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零四章 退缩
  富贵胡同,是天津着名的**,不同于北京的八大胡同,却也别具风味,地处租界区,甚至在一些上档次的**之中,还有一些外国的女人。

  晚清,即是列强们打开中国,让中国**的历史,也是逐步跟世界接轨,跟世界结合的历史,黄和赌这两样源远流长的,到了近代推陈出新,甚至推出了一些大洋马来,在中国,有发达的外国人,也有落魄的,他们流落街头,甚至沦为暗娼,被一些有实力的商家,给引到了院子里,作为一个招牌。

  这样的特色,着实的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这个时代的中国,被外国人打怕了,很多时候,只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寻求某种平衡的快感。

  富贵胡同的一处院子,马家虎就骑了一次大洋马,靠在一个白俄的女人的怀里,这段时间,小美女跑的不知道去哪去了,一直都提不起什么念头来,好在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老娘和两个弟弟在,只要捏拿了他们,就不怕她不回来。

  马家虎是色中饿虎,这不正好这里多了这个白俄女人,听着西洋的音乐,喝着苦涩的咖啡,马家虎感觉到人生不外如此,真的是幸福日子。

  门外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马扎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大声的说道:“二爷,不好了,不好了!”

  “你二爷还没死呢,什么不好了。”马家虎抿了一口红酒,嘟囔道:“没有二锅头好喝!”说完,又在白俄女人的胸前摸了一把,白俄女人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挺起胸,故意的在他手上蹭了蹭的,发出吃吃的笑声,让马家虎一阵火大。

  “二爷,快点啊,不然来不及了!”

  “什么事,比二爷的事还急么?”马家虎勃然大怒,坐定看着马扎,怒道。

  马扎喘了一口气,说道:“是哪个李家的人,跑了!”

  “跑了!”**熏心的马家虎,豁然的站起来,怒道:“做什么吃的,跑了,还不去追!”

  “不能追!”马扎支支吾吾的说道。

  “怎么,天津府,还有我马二爷对付不了的,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拿我的帖子,去北洋衙门,提一营陆军,给我把这些刁民们给抓起来,给他三分颜色,还敢来开染坊,看二爷怎么收拾你!”马家虎一撸袖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二爷,不行啊!”马扎见势不好,连忙阻拦道。

  “怎么,感情,你二爷说的话,都是放屁?”马家虎对着马扎就是一脚,直接把马扎给踢了一个大跟头,马扎慌忙的起来,这下子终于把话说圆范了,道:“带走李家的人,是洋人!”

  “洋人!”马家虎的气势,在瞬间,就缩了一大截,洋人,这可是现在的太上皇,特别是天津,庚子事变的时候,洋人几乎把天津破坏了个遍,当时如果不是马家见机早,又有袁家的帮衬,说不定,也要闹个家破人亡。

  马家虎虽然跋扈,在天津这边的跋扈这么多年,一方面牌子够硬,有袁家作为后盾,可另外一方面,何尝不是有眼色,马家虎的姐姐,是袁克定的小妾,再怎么说也是上不了台面的,天津城里,他跋扈一方,也知道有些人惹不起,不说是什么宗室贝勒,就算是一些世家子弟,他也不会去轻易招惹,更有一批人,他绝对不敢去,那就是洋人,随便一个出来,他都要掂量掂量。

  睡大洋马,嫖洋婆子,也只能够在这个富贵胡同进行,其他地方,遇到洋人都绕着走,精明的同时,也就没惹上什么事情,这才是生存之本。

  马家虎呆坐了半天,这才转头对马扎问道:“你确定是洋人!”

  马扎用力的点着头,如同捣蒜一般。

  “几个?”

  “十几个,还都带着枪!”

  马家虎沉默了,十几个洋人,还带着枪,这不是等闲能够做到,但不应该啊,李家什么时候,跟洋人扯上关系了,李家不过是一个工人出身,哪怕李明生是大师傅,却也还是工人,即便能够在天津买得起一处宅子,可是家底还是非常薄弱的,难道,还有什么漏掉。

  “现在李家人到哪里了?”马家虎继续的问道。

  马扎迟疑了,他见到事情无法控制,就过来报讯,此时此刻,还真的不知道,李家人这个时候去了哪里了。

  看着支支吾吾,马扎,马家虎怒从心生,又是一脚,把马扎踢了个跟头,然后一通乱打,打马扎鬼哭狼嚎的,这才解气的坐到一边,略显喘气的说道:“还不快去查!”

  “是,二爷!”马扎连滚带爬的,就要出去,门吱呀一下的开了,马扎看到来人,立刻露出喜色,大声的说道:“二爷,大管事回来了!”

  马家虎也有些动容,看向来人,叫道:“马伟!”

  一个瘦弱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看着马家虎,眼神之中,是平静的镇定。

  “你来了!”马家虎说道:“马伟,你知道李家的情况么?”

  “二爷,得到消息之后,我就过去了,不过去的稍稍有些晚了,只看到一队法国兵,拥簇着李家的人离开的。”

  “法国兵,确定?”

  “应该是没错的,当时在场的还有天津衙门和北洋的兵丁,这些法国兵拿着步枪就砸,跋扈的情况,完全没有异常,而且我还派了人跟过去,他们是进入到法租界的法国领馆了。”

  马伟是马家的大管事,他其实不是马家的家生子,是马家虎的大姐从北京找来了,马家虎一向比较样张他,沉思了起来,纨绔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能够成为天津的纨绔,不是一个胡作非为就可以的,家世背景只是一个基础。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一些时候嚣张,一些时候也要夹着尾巴做人,这才是一个纨绔的关键,马家虎是喜欢女人不假,可是为了女人拼上自己的姓名,那是绝对不行的。

  “马伟,你继续打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家虎还不放弃的说道:“去打探清楚,别漏掉了什么!”

  外国人,不能随便得罪,这关键是有地位的外国人,如果有人耍了虚头,到了他马二爷的身上,二爷的手段,也是他无法承受的。

  好在,5万货物的**,让法国人非常重视,直接把人接到了军营之中,现在的天津,驻扎着法国的一个团,在里面,是绝对安全的,别说马家虎闯不进去,就算是北洋,也未必能够从中间捞到人。

  当天晚上,马家虎就得到了消息,脸色青白互现的,被放在法**营之中,而且当时带队的人员也知道了,法国领事的一等秘书,算的上是驻天津的法国高层了,这样的人,他马家虎绝对惹不起,是什么力量,让他们这么看护着,但是马家虎果断的退了。

  一个大纨绔,女色是爱,可为了女色到不要命的程度,这是马家虎做不出来的,他甚至连天津都不多停留,直接回到北京去了,有这么一个岔子在,说不定哪一天,就惹上了惹不起的人,还不如到北京安分守己。

  北京到天津,一向非常的近,马家虎又是轻车简从的,只花费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抵达了北京,然后就钻到了袁家去了,仿佛是有什么人在后面追赶一样,就算是杨元钊也没有想到,马家虎会这么快的撤了,他还准备跟他硬碰硬一下,也算是稍稍的展露实力的,没想到,对方却撤了的,这是杨元钊失算的,仿佛一拳打到了空处,难受就是轻说了,甚至动用的关系,天知道要如何的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