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五百九十二章 长江大桥
  对于北洋和革命党的小动作,西北看在眼里,当然不能这么的算了,看样子,这段时间,西北忙于的北方战局,这两个势力开始蠢蠢欲动了,刚刚跟列强们交手之后的外交人员,开始找到北洋和革命党,对于这些报纸的不实行为进行了严正的抗议,那些被抛出来的替罪羊,在西北缜密的情报之下,被一一的揭穿,两方不得不拿出了几个有一定分量的人来才算作罢,就在两方都认为,西北只是这样的时候,西北顺势在这个时候,西北重提铁路计划。

  其实之前跟革命党和北洋达成的协议之中,铁路一直都是重要的一环,西北已经取得了全国范围的筑路权,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大部分铁路修筑,都是跟地方合作的铁路兴建一直都在进行,不过大体上不太长,一两百公里的样子,最多联通两三个主要城市和海港河港,让铁路跟水运联通起来。

  现在在目前的强势状态下,提出的铁路计划则是干线铁路,是在原有铁路网的基础上,整合出以全国为中心的干线铁路,以三纵三横为主。

  北方通畅北京到哈尔滨铁路,京包,包太铁路铁路,陇海铁路,南方的湘黔铁路,桂黔铁路,横向的还好办,可是纵向却是大手笔,包头为中心,包太之后,继续向南贯通河南,湖北,湖南一直到达贵州,整个贯通西北的大动脉,是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跳大动脉。把整个西北和西南联络道了一起,隐隐的划定西北未来的势力范围。中部,以平汉铁路为中心。继续拓展,修筑武汉到广州的铁路计划,东部,则贯通中国两个最重要的大城市,北京和上海。

  这个铁路大计划,几乎是笼罩了整个中国的精华部分,从东三省,到中原的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的大部分省会城市。手笔之大,让人惊叹,最关键的是,计划之中,三纵铁路之中,荆门,武汉,南京,这三个地点是重点之中的重点。在中国铁路和桥梁历史上面,从来未曾有穿越过长江的大桥,而在三纵之中,长江大桥是必须要修建的。而且布置一座,几座长江大桥,是开创性的巨大工程。

  长江是天谴。之前,也不是没有人想要贯通长江大桥。可惜在宽阔的长江航道的面前,都没办法了。现在西北居然敢于承担,这是一个惊天的创举,顿时,西北的动作,上了全国报纸的头条,几乎整个中国的媒体都转向了这样一件事情,甚至西北的宣传口号也是杨元钊所剽窃的一句诗,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这一句诗成为了整个中国的热点,后世有人统计,只是在1912年一年,最少有370多家报纸,转载了以这首诗为标题报道,制约着整个中国天谴,即将变成通途。

  西北的崛起,商业上面的成功,让整个中国都认识到了,交通便利的重要性,长江也是一个重要的通道,很多的运输,都是基于长江之上,可是通畅的长江却恰恰是最不通畅的地方,两岸相隔不远,可是要想过河相当的不容易,少则半天,多则一天,在风浪较大的时候或者天气不好的时候,或许是几天的时间,这对于两岸的发展是一个巨大的障碍,现在,一个铁路公路两用的桥梁计划,让长江天谴即将不复存在,长江中下游流域又是经济发展和富庶之地,讨论这个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西北此时,也在重点研究这个,建设大桥的方案到底要怎么做的,方位上面,已经由杨元钊点出来了,原来的铁路公路运行图,明白无误的标明了长江上面,几十座桥梁的位置,甚至杨元钊还知道大体的先后顺序,当然是选择原点,而接下来,就是确定他位置和高度。

  一些专家经过了简单的分析之后,最终提出了一个20米高度,报到了杨元钊这边,这是基于现实的考虑和技术水准方面最终的结果,拿到杨元钊这里之后,直接被杨元钊否决了。

  杨元钊记得,长江大桥,曾经是长江航道的一个大锁,只有24多米的高度,不足以通行万吨级的货轮,在丰水期只能够通行3000吨远洋货轮,这让比莱茵河水量多了6倍的长江,通行能力只有莱茵河六分之一,关键问题就是建于1968年的南京长江大桥,24米的高度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关闸,阻断了万吨级巨轮直达武汉的黄金水道。

  如果只有一个南京长江大桥,也倒罢了,横跨长江上,可不止一座桥,数十座桥梁和投入巨资顺着南京向上的5000吨级的码头,让推倒一切重来的计划,变得困难了起来。

  前瞻性这一点,在大型工程建设上面,非常重要,最鲜明的例子就在于基尔运河,因为建设时期没有前瞻性,基尔运河在1895年建成之后,不到12年的时间,就不得不投入巨资在1907年继续扩建,不断攀升战列舰大小,被基尔运河给限制住了,在德国公海舰队之中,甚至还有专门为基尔运河建造,不太适合适航性的战列舰。

  后世的中国,没有一战德国那么迫切的环境,有敢于退到重来的决心,只能够让长江水道这个天然水道,白白的浪费了,可是现在,杨元钊的眼光几乎是世界第一的,来自于后世的他,肯定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前瞻性,到底要如何前瞻,当然不能直接的参考的长江水道的界限,这不现实,必须要考虑现实和可行性,太高的话,这个造价就是天文数字,最终,杨元钊决定,南京长江大桥,作为长江最下游的港口,也是通行能力最强的,一般而言,丰水期甚至可以直接通行5万吨的远洋货轮,可以参考后世巴拿马级,就是以巴拿马运河为参照物,专门通行巴拿马运河的远洋货轮。

  桥墩之间的最大宽度,在75米以上,高度则要超过57米,最终杨元钊拍板定在了60米,这样目前整个世界大部分的战舰和货轮都可以通行在长江水道南京航段,甚至未来百年,都不会过时。

  至于武汉长江大桥和荆州长江大桥,则按照实际的通行能力,以最可能的扩大,当然,不可能是24米,武汉到时候,甚至可以通行万吨,甚至是两万三万吨的货轮。这样的情况下,在丰水期,甚至可以由万吨货轮,上溯到武汉,甚至是更近的地方,河海一体化之下的,长江中下游流域,会成为中国的一片热土。当然了,那是远景,现在的西北还无法影响到那里,但是贯通之后,南北的联络,会更加的紧密,长江之上,也不是只能够有渡船通过。

  杨元钊也知道,在这个时代,提出这个要求真的有些高,可是中国不行就向国际招标,总之,可以花钱,花大钱,不能让南京长江大桥再成为卡住中国咽喉,就杨元钊所知道,早在1883年,布鲁克林大桥就建成了,那是被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悬索桥,距离水面足足有41米,30年过去了,钢铁和科技的发展,推升20米的高度应该不难,甚至如果设计之中,钢索要求不过关的话,他可以用一体机之中的一些材料替代,让大桥的建设更加的安全稳固。

  当三座长江大桥的基本要求公布天下的时候,整个世界都震惊了,以布鲁克林大桥为蓝本,而且更高的大桥,这立刻吸引了整个世界绝大多数的设计院,一个可以永垂史册,在未来几十年之中,都不会落伍的大桥的设计建造,这对于建筑师而言,简直是难以言明的吸引,特别是南京大桥,西北甚至为了南京大桥,悬赏100万美元,征集设计稿,这可是1912年,美元还被称之为美金的时代,100万美元,可以相当于5万盎司的黄金,对比后世,几乎是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美元,顿时,全世界范围之中,最少有数十家最顶级事务所,接下了设计的工作,他们会派出各自事务所最出色的设计师队伍,实地考察,进而参加竞标,争取拿下这个工程。

  西北从来都是大手笔的,这点谁都知道,可这一次,庞大的手笔,让人惊叹,只是一个南京长江大桥的设计图就100万美元,工程造价更是可以上升到千万,甚至是数千万美元,这样不计成本的建设投入,更加是让人眼红,北洋和革命党还没有意识到,铁路和交通的方便,会对中国产生怎么样的影响,他们看到的是眼前的利益,只要铁路通畅了,西北的货物,包括他们的进口西北机器生产出来的东西,必然会更加方便快捷的运出去,加上过路费和一些的税费的提取,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西北主导的中国,哪怕是北洋,也意识到了,商业的繁盛,对于他们的执政的好处,有了钱,就能够装备更强的武器,更好的装备,组建更多的军队,至于桥梁和铁路,在他们看来,还没有直接的威胁,或者是有,但不足为虑,毕竟在他们的范围之中,说不定未来的道路更加通畅了,他们可以更快的攻打革命党和西北,这也是一个不错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