样的,对于专业相当的了解,又有极强的执行力的,他还是根本放不开,现在都必须在工地上。

  这个理由是无法跟刘澍来说,好在刘澍并不在意,喝了会茶,杨元钊想起来刚刚路遇到侯金盛的事情,连忙向刘澍询问,谁知道,说起来侯金盛,刘澍异常的在意,连续的询问了杨元钊很多的关键点,然后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刘澍这般模样,让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杨元钊有些着急了,问道:“泽霖兄,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侯金盛似乎只是结交你!”刘澍很不确定的说道。

  “结交我,我有什么好结交的,对了,泽霖兄,这个侯金盛到底是什么来头?”

  “侯家在包头这边情况,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啊,整个包头最大的地主,7000顷的土地,都70万亩了!”杨元钊略带感慨的说道,普通的农民,有三五亩土地,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可是70万亩的土地,真的可以称之为超级大地主,这几乎快要到500平方公里的土地,50公里长,10公里宽,才是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后世一个小地级市,恐怕也没有这么的大。

  “不错,这只是侯家的部分实力,他们最大的关系是在官场之中,侯家表面上看,最大的官,只做到吏部侍郎,可是中层官员不少,在山西有四个县令和一个知府,对了,绥远将军府,也有一个侯家的人!”刘澍说道:“这个人看起来很不起眼,却是绥远将军的亲兵偏将,跟绥远将军关系密切。

  杨元钊愣了一下,他不知道,原来吴赵两家人这么忌惮的侯家,居然还有如此的背景,包头这边,只是侯家几个分支之中的一个,更大的侯家,其实是在山西,他们不是晋商,却是文人世家,以诗书传家,历代官员都相当的多。

  旧中国动荡,这么一个不得了的家族,居然在历史上面,一点记载都没有,县官不如现管,不说那个高高在上的礼部侍郎,就算是那个绥远将军府的偏将,就足以对包头产生巨大的影响了,很显然,这个侯家,如果对他动了一点心思的话,恐怕他也承受不住。

  一想到有这么一个家族,不明白他的目的,杨元钊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关切的问道:“泽霖兄,他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