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九十三章 扫盲
  杨元钊也没有想到,包垦公司的这一次招聘,会吸引来这么多的人,别说是整个包头的壮年男性,就算是周边的也吸引来了不少,看着被围堵的包垦公司,他忍不住摇摇头。

  好在,包垦公司的位置,是以前包头商会的一处小楼,为了方便,也为了安全,并不只有一个正门,还有一个后门,就在旁边的小巷里面,杨元钊转移脚步,走入到小巷,不多时,就来到了一个只有两间的院落前面。

  轻轻的敲门,里面传来动静,一个脑袋伸了出来,看到是杨元钊,连忙慌张的跑出来,说道:“老板,你来了!”

  刘权是刘家的仆人,也是跟随着刘澍好多年了,包垦公司成立之后,他被刘澍任命为护卫队长,负责保护整个包垦公司,很清楚杨元钊在这个包垦公司的地位。

  “好了,你家公子呢?”

  “就在办公室内!”刘权说完,连忙上前,引领杨元钊向前走。

  杨元钊知道这一处后门,却从来都没有走过,穿过两间房子,在后院,有一个很隐蔽的小门,就在柴房的一角,进入之后,来到了包垦公司的一个小房间之中,小房间密闭,很显然,是借助着建筑,没有任何的门的存在,然后,顺着楼梯向上,在二楼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之中出来。

  果然是隐蔽,即便是包垦公司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顺着这里,从后门迅速的遁走,杨元钊赞叹一声,接下来的路,他都知道了,顺着走廊一路找到了刘澍的办公室。

  此时的办公室之中,堆积着大量的文件,刘澍,还有三个干事,正在文件之中找着什么,听到动静的刘澍,几乎是头也不回的问道:“是刘唐么,刚快把新的招聘表给我弄过来!”

  刘唐是另外一名仆人,跟刘权的孔武有力不同,他粗通文墨,当年也是刘澍的书童,负责文案方面的工作,包垦公司成立之后,大部分的工作都交给了刘澍,刘唐也成为了刘澍的助手。

  “泽霖兄,怎么样了,招聘多少人了?”

  听到不是刘唐的声音,刘澍愣了一下,抬起头来,苦笑了一下道:“你给我弄得这个摊子,你倒好,甩手掌柜一样,怎么今天有时间来!”

  “我去了工地,这不过来看看,人员招聘的如何了?”

  “目前,已经招聘了1000人了,可是元钊,你要这么多人干什么?”

  “当然是工作了,水泥厂不同于面粉厂和砖瓦厂,它是真正的大型企业,需要的人力也是相当的庞大。”

  刘澍看着杨元钊轻松的样子,脸色一苦的说道:“你开这么多工资,不但是十里八乡的劳力,都跑到我这里来了,就算是老家,也有人知道了消息,陆续赶来,你说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实在不行,就送回去!”杨元钊皱着眉头的说道,中国的宗族势力,一直是他比较讨厌,这也是他不在四大家发展的根本原因,或许一时会好很多,可是长久以来,对于现代化的工业来说,是最大的弊端。

  “说的容易,谁没有几个穷亲戚啊!”

  “这样啊!”杨元钊想了一下,试着说道:“面粉厂已经投产了,不是还有些销售的指标,还有砖瓦厂,大不了给他们一批这个,也算是扩大销售了!”

  面粉,砖头,都算是比较紧缺的,虽然后者运输到太原,会亏钱,可是十里八乡的,总有乔迁新居的,拉起一批人做工程,一小批砖总也能够销售掉,虽然第一窑还没有出来,刘澍作为包垦公司的高层,对于那边的情况也掌控着,很不错,机器连续运转,几乎是一周之内,就起了一窑,现在,已经是第二窑了,估计热火朝天的景象,就会开启。

  穷亲戚之中,也分远近,远的,来到包头,更多的是想要求得一个工作,这种人也就是比较淡的关系,他们也很有自知之明,不会提过分的要求,干活也踏实,真的合适了,刘澍还是会留下来的,近一点的亲戚,一批面粉和砖打发了,也算是不枉他们跑这么远。

  杨元钊随手拿起一份记录,这也是他叮嘱之后,刘澍才做的,要按照以前的规矩,只是写一个文契,或者干脆就不写,口头说明一下,就完成了这个招工的过程。

  杨元钊非常清楚,完善的档案的,对于工人的管理有多么的重要,一个企业,在初期,必须要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这样才能够凝聚所有人的信念,建设起一个强大的,有效率的工厂,甚至一些报表和总结,看似没有多大用处,可是真正的掌控者,却能够从这些报表之中,知道一个工厂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企业家,要想不断攀升,必须要抓大放小,一些底层的事情,不能够事必躬亲,但是这些原始的资料,总结上来,却可以作为一个集团发展的方向,从细微之中发现问题,并且及时解决。

  记录上面,也算比较的详细,从姓名,年龄,性别,大致的基本特征,住址,家庭情况,都写的比较的清楚,不过这个名字,却有些五花八门的,旧时代,中国人的姓名,除了读过书的,剩下的,都是五花八门的,贱名好养这句话,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什么狗剩,草根,二剩,大牛,二牛,三牛,大狗二狗三狗的,重名的也相当的多,1000多个人之中,都是这样的,让刘澍他们费劲了功夫。

  杨元钊微微的点头,问道:“对了,泽霖兄,这些工人之中,念过书的有多少?”

  “元钊老弟,你到底想要什么,找读书人,考状元么?”刘澍愕然的说道。

  杨元钊这才想到,这个时代的国人,受教育的,只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别说是这些乡土村民了,就算是大城市之中,等闲的市民,能够识字的也不足一成。

  “好了,我都记录下来了,有3个秀才,还有30多个是粗通文墨的,剩下的,全部都是目不识丁!”刘澍看着杨元钊的表情,平静的说道。

  “3个秀才?”

  “怎么,秀才不能应征么?”

  “不是,我感觉奇怪,秀才也会找工作么?”

  “你以为,这还是太平盛世,我堂堂举人,不一样在商会工作,你给的这个工资,比我当年,刚来商会的,都要高的多,吸引几个穷秀才,又有什么,这还是少的,只是包头本地的秀才,消息传出来,恐怕过来的就更多了!”

  在刘澍的解释之下,杨元钊这才明白,哪怕是在几十年前,科举之路还没有断绝的时候,秀才也很难的谋生,不是做讼师,就是写信,写对联之类,或者干脆放弃科举,到店铺里面帮忙,做一个账房先生,现在,中央混乱,清朝已经出现末世之象,穷秀才们,更加没有什么出路了,眼下包头就有不少这样的秀才,一部分在学堂之中帮忙,剩下的,基本上都去了各大商铺,杨元钊这一次招工,给的条件,不知道多优厚,再加上一些更高的,比如技工标准,着实吸引了不少人。

  杨元钊看着3个秀才,和30多个粗通文墨的资料,叹息一声,中国的工业化道路,真的是任重而道远,突然想到之前,跟众人约定的时候,特别是吴广仁和赵书明两人,要他们找一处地方,教工人们识字,他甚至拿出来一个月15斤白面奖励,连忙向刘澍询问。

  刘澍愣住了,没想到杨元钊居然会问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元钊老弟,我建议你不要报那么大的希望了,据我所知,现在学堂已经办不下去了?”

  杨元钊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从来到包头之后,他就忙得脚不沾地,从上海回来之后,更是一路创立了面粉厂和砖瓦厂,现在又在筹建洋灰场,几乎没有闲暇的时间,可是教育问题,特别是工人的教育问题,一直是他比较看中的,他相信吴广仁两人,不会阴奉阳违,可现在的结果却让他震惊,有些提高了声音问道:“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不尽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