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一百零一章 借力打力
  当然了,现在的袁克定还不是后世的那个瘸腿太子,作为袁家的长子,又比较的出色,一直是袁世凯看中儿子,他的小舅子,还是唯一儿子的舅舅,这个关系不可谓不亲密,麻烦了。

  杨元钊清楚的知道,近代中国的历史上面,袁家和袁世凯,是避免不了的话题,哪怕存着该换天地换新的念头,此时此刻的杨元钊一直都想避开他们,现在的他,实在是太弱了,别说是对上袁世凯这样的大人物,就算是近在咫尺绥远将军,也是捏一根小指,就能够捏死他。

  这也是他不选择工业和各方面的商业条件更好天津,上海和武汉,选择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包头发展,为的就是在边陲地区积蓄力量,可没想到,绕了一圈,还是跟第一家族对上了。

  袁世凯,作为在民国的历史上,留下了厚重的篇章,毁大于誉的人物,很多的历史教材之中,都把他作为反面的人物,可是不得不说,在这个时代,他绝对是实力最强的,本身军机大臣,又掌控着中国最强的陆军北洋军,真的被注意到了,真的麻烦大了

  杨元钊顿时没有了主意了,看着手中的电文,刘澍坐在杨元钊的对面,看到杨元钊脸色一变,连忙关切得到问道:“元钊,到底是怎么了,看起来有些困难,要不要我帮忙。”

  杨元钊把电文递给了刘澍,刘澍看了以后,脸色一变,说道:“袁项城,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

  作为一个世家子弟,一个走科举路线的世家子弟,他很清楚,袁项城代表着什么,手握着北洋六镇的实力,曾经做过直隶总督,现在的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在中枢也是数得着的大人物,他们四大家可以说根深蒂固,实力强大,真的跟这样的庞然大物对上,也绝对是一个死。

  刘澍自顾自的说道:“还好,跟我们没多大关系!”说完抬头看着杨元钊的表情,感觉有些不对,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元钊,你不会还想帮这个李明生吧,最好不要,这是烫手的山芋,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杨家要洗清,也不容易啊,这要花大力气了,快把他送回去。”

  杨元钊没有说话,李明生这个人,看起来不起眼,他的能力实在是很重要,多了他,水泥厂的投产日期,甚至是生产效率,最少能够提升5成,保守估计,提前四五个月就投产,完全没有一点的问题,这个险,要不要冒,钱好说,有了金矿和一体机,真的采完了,可以去别处,这个世界上,珍贵的资源多了,又不止金矿一个。相对于钱,他更关注的是时间,本身,李明生是计划之外的,他也准备用半年,甚至是9个月的时间,完成水泥厂的投资和试生产,慢慢的提高生产效率。

  多了李明生之后,最少高温测量再不是问题了,只要把他的经验给推广下去的,在没有高温温度计的情况之下,水泥厂会比之前估计的更快投产,中间花费的,也相对比较少,这几乎是质的改变。未来的几年,中国的政局变化无定,很多事情都不能够说清楚,一步慢,步步慢,一次落后,说不定就会错过机会,辛亥,一战,甚至是后面的中国局势发展,几乎是一环套着一环,一步错,步步错,需要用更多的时间,更多的代价来的弥补的。

  刘澍看着杨元钊还是没有动摇,有些着急了的,大声的说道:“元钊老弟,之前你的决定,我都拥护,但是这一次,你千万不要,袁家,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起的!”

  “我没有想要得罪袁家,我只是想救他妻儿。”杨元钊平静的说道的。

  刘澍看到杨元钊依然执迷不悟,更加的着急了,大声的说道:“这不可能的,马家虎已经知道,李明生跑了,现在,日夜都在监控着李家,之所以不动手,就是为了这个李敏蓉,可以说真的是红颜祸水啊,你这种情况下,想把他的两个儿子,还有妻子亲戚,十来口人弄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天津是北洋的大本营,没有任何的势力,比北洋更大。”

  杨元钊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度,在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借助杨家和尉家的实力,一个商人,去跟官府正面对抗,还是手握大权的军机大臣,真的是鸡蛋碰石头,可是未必没有机会啊,袁世凯现在全倾一方,一旦到了11月,他就会被载沣解职,到时候,全面收缩的他,会放弃很多的东西,一定的低调,这何尝不是机会。

  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外戚马家,就算是袁克定,也需要收摄起来,被摄政王载沣抓住机会,等待他们的是灭顶之灾,载沣正愁没有办法捏拿住袁世凯,这样的机会一旦爆出来,肯定会被抓住的,以袁世凯的老奸巨猾,肯定会放开马家虎这个纨绔子弟的。

  这才6月,距离11月还有5个月的时间,以马家虎耐性,绝对会发飙,会害到李家,要想留住李明生的心,必须要抱住他的妻儿,杨元钊为的不是李明生这个人,而是他掌握的能力,解决他最大的危机,才能够让他为水泥厂的成立,添砖加瓦。

  所以,让李明生的妻儿,平稳的度过这5个月的时间,这才是关键,要用什么办法呢?

  刘澍此时,急的几乎是火烧眉毛一样,没见过像杨元钊这么固执的,为了一个区区大师傅,居然想跟当朝中堂对上,之前的砖瓦厂,不是处理的很好么,李明生不过是一个大师傅罢了,少了张屠户,还真的吃不到没毛猪么?

  杨元钊从刘澍的手中,拿过来电文,还有从天津那边传过来的情报,仔细的看着有关李明生的事情,当看到他二儿子的时候,发现了一条记载,李明生的二儿子只有12岁,却是天津法国学堂学生。

  法国学堂,杨元钊似乎听过这个名字,法国学堂,建于1895年,校址在和平区西宁道10号,由圣母文学会西开天主教堂创办,是天津最早的教会中学;法国驻华公使施鄂兰驻津总领事杜士兰授意紫竹林教堂创立学校,1899年,该校迁至法国工部局旁,定名“法国学堂”。

  教会学堂,外国,外国势力,怎么忘记了这一点,杨元钊眼前猛然一亮,这个时代,不同于后世中国,这个时代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时代,外国人,在中国,绝对是占据着超国民的待遇的,如果说动用杨家,尉家甚至是其他的关系,都无法跟袁家对抗,可是动用外国势力,即便是袁克定都要掂量一下的,更别说是一个纨绔的小舅子。

  以学习优秀为名,顺便把这个小儿子李文给送出去,顺带的在工部局的旁边,把李家安顿下来,给马家虎三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只要错过这几个月的时间,剩下的,就是让他们来到包头跟李明生团聚了。

  “泽霖兄,李明生住在哪里,我去找他一下!”

  “元钊,你怎么不听劝啊,你难道还想跟袁家碰一碰么?”刘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杨元钊摇摇头说道:“不跟袁家碰。”

  “那你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这个就不用动用你们的力量了,你最好跟尉家和杨家说一下,抹清你们的痕迹,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这点你放心,别的不说,从启新招聘工人,这就可能跟周家和北洋对起来,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秘密,痕迹早就抹清了。”

  “那还是小心一点,别被抓住马脚了!”

  刘澍看到杨元钊主意已定的,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既然不动用杨家和尉家的关系,那是什么,刘澍仔细的想着,一直到杨元钊出去了之后,都没有动弹,突然的,他眼前一亮,拿起电文,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后眼光落到了法国中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