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十七章 倒霉商人
  哈比是德裔犹太人,在德国做点小生意,算是比较成功,这么多年赚下来的家当,听说东方遍地都是黄金,拿了1万马克的本金,又借了2万马克,收购了一批钢琴,想着在东方收获他的一桶金,却没想到,到达了上海之后,发现上海和东方原来是这么的一个城市,根本就没有钢琴的市场。  手中的资金越来越少,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守着手中的钢琴,却无可奈何,卖不出一架,目前东方流行的是棉布,棉纱,火柴,水泥,甚至是枪支弹药,唯独不缺乏这个所谓的艺术品,钢琴恐怕整个上海,都不会超过20台,其中的大半,在外国人或者高雅的咖啡厅,基本上都饱和了,费劲了辛苦,都没有在远东销售出来一台。  没办法,盘缠快要用尽了,找了几个朋友,最多资助他一些钱,至于销售钢琴,别说是销售价,哪怕是亏本也没人要,每日里,只能够在下午的时候,在酒吧里面喝一杯。  “先生,你好,我可以坐下来么?”很好听的声音,似乎带着纯正的腔调,哈比睁开了眼睛,透着昏黄的眼眸,看到了一个高大而英俊的东方人,站在他的旁边,不同于这个清国唯唯诺诺的民众,他似乎很平静,眼神之中也只是平等,不是低三下四,或者是害怕的表情。  “日本人,你好?”哈比用仅有的日语,试探的问道,这还是在船上,跟着一个回日本的德国人学到的。  “不,我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杨元钊用德语回答道。  德语,算的上是杨元钊掌握的第二外语,德国的发动机,在整个世界知名,为了掌握整个世界发动机的潮流和脉搏,杨元钊掌握了德语,没想到,到这里用上了。  听到了久违的德语,哈比睁大眼睛,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来帮助你的人?”杨元钊认真的说道。  哈比终于有些酒醒了,感觉到生意上门一般,犹太人在骨子之中经商天性,让他坐直了身体,澳门赌博网站:整理整理衣服,道:“我代理的钢琴,源自中世纪的宫廷制造……”  “好了,不要说你的钢琴经了,我不买钢琴!”杨元钊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哈比的滔滔不绝,断然道。  杨元钊的话,仿佛一下子抽走了哈比的主心骨,他又一次的有些沮丧,嘴里喃喃的道:“我就知道,我不是当商人的命!”  “谁说你不是当商人的命,我想找一个人合作,不知道哈比先生愿意么?”  找一个人合作,哈比略带警惕的道:“你要做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别的地方说话!”  哈比有些木然,机械的跟着杨元钊,来到了酒吧外面,叫了两辆黄包车,快速的离开了这个低档的酒吧一条街。  黄包车上下起伏,路上的一切,仿佛都远离了他,浑浑噩噩之下,甚至不知道身在何处。  黄包车夫们快速的向前,很快,就抵达了位于法租界核心位置旁边的一个街区,这里跟刚刚的地方截然不同,这里不但是法租界的最精华的所在,几乎所有的法国洋行都在这里,并且,这里也是娱乐场所和酒店集中的地方,哈比刚刚抵达中国的时候,就住在这一条街上,可是渐渐的,伴随着囊中羞涩,他很快的搬离了这个地方,并且到现在,一蹶不振了。  黄包车停在了汇中饭店的外面,哈比知道这里,这里的二楼有一个法国人开的餐厅,法国大餐在上海滩风靡一时,不但有租界的巨富,一些中国商人也都会光顾,一顿鹅肝大餐,价值鹰洋100,哪怕哈比在最发达的时候,都不曾想过,要来这里吃饭,一次就100马克,他的全部资金,也才20000马克,后来干脆赔的差不多了。  “先生,你这是?”  “吃饭啊,怎么,你不喜欢这里,那换别家!”杨元钊歪着头说道:“你知道有什么做德国菜比较拿手的地方么?”  “那就在这里吧!”哈比不知道杨元钊到底要干什么,可是他明智的决定不说话了,他发现这是一个机会,他已经是赔的连裤子都没有了,又有什么可以被别人看重。  哈比机械的跟着杨元钊,进入了这个豪华的饭店,说实话,两个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可以进入汇中饭店的人,可是全部法国的侍者并没有多说什么,热情的把他们迎进去,让他们享受了同样贵宾的待遇,杨元钊暗暗点头,果然是经营有道,只是这一点,就会让大量的中国人趋之若鹜的,在这个不大的酒店之中,已经没有多少空位置了,其中一半是外国人,一半是中国人,正好是午饭时间,都在忙着进餐。  “我要鹅肝,黑鱼子酱……”杨元钊看着全法文的菜单,熟练的报着菜,法文也是他会的一门外语之一,不如德文那么的精通,应付这个菜单还是没问题。  杨元钊放下菜谱,看着还在发愣的哈比,说道:“我点完了,你吃什么呢?”  哈比愕然的看着杨元钊,杨元钊能够用流利的德文,已经让他吃惊了,法文也懂,最关键的是,他点菜也非常的贴切,哈比知道很多附庸风雅中国人,看起来装模作样的点了很多,他们不知道,法国大餐,有特定规则,比如餐前汤,主菜,间菜等等,哈比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他看到法国侍者吃惊的几乎合不拢嘴,很显然,杨元钊点的是对,很熟悉。  “我要同样的就好了!”  菜单交给了侍者,杨元钊开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跟后世,豪华的法国餐厅比起来,这个餐厅,要差很多,但是这个时代,已经是高档的代名词了,全部使用法国侍者,法文点餐,一股原汁原味的法国风味。  杨元钊点的,都是经典的法国大餐,上菜的速度不慢,很快的,各种的菜品,都摆放在了他的桌子上面,哈比表情复杂的看着杨元钊,这一餐,起码是300马克,哪怕是他踌躇满志的从德国出发的时候,都不会这么奢侈,没想到,到了东方,穷困潦倒之下,反倒是享受了这样的美味。  抛开一切的想法,不管怎么说,先享受了再说,哈比开始拿着刀叉,大口大口的来吃。  杨元钊其实从酒吧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着哈比,他想要找到一个合作者,找到一个洋行执行者,普通的破产者,绝对不是他的选择,他需要一个有眼光,并且能够完全的执行他的意志的人,观察了3天的时间,最终进入他眼帘的,一共有7个人,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哈比,因为,在哈比的身上,他看到了很多属于犹太人的品质,这也是他下定决心的根本。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默默的吃着大餐,说实话,这法国大餐做的不错,当年跟随着车队走遍世界,也去过最正宗的法国巴黎餐厅,跟这个比起来,也没有高出多少,20世纪初期,各种的食材还没有灭绝,  基本上都是纯天然的,没有使用过化肥和其他肥料的,可以说是原汁原味的,再加上这个法国餐厅的老板,又原样的复制了法国操作规程,甚至连厨师都是法国知名厨师,所以,才能够如此的完美。  杨元钊细细的品尝着个中的味道,不住的点头,至于哈比,好多天都没有吃饱饭了,他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完了饭,哈比坐在那里不动了,仿佛是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着杨元钊的宣判,别的不说,就这么一餐饭,就足够雇佣他了,现在的他,可不是在德国时候的商人,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破产者,如果不是他远赴远东,在德国的话,现在等待他的,就是进入监狱的下场了,只是2万马克的债务,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