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六百零五章 修改合同
  太古洋行的会客室之中,一个中国侍女把聂云台引入其中,恭敬的让他坐下之后,就去通报了,二楼的房间之中,听完了侍女的报告,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好奇的睁了一下眼,聂云台的突然来访,让太古目前总办凯撒琳有些奇怪,难道是为了那两艘船。

  英国是世界海洋大国,无论是主力舰的数量和远洋货船的吨位,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这么庞大的舰队,都是英国的船厂,一点点的建设起来的,造船业在英国的发达程度可见一斑。

  一般而言,英国的船只很少外购的,大部分都是内部消化了,可是远东的这两艘是例外,英国目前大部分的造船能力都放在了军备竞赛之上,万吨级以上的船坞之中,大部分都是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来自于德国的挑战,让整个国家都蹦的紧紧的,陆地强国的德国,步入海洋之后,也是如此的强悍,彻底改造完毕的工业化推动之下,会比英国有更大的锐气。

  战舰等挤占了大部分的船坞,剩下的不多的船坞,也都放着万吨级的快速货船,这也是太古选择江南造船厂的原因之一,从某种意义上面说,这里是中国第一的造船厂,曾经有生产3800吨货船的能力。

  这两艘4500吨的货船,澳门赌博网站:主要就是连接上海到香港的航线,这一条航线靠近中国的内海,3000吨有些低了,万吨级又有些高了,5000吨左右才是最适合的。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远洋货船,在国内根本没有造船厂生产。凯撒琳的第一选择是日本,可惜日本的船厂订单也是满的。最快需要到4个月之后才能够建造,这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江南造船厂。

  第一批2成的资金,已经拨付过去,合约也签好了,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来干什么,难不成工期要延缓,3天以内,或许可以接受。一旦到了3天以上,他肯定要动用保证金和赔偿条款。

  带着种种的疑惑,凯撒琳在太古的会客室里面见到了聂云台,看起来很平静,不像是来谈推迟,凯撒琳也想不通,除了延期,还有什么会让聂云台来找到她,略微的寒暄了几句。凯撒琳开门见山的说道:“聂经理,不知道这么匆忙的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只要我们办得到。一切都好商量!”

  聂云台拿出了一份文件,凯撒琳苦笑了一下,看来还是。这个文件不外乎是说什么困难之类的,让他们延期。看看再说,可是翻开了自后。凯撒琳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结果,她略显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聂云台,失声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聂云台享受着凯撒琳的吃惊,平淡的说道:“凯撒琳小姐,因为江南造船厂得到了注资和技术支持,这两艘船的设计和完工日期,微微的发生了改变,皮埃尔总工和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商讨合同,不知道贵方愿不愿意?”

  “这!”凯撒琳收摄了震惊,资料上面的东西很简单,主要是船只的一些技术参数,复杂的她不是专业人员,看不太懂,可是这段时间,太古的部分精力,也都放在了这两艘船的身上,大致的参数知道,眼前的这个,经济航速提升了1.5节,最高航速甚至提升了3节,续航里程和燃煤装载量都有了不小的提升,甚至连载重量,也从原来3000吨左右,提升到了3300吨,也就是说,载重量提升了一成,这样似乎更加的适合香港航线。

  航速和载重量,是货船的最重要的两个指标,如果这两个方面获得了突破的情况之下,要求更改合约也在理,凯撒琳简单的计算了一下,点头说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愿意提升2%的总价!”

  一艘30多万美元的船,总价的2%,也就是7000多美元,这个数字不少,按理说,应该是让聂云台满意了,可是听到了凯撒琳的话,聂云台不但没有任何表示,而是微微的摇摇头,平静的喝了一口茶了之后,才说道:“看来凯撒琳小姐没有认真的看我的报告,请找一个专业人员看看之后再说!”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事,用事实说话,我们的船值得上更高的价格,或者我们还按照原来的标准,至于工期,就需要延误一点点了!”

  聂云台漫不经心的回答,让凯撒琳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上来了,差点就要发作,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这才用牙缝之中挤出来的声音说道:“很好,很不错,那就等等吧,我这就去找专业人士,看看你的船到底是如何的好!”

  “请便!”聂云台随手的一摆,平静的说道。

  啪啪啪的高跟鞋踩着楼板的声音,快速的而去,聂云台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会谈总有试探的,其实从凯撒琳的表现上面,已经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这艘船的渴望程度,有时候,更好和更多,并不能够成为打动船东的条件,关键是适合的,看样子,这艘船更加适合,那么有些条件,就必须要好好的来开了。

  来之前,聂云台已经做好了功课,按照平常的估计,船速,载重量的提升和煤耗,修建时间的减少,公平起见,会让总价的提升在8%-12%之间,具体还是看船主们的需要,在没有看出来煤耗降低,没有看到总工期的减少,只是几个基础数据,就让凯撒琳直接做出2%的总价的提升,看样子,总价上面,可以向更高来提升了,或许把标准微微的提升。

  1小时之后,凯撒琳略显失神的看着一个工程师,她面前的工程师不是上海的工程师,而是新加坡船厂的总工程师,是凯撒琳家族的朋友,偶然之间来上海出差,正好需要鉴定图纸,凯撒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了,正好他有时间,电话联系之后,就带着图纸到了这里。

  花费了20多分钟的时间,老工程师纳里,认真的看完了图纸,首先的想法就是不相信,在他看来,这几乎是把4500吨级的货船的性能发挥到极致,煤耗应该要比现在高出30%以上,如果这种情况下,还能够达到这样的煤耗,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江南造船厂在蒸汽机上面获得了巨大的突破,节能性能更好,爆发力也更强。

  可是没听说过,世界上有这么强大的蒸汽机,哪怕是4500吨的货船,这个蒸汽机也足够驱动一些小型战舰,它的部分性能,甚至可以追的上蒸汽轮机,这样性能的蒸汽机,在任何国家,都是必须要保密或者在军用舰船上面使用,没理由在一个落后的造船厂,生产民用船只啊?

  作为一个资深的工程师,作为一个总工,纳里哪怕不相信,也还是基于一个工程师的坚持,一点点的介绍了这些数据的全过程,诚实的告诉凯撒琳,每个数据需要多少的投入和基数水准,每一个参数的背后所代表的意义,把这一切都拆开了,掰直了,慢慢的跟凯撒琳来讲,让她明白。

  甚至最后,还把所有的数据都给汇总到一起,如果真的需要这个吨位和速度的话,结合了制造时间和煤耗的比较,这艘船的总价,可以上升9-12%,具体就看她的把握,争取能够谈到9%。

  纳里的话语,让凯撒琳对于这一艘船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凯撒琳也明白,为什么她说起2%的时候,聂云台是那么一副表情了,9%,看样子可以向这里努力,真的能够达到这个性能的话,付出多一点,也可以接受,上海到香港的航线,有些太需要这两艘船了。

  看到了凯撒琳脸上的期待,纳里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直接的告诉凯撒琳,作为一个资深的工程师,作为新加坡造船厂的总工,之前只是按照数据,来实话实说了,现在基于一个长辈对后辈的重视,她也必须把实话实说出来,他不相信这是这艘船的数据,也不太可能在2个半月之内完工,先不说数据方面,那个蒸汽机就不可能,就说这个工期,哪怕是英国的造船厂,能够做到的都不多,最少他们新加坡造船厂是不行。

  从纳里那里回来的路上,凯撒琳一直都在想,纳里跟他的亲密程度,不可能骗他,而新加坡造船厂,是仅次于印度的大型造船厂,在亚洲享有盛名,在纳里的领导之下,甚至可以接手巡洋舰,这跟民用造船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十几分钟的车程,凯撒琳都在认真的考虑,最终做出了决定,不过她还是多多少少的被纳里所影响了,那就是江南造船厂可能完不成订单,拿一个更好的数据,连骗太古更换合同,故而在总价上面可以做出一定的让步,但是赔偿金额方面,一定要足够高,不但要弥补完不成交工的损失,还需要考虑到另外挑选造船厂所付出的代价,总之不管江南造船厂打的是什么盘算,要让太古洋行的利益,得到保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