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船用钢订单
  ps:看《钢铁时代》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做出了决定之后的杨元钊没有急于行动,这个前往天津博览会的中年人的信息还没有的出来,相信会很快,江南造船厂的股东基本上已经罗列出来了,按照这个进行寻找的话,应该不会很难,只有弄清楚是谁,才能够按照这个家族进行准备。

  杨元钊没有停多久,凭借着会展上面的简单记录的人物特征,调查局开始深入的调查,经过了几年的发展,调查局的触角,已经深入到了整个中国,上海这个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东方海港,金融中心,怎么可能不全面的布局,可以说,西北之外网络,最全面,花费最多的就是上海。

  调查局通过细致的调查,只用了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之中,已经把这个中年人的资料给弄出来,中年人看起来有些苍老,可年纪不算特别大,只有32岁,姓聂,名其杰,号云台,湖南衡山人。

  看到这里的时候,杨元钊微微的有些奇怪,聂云台的身份是江南造船厂的总经理,在他的名下,并没有多少股份,只占据了新成立的江南造船厂的0.5左右,也就是20分之一的股份,不能算少,可是在100份之中,也只能够说微乎其微的,这么少的股份,却主导江南造船厂的主要事物。大大小小的实物是他一手处理的。

  难道是留洋的经历,让聂云台坐稳了这个位置。在聂云台的履历之中,有曾经留洋经历。这么容易么,换成一个小厂,纺织厂之类的,还有可能,江南造船厂的位置极高,本就在北洋的体系,官督商办转为民营之后,无数大鳄都关注他,现在估计总股份量会达到4000万以上。在中国,绝对称之为庞然大物。

  怀着这么一个疑问,继续翻阅聂云台的履历,真正的看了他全部履历,才知道,中国的事情绝非如此简单,聂氏家族是一个小家族不假,是湖南衡山的一个普通家族,祖父不过是做到一任县令。从普通的士绅,提升到了当地豪门的地位,但是从他父亲这一代开始,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可以说平步青云,原因很简单,聂云台的母亲。也就是他父亲的原配名叫曾纪芬,听起来很平常的名字。再往上,曾纪芬是曾国藩的小女儿。也就是说,他的父亲是曾国藩最小的女婿,而聂云台是曾国藩嫡亲的外孙。

  聂家娶到曾纪芬的时候,曾国藩已经患病离世,但是聂家也因此而起飞,聂云台的父亲聂仲方追随过曾国荃,左宗棠和李翰章(李鸿章之兄),无意不是跟湘军有密切关系的方面大员,晚清名臣,一直埋头苦干,勇于任事,经过多方保荐,首先在江南机器局出身,然后从江苏省苏松太道的小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再升浙江按察使,再迁江苏布政使,再迁护理江苏巡抚,再迁安徽巡抚、浙江巡抚。

  在聂仲方的任职之中,最让杨元钊看重的就是在江南制造总局的会办,总办,之后才进苏松太道台,平步青云。至于聂云台,1883年少年时代随父聂缉椝住上海。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回湖南参加童试,中秀才,随即跟外国人学英语、电气、化学工程等新学科。后赴美国留学,走过的是跟杨悦差不多的道路。

  也就是说,聂家是横跨了湘军,淮军,甚至因为江南大家族的关系,跟革命党和部分浙江湖南的大家族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这个意义上面说,聂云台真的是最适合的总经理的人选,横跨众多家族,并且自身有能力,早在1909年就成立了恒丰纺织局,在西北横空出世之后,大规模的扩张,成为了南方数得着大型棉纺织也集团。

  这么一个人物,难怪堂而皇之的进入到天津博览会,不说聂家目前的姻亲故旧,就算是曾文正的外孙这个身份,遍数北洋,也没有人敢动他,袁世凯都一样。电波再一次的穿过大半个中国,专门渠道,迅速的传输到了刘澍这里,告诉他,样品的船用钢和一些资料,都会通过铁路,最多一天时间抵达天津,让他尽可能的争取江南造船厂和聂云台,并且搞清楚,他们要求的数量。

  刘澍看了聂云台的资料之后,也忍不住吃了一惊,曾国藩的外孙,父亲也做到巡抚,这绝对是一方大员,可不是山西巡抚这样,浙江是财税之地,浙江巡抚的位置在体系内绝对在山西之上,换做以前,别说是他,就算是八大晋商,还有侯金盛,都未必能够入得了法眼。

  现在的西北,在中国的舞台上面越发的重要,对俄战争也是打的有声有色,从1840年开始,对外作战首次大规模的取胜,几乎击溃了21万俄军,这在之前,从来都没有过,加上卖出机械,西北银行的合作方面,在整个北方,甚至是中国,都有一层层的关系网,他们顺利的得到了他们所想知道的大部分东西。

  原来,从1911年开始,江南造船厂通过整合,从官督商办,向商股转变的时候,整整停了6个月,到日前才完成了大部分的股权转移,开始接手订单,这一次来天津,只是聂云台的第一步,西北钢铁厂的名头很大,可以达到2000万吨的产量,价格不高,如果能够生产船用钢的话,江南造船厂的单船成本,会比之前下降12%左右,这对于庞大的,少则千吨,多则3000吨远洋轮船来说,降幅极为惊人,这对于聂云台的生产计划,极为重要,可以稳定位置。

  第二天,太原特钢厂的厂长周树泉,带着12个不同类别的船用钢,来到了天津,周树泉曾经是张召忠的助手,留美出身,技术相当的出色,从白云鄂博钢铁厂调往太原特钢,这个钢铁厂是正式跟北洋对抗之后,才建设的炼钢厂,因为有了白云鄂博的经验,这个太原特钢的建设,少走了不少的弯路,大部分的炼钢高炉不是150吨,甚至是200吨的大型钢炉为主的,是采用小型炼钢高炉,生产的也不是普通钢材,是跟西北材料实验室联合起来,生产各种的特种钢材,虽然产量比不上白云鄂博,附加值特别的高,特别是大口径火炮的炮钢,几乎88%以上,都是在这里生产。

  因为重要,大部分都是军用的特制钢材,特种钢厂的级别特别的高,澳门赌博网站:甚至常驻军方代表的,关于他之中的一些生产车间,基本上都是绝密,也没有推向市场和参加博览会,这一次杨元钊急匆匆的让他带着还是实验性质12块船用钢前来,多多少少有些不解,这些只是在普及研究的时候,制作出来的样品,暂时太原特钢没有生产它们的计划。

  风尘仆仆的他甚至来不及休息,就被刘澍给拉走了,直接去见聂云台,早在知道周树泉的行程之后,刘澍就已经跟聂云台联络好了。聂云台在天津博览会上面,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在天津走访了一些亲属和故旧,准备直接乘船前往美国,江南造船厂跟美国和德国的联系比较的紧密,一些无法解决的钢材都是通过他们进口的,来天津不过是顺路,可是昨天听说刘澍来了,为船用钢的问题跟他进行会面,左右也没有耽误什么,他就同意了。

  天津租界最大的酒店之中,聂云台见到了刘澍,从年纪上面,刘澍要比聂云台大,可是看起来,却是聂云台苍老了一些的,稍稍寒暄了之后,双方都直入主题,刘澍这边拿出了船甲板的样品,聂云台也早有准备,带来了4个工程师,其中2个是外国人,他们认真的分析样品,特别是西北带来的规范性的性能指标,这个是跟世界接轨的,这些工程师们简单的看了一下,最多只用一些仪器,检查了硬度,重量,耐腐蚀性等等这些主要指标,跟包头介绍上面的完全一样,这些人脸色一定,在聂云台的身边悄悄的说了一下他们检查的结果。

  聂云台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看来西北果然是实力强大,这个指标,恐怕不比美国产品差了,不知道价格?”

  “价格!”刘澍看了周树泉一眼,周树泉拿出了一张表,从上到下,详细的写着每一个船用钢的价格,聂云台满意的点点头,这些价格比美国的价格,最少低了15%,如果加上太平洋的运费,这个价格还能够向下5-7%左右,船用钢在普通的汽船上面的使用量,会占到整个汽船总重量的三四成以上,这个是大宗的采购,价格降低,代表着他们的利润降低,甚至在降低一部分的价格之后,会有更强的竞争力。

  聂云台之所以放着他恒丰纺织局的位置不管,跑来江南造船厂,一方面,这里更能够发挥他从美国学到的东西,另外一方面,何尝不是利润呢,从20世纪初开始,世界航运业的发展极为的迅速,更新换代也越来越快的,大型的万吨级货轮,取代了小型货轮,更大的运载量,更低廉的价格,成为了所有新船的首选,他也想介入到这个领域,现在看来,选择是正确的,改进船厂的第一步走成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