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步兵冲锋
  夜色深沉,战火正浓,西北突入发起来的攻击,彻底的打乱了俄军的阵地,特别是装甲车的急速突击,仿佛是一个锋利的手术刀一样,切开了仿佛是稳固的俄军阵地,后续的步兵,则继续的扩大这种伤痛,持续的流血,让俄军受到了最严重的打击。

  俄军的大本营,也就是萨姆索洛夫指挥部,以为布置的关系,就在六个师的身后,越过了炮兵阵地,在距离恰克图7公里的小山的位置上,被突然袭击惊醒萨姆索洛夫,听到炮声和前方的火光,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西北军居然在他们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发起了攻击。

  没有亲自指挥布放,萨姆索洛夫很清楚,长时间战争和习惯,会毁掉严密的防守,俄军是什么德行,他非常清楚,来自欧洲的主力军还好一点,那些从远东调过去的军队,那个军纪就差多了,本身就是帝国最远的地方,天高皇帝远,看之前的173和179就知道,弄怕是西北军出其不意,可也不应该损失那么的大。

  好在,前面的6个师,有四个是从欧洲带过来的,还是布置在前线的,又有严密的防护,想来会好一点。

  不用去考虑,西北为什么会对俄军进行冲击,不是说,西北军的战斗力弱么,萨姆索洛夫此时,毫无睡意了,☆,ww◆w.连忙召集军官的,进行紧急的战场会议,对付火炮,最佳的就是大炮了,可是俄军大部分的火炮存放点。都在包头侦查的范围之中,几个侍从官迅速接到他的命令。前去炮兵阵地下达命令,要他们迅速的进行反击。

  可是。足足10分钟之后,只有一个侍从官回来了,还是脸色发白,他们在去的路上,正好碰上了一个高爆弹,另外一个直接被炸死了,而剩下的这个,也看到了对面的情况,现在炮火集中的地方。正是被西北炮火覆盖着,即便有掩体的防护,不怕被包头的大口径火炮毁掉,没有什么人是不怕死的,去把火炮从掩体之中推出来,等于是去送死,包头的步兵杀伤弹,数百钢珠一炮,几乎把这边变成了修罗地狱。

  迟疑了几分钟之后。侍从官还是回到了指挥部,告诉萨姆索洛夫,炮火太猛烈,在大炮集中的区域。根本就过不去人,也没有任何人的动静。

  萨姆索洛夫怒极了,却也毫无办法。炮火无法反击,就只能够被动挨打。前线的消息,几乎是断绝了。他连忙出来,通过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前方的一切,可惜俄军的望远镜不是内视的,只能够看到火光和炮弹爆炸的光芒,凭借着这些,勉强可以看到西北军的推进速度非常的快,从开始打炮到现在,不到25分钟,可是西北军已经冲破了第一道防线,前方的两个师,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萨姆索洛夫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精心布置的阵地,专门亲自去做了检查,自问即便碰上德军的精锐,他也又把握守上几天的阵地,仿佛是纸糊的一样,被西北军从正面凿穿过去了,短短的25分钟时间,就推进了4公里以上。

  西北军既然拥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为什么,之前从来都不会表现出来,一直都隐藏着的,放任他们进行进攻,消耗他们的人员和士气,然后选择他们最薄弱的部分进行攻击。

  如果蔡锷知道了萨姆索洛夫的想法,一定还会哈哈大笑的,古代中国,形成的战争哲理,比如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再比如击楫中流,诸如此类的种种,在最不可能的时候攻击,才能够产生偷袭的结果,哪怕是热武器时代的战争,也是如此。

  两个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继续的推进下去,说不定下面的两个师也没办法抵挡,真的碰到了最后的两个师,以远东军区为主的两个是,天知道会不会哗变或者溃退。

  萨姆索洛夫有些悲愤,难不成,他带来的部队,都是纸糊的,重兵把守的阵地,随随便便的就被突破了。

  沉浸在懊悔和不解之中的萨姆索洛夫,暴露了他最大的弱点,应变能力差,历史上的他,并没有经历蒙古的战局,一直在土耳其的前线,小范围的战争,营,团,甚至是师一级的,萨姆索洛夫都非常出色,可是到了集团军一级,萨姆索洛夫就差的多了,优柔寡断,面对问题在不知道怎么解决的时候,只能够干等着,一战之时,他率领的第二集团军,被德军围歼,15万人只剩下了1万人,他自己在一个小树林之中自杀。

  “司令官阁下,请撤退吧!”侍从官来到萨姆索洛夫的面前,有些慌张的说道,萨姆索洛夫都不说话了,这都过去35分钟了,25分钟,穿插了4公里,又过了10分钟,居然又穿插了1公里多,距离他们大本营的位置,也不过是2公里,这个距离,或许在之前,不是危险的距离,可是在现在,见识了包头的穿凿速度,说不定,在20分钟,或者是30分钟之后,就能够穿凿到了这里?难不成,连司令部都会被聚歼?

  萨姆索洛夫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了火光和炮火等的位置,甚至仔细听着前线不停响着的枪声,一脸的死灰,西北的进攻,让他彻底的绝望了,眼看着前面的阵地被淹没的,最少有四个师,陷入到了混乱之中的,他已经失去了快4个师的部队,如果这4个师再被包头重创的话,哪怕他自己都不相信沙皇会绕过他,这个时候,退跟不退,有什么区别,他甚至有死的心了。

  侍从官和近卫官,当然不能任由萨姆索洛夫留在这里,不管如何,他总是指挥官,承担战争失败的责任是,但是他们这些侍从官和近卫官,如果放任萨姆索洛夫被俘,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被落后的中国,俘虏一个骑兵上将,这恐怕是极大的丑闻了。

  萨姆索洛夫几乎是被硬拖着,离开了指挥部,指挥部的其他官员也开始紧急撤退,其实并不知道,他们不用撤退,包头的装甲车攻势,不是针对他们,而是那些炮兵阵地,拥有足够炮火的俄军是强悍的,一旦这些炮火不在了,俄军等于是爪子被打断了,接下来,根本没有翻腾的余地。

  在完成了对前线的几个师的穿插之后,40辆装甲车,没有继续的穿插下去,分成了8个部分,分别冲向了重型炮兵的掩体,哪怕俄军已经分散了,把所有的重炮分成了七八个部分,还是相对的集中在一起,这给了西北机会,彻底缴获或者是摧毁的机会。

  装甲车开始转向,而跟随着装甲车的8000步兵,还在向前冲击,他们负责做一些装甲车无法做到的事情,在装甲车的掩护之下,对装甲车进行护卫,35分钟的时间,装甲车和步兵结合,完美的完成了任务,4个已经混乱的俄军师,加上炮火打击的措不及防的那些,一场大胜已经确定了。

  包头的指挥部之中,蔡锷和高层军官都在关注着战场的进度,哪怕有逆天的装甲车,战场复杂多变,天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说不定装甲车出现故障了,说不定俄军的隐藏炮火反击了,说不定被正面击中的装甲车,这样无法打开缺口,突击足够的纵深,也无法取得更大的战果。

  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装甲车成功的冲到了距离前线6公里左右的地方,甚至微微向前,等于从6个师的结合部位彻底的冲出去,两个师,不过是守护了5公里左右的面积,几乎三分之二被打了个稀巴烂,加上后续的步兵还有装甲车来回的肆虐,整整6个是都崩溃了,前线乱成一团了。

  “机会来了!”蔡锷拿起电话,轻轻的吩咐几声,三枚信号弹打上了空中,在有些漆黑的夜空之下,显得那么的明亮,红色的信号弹仿佛是死亡的讯号,早已经准备好的第一军三个师,也开始冲锋了,这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前线的俄罗斯阵地已经彻底的被搅了个稀巴烂,装甲车是第一波的打击,接下来的,8000步兵,加上装甲车向着纵深冲击,四处倾泻着 ,俄军彻底的乱了,这时候还不冲击,难不成要放过好机会。

  跟跟着装甲车上前8000的步兵不同,这是大军团的集团冲锋,第一军的6.5万人,只有4万人负责冲锋,可是带来气势却排山倒海,哪怕从买卖城到恰克图,差不多三四公里的距离,他们也快步,不用半个小时就冲上来了。

  第一军是西北最强的军队,哪怕经过了几轮的扩编和抽调,不少优秀的士兵都补充到了其他部队作为骨干,可是作为从最开始54混编协起步,甚至更远可以追溯到护场队时期和冯营时期,他们的历史和骨架是最牢固,一次次的抽调,不但没有让他们失去原有的骨架,反而作为榜样,引领着其他的师。

  快步冲锋,武装泅渡,再加上到了阵地之前散兵阵营和防护冲击,可惜这一切都有些无用,一线的阵地,彻底没有了敌人,别说是一线,甚至二线,三线都没有,一直到了后面,深入俄军阵地3公里之后,才有零星的抵抗,但是面对着训练有素,手持着ak11步枪的西北军而言,只是泛起了一阵的波澜,就消散了,6个师的俄军阵地,在一个小时之后,彻底变成了历史,而装甲车和后续的步兵,开始针对俄军,向着纵深继续的扩大战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