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九十九章 集中训练
  夜幕下的包头,显得特别的寂静异常,天空中的星星闪烁着,让夜空闪亮了起来,在星光之下,包头建筑隐约互现,在一片黑色的背景之中,包头少数几个灯火通明地方,显得特别的明显,光芒,照射在周围,照亮了一片。

  在一片黑暗之中,一双眼睛透过了窗子,看向了灯火通明的地方,李明生所在的这个宅院,地势非常的好,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大半个的包头。

  包头是一个小地方,这在李明生到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从山西的省会太原,途径大同,绥远,一路到达包头,看起来异常繁华,却改不了边陲小镇的特性,除了几处繁华之外,就是一排排破败小房子。

  一路的舟车劳顿,让李明生有些疲惫,吃过饭,拒绝了赴宴的邀请,他在夜色孩子中,观察着包头,当远处的灯火照亮的时候,让他微微的震惊,电灯,包头这样的边陲小镇,居然也有电灯。

  电灯他知道,甚至还亲自的使用过,可是即便是启新,也没有电灯,只有在北洋的要害地方,还有租界的繁华之地才有的,他甚至听周总办说过,北洋的要害部分,使用的电,是北洋高层,跟租界交涉,勉强拉过来的,投入非常大。

  包头这边,距离任何一个有电的城市都非常的遥远,又地处边陲,拉电线是肯定不可以的,那就只有一个,包头这边有发电站。

  发电站,这在中国,绝对是一个少数人知道的东西,北洋也想兴建,可惜问题多多,发电厂的问题,根本处理不了的,没想到包头这样的地方就有,看来,水泥厂,应该也不是虚的,包头这么一个小城市,到底有什么底蕴,居然能够兴建发电厂和水泥厂,到底是什么人在后面。

  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头戴几头巾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李明生的身后,在月光的照射之下,她抬起头来,明亮的月光之中,娇艳如花。

  “娇儿,你怎么出来了!”李明生回过头来,看着女儿,关切的说道。

  “爹,女儿睡不着!”李敏蓉顺着李明生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特别是远处的那一抹明亮,包含期待的说道:“那边真的是好漂亮啊?”

  “是么,过几天熟悉了,爸爸带你过去,看看!”

  李敏蓉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却又在瞬间,压下了心中的渴望,说道:“爸爸,还是不要了,我不能随便出去!”

  李明生叹息一声,抚了抚李敏蓉的头发,说道:“早点睡吧,明天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里很古怪啊。”

  “爹,都是女儿不好,如果不是女儿,弟弟他们……”李敏蓉的眼睛,瞬间红了,说话也哽咽了起来。

  “好了,我带你过来,是不希望你羊入虎口,你离开了,想来,他们不会对其他人逼迫太过!”李明生嘴上这么说着,话语却轻薄无力,心中没底,却不能在李敏蓉面前露出来,表情纠结无比。

  “爹,你也累了一天了,也早些休息吧,女儿去去睡了!”

  房间之中灯暗了下来,北风轻轻的吹拂,包头的夜逐步的沉了下来,璀璨的灯光,也渐渐的灭去,夜深了。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升了起来,包头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休息了一晚上的工人,也开始好奇的看着这一片陌生的土地,吃过了一顿丰盛的早饭,工人们被集中了起来,按照之前分成的小组,开始集中了起来,向水泥厂的工地进发。

  在杨元钊看来,高薪的笼络,一定程度上面,只是让他们来到包头,可是要发挥他们的能力,必须让他们看到希望,任何事情,都需要有追求,一份工作,一份比较贴心的工作,还是需要。

  150人,被几个引导引领着向着包头外面而去,步行的话,大概就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够抵达,此时整个工地是在一片繁忙之中,10辆推土机,正在清理着剩余的土地,四个塔吊,分布在马上要兴建的钢构房的旁边,钢缆分布在各方,一个塔吊正在运转着,一根两米长的粗大钢筋,正在塔吊的拉动之下,缓缓的去到合适的位置上面,推土机的轰鸣声和蒸汽机运转,让整个工地喧嚣异常。

  十几根粗大的钢材,已经树立在那些地基之中了,这是昨天到今天的成果,粗大的钢筋,还有庞大的工地,高耸入云的塔吊,无一不证明,这是一个巨大的工厂,这些人都是来自于各个水泥厂,有些甚至在水泥厂之中,工作了超过十年,如此庞大的水泥厂,他们闻所未闻,这就是他们未来要工作的地方。

  一圈介绍,特别是提到了未来的水泥窑,基础的土建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巨大的水泥窑的搭建工程,这上面,需要用到这些对于水泥这个行业熟知的人,材料和窑体,都是现成的,这150人,会分成的五个不同的部分,带着2倍于他们的壮丁,进行水泥窑的筹建,还有更多机器设备的安装。

  包头的水泥厂,已经招聘了1000人左右,除了挑出来的300个之外,剩下的700人,则被杨元钊集中到了另外一边。

  传统的师傅教徒弟的方法,杨元钊不会放弃,跟着那150个工人的,就是他挑选出来的,比较精明的,比较适合跟着师傅学习的,现在工厂还没有建成,让他们先跟着学习一些,可是剩下的人,杨元钊也没有放弃,他选择了后世的培训方法,首先就是把人集中到一起,进行集中培训的。

  说实在的,杨元钊也是经过了不少集中培训,可是从来没想过,在这个时代,集中培训,会是这么的困难,紧紧是一个队列,就让人头大,好在这些人,虽然笨了点,也没习惯这个队列训练,却有一点,听话。

  没错,包垦公司给的薪水,绝对是整个中国一流的,再加上伙食,包头这边靠近蒙古大草原,肉食什么的补缺,价格比一般的粮食贵,却没有到稀缺的程度,杨元钊也没有苛责他们,每顿饭,都有相当数量的肉食,至于主食,当然是管饱的。

  杨元钊找了几个听话的,还有在杨家和尉家的家丁,他们多多少少的接触过一段时间军事训练,队里这方面,杨元钊做出了不少的创新,可也算是没多少的改变,最起码,他们在熟悉了之后,就可以指挥。

  按照后世军训的模式,把这些工人们集中起来,工人之所以能够摆脱农民的身份,除了本身的能力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团体性,农民可以一家一户,靠天吃饭,自己决定劳动,可是工人不同的,一个工人,能力好坏只是他的一个方面,纪律性和团结性,才是最重要的,10个完美配合一级工人,远比10个相互不配合各自为战的三级工人,对于整个工厂更重要。

  杨元钊只是看了一会,就看不下去了,只是一个向右转,向左转,就困住了大半,能够完整的做一遍的,几乎是凤毛麟角的,最后,还是出身绿营的家丁提出,让他们穿草鞋和布鞋,用草鞋转和布鞋转来代替,当他们熟悉了之后,分的清楚左右前后之后,再用正规的口号。

  不得不说,土办法让整个场面,着实的好看了许多,向左转,向右转,整齐的服装,完整的方阵,看起来也顺眼了许多的,看着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在一声声的命令之中,逐步的蜕变,杨元钊很清楚,这个过程会很难,但是这个包头本土培养的第一代产业工人,带着很多后世特性的产业工人的出现,一定程度上面,是他的骄傲。

  一天的劳累,对于这个时代的农民,不算什么,可是说不出来的别扭,一分一毫的动作都不能够错,还必须要整齐划一,一个人错误,要全队受罚,这根他们所接触的东西,是截然不同的,老实的农民们,按照命令来做,在他们看来,别的不说,为了每月十几个,甚至更多的银元,他们就必须要做到,又不是为奴为婢,卑躬屈膝的,要知道,在包垦公司么有成立之前,即便是卑躬屈膝的卖身,也拿不到这么高的薪水啊。

  太阳逐步的西斜,远处,大锅食堂已经煮好了香喷喷的大锅菜,只是他们看到的,就最少有一扇大肥猪,还有几十个鸡子,大量的牛羊肉,加上本地的一些熟菜,萝卜之类,大大得一锅,白面做成的大馒头,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一大摞,看起来都很有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