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可怕的战壕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品字形的中心,稍稍靠后一点的位置,第一军的总指挥部之中,蔡锷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方的180炮,是他关心的重点,180炮比他们最远程的155炮要远2公里,2公里的范围,几乎是被动挨打,前沿阵地没有办法挡住炮火和敢死营的联合冲击。不解决180炮,别说是跟俄军形成相持的状态,就算是稳守住买卖城一线,都成问题。

  这时候,去调集打炮肯定来不及,包头最强的炮火是203炮,射程最少比俄军的180远3公里以上,那些炮,最多就是在西北内线作战,在铁路密集的线路上面活动一点,毕竟,太沉重了,203炮比155炮最少重了一倍,3个师155炮,运到这里,已经是非常的困难了,报废的汽车都超过了百辆,更何况是203,那是几乎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真的要送上来的时候,恐怕要到1个月之后,一个月之后,黄花菜都凉了。

  没有炮对付,不代表西北军没办法了,在蔡锷的手上,有一支特种部队,一营几乎没有多好损失,二营虽然损失过半,但是剩下的,还有轻伤重伤复原的,足以派上用场了。

  蔡锷在所有西北高层军官之中,是对特种部队最感兴趣的一个,当年对上北洋军,特种部队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感慨,北洋一战结束,他专门的研究了一下特种部队的作战,特别是跟普通陆军的配合,甚至亲自的观摩了特种部队的训练。

  正是这种深入的了解,让他知道了特种部队在定点清除之中的作用。现在没有任何一个火炮能够对付180火炮,并不代表他没办法,在知道敢死营到来的前提下,早早的就把特种部队给派了出去。

  30多个小组,一共是150名左右的狙击手。还有150名观察手,共同的嵌入到俄军那里,对于没有受过特种作战训练,根本就无法防备的俄军来说,几乎是不设防的。180炮,作为俄军的杀手锏。可以说,防护的也比较的严密的,不但周围有一个师的步兵,本身也建设了相当的防护,即便是对上同样口径的180炮。都能够抵挡一二。俄军的见识,还是立足在旧的战斗之中,500米左右的防线,足以抵挡大部分的敌人了,再加上这里已经地处俄军的腹地,不停经过的巡逻兵,让这里足够的安全。

  特种部队的眼里,这里都是筛子。最少有200名战士,潜入到了其中,特别抽调出来的特等射手。可以保证在1100米之外,射中敌人。这就是灭掉炮火的仰仗,即便在俄军之中,180炮也是最顶级的,操纵着这样的火炮的,都不是一般的人。最少也是顶级炮手,当狙击枪。一个个的点杀,把所有的炮手都干掉的时候。空有180炮,也没办法射击了。

  从180开始发射开始,特种部队就已经开始阻击了,1100米的距离,加上枪口做了特殊的处理,不会有火花出现,又是在白天,毫无防备经验的俄军,根本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子弹,负责防卫的那个师部队,整个的乱了,开始发散的向外,特种部队们,平静的打了10分钟左右,尽可能的让17门180火炮都打的哑火了,几乎消灭了归属于180火炮的大部分炮手,这才开始撤退了。

  用狙击手干掉炮手,这不能彻底的干掉180炮,只要炮在,十几万的俄军,总能够找到一定数量的炮手,只是射速和熟练程度的不同,但是对于这一战,赢得了一个小时,甚至是更多的时间,足够西北军获得优势了。

  俄军的敢死营已经开始向前冲了,对于敢死营而言,什么都是白讲的,他们必须要冲上去,后面的炮火是否停歇,对于他们而言,完全没有意义,他们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不论地下都是什么,都无法挡住他们前进的步伐。500米的距离,即便是匍匐前进,20分钟的时间,也足以接近防线的前列了,最外侧的铁丝网,距离阵地只有的300米,澳门赌博网站:是马克沁最大杀伤的范围之内。

  铁丝网很好的挡住了匍匐前进的敢死营,只有50公分的高度,不够任何的一个人爬过去,铁丝网看似随手就可以扯掉,可是上面的倒刺加上坚韧的铁丝,让没有特殊工具的敢死营,无法对付,最前列拿着冷兵器的极少,即便有冷兵器,也无法做更多的动作的,简单的一层铁丝网,就这么的挡住了这些敢死营,后面俄军军官用大喇叭喊着俄语,似乎迟疑了一分,然后前排的都爬起来,开始翻越,他们必须越过这些在后面俄军看起来,很好突破的障碍。

  铁丝上面的倒刺,都与任何一个或者的人,都是巨大的刺激,哪怕是不自觉的,这些人也开始渐渐的向着缺口的地方而去,而剩下的,都挤在铁丝网的前方。哒哒哒,机枪的响声响起,对于军官而言,是极为熟悉的,几乎每天都会在训练场上,带着士兵感受着这样的声音,可是在此时,却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开始收割生命了。

  对角分布,穿透力,训练早已经把机枪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而此时,带着强大动能对机枪子弹对于集中到一起的俄军敢死营,简直是毁灭性的的,死亡和生命的对抗,就这么的在短短的距离之中肆虐,

  就算是无数机枪形成的弹幕,敢死营还是展现了它的可怕,不畏惧生死的战士,拿着任何可能用到的东西,去开辟道路,哪怕是机枪形成的金属风暴,都无法阻挡住,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一层层的铁丝网被突破,每一层铁丝网的前面,都留下了上千的尸体,可是不到5层的铁丝网,还是被人群所淹没了,敢死营已经前冲了200多米,几乎每一步都带着无数的尸体。

  说实在,哪怕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看到这样的局面,也没办法继续下去,哪怕是中弹了,那些坚强的敢死营们还是继续的向前突破,似乎在为后来者,打通一条道路。蔡锷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自问是一个残忍的领导者,甚至可以冷然的看待战场上的一切,无论是对手,还是自己,可是这样的冲击力,还是多多少少出乎了他的预料,感慨一下,看着最前面的敢死营,距离第一排战壕,只有50米的时候,前方甚至没有铁丝网,他平静的说道:“撤出第一道战线!”

  命令一旦下达,迅速通过早已经铺设的电话线的,传播到了各个阵地,几乎毫无停滞的,这些战士们迅速的开始后撤,虽然说,他们有能力挡住这些敢死营,可是没必要产生伤亡。

  西北军的战壕,是呈现出批次的,一层和一层之间,有长达百米的地道相连,在后方的机枪的压制之下,哪怕是50米的距离,他们最少有2分钟的时间,第一线,三公里的长度之上,一般会有1000人左右,他们没人间隔3米,而这样相连的地道,一共有30条,每一个地道上,最多就是三四十个人而已。

  1000多人,在快速的奔跑,井然有序的,不到30秒的时间,全部人都撤出了,此时,距离最近的战壕,最多只有20米。怀着一线的希望,无数敢死营冲上了第一层的战壕,数千人,几乎把战壕给填满了,而位于第二层战壕的指挥官,稍稍的的停了一下,按动了按钮,巨大的爆炸声在第一层战壕上面响起,无数的残肢疯狂的向天上抛洒。

  “真狠!”菲利克斯抽了一口冷气,有些失态的说道,居然在自己的阵地上面埋设**,难道他们连自己人都不顾么,这样的军官,有战士跟随他们么?

  博尔多看向张孝淮,张孝淮微微一笑,战壕也是需要向德国展示的,也算是战术的一个方面,随手的画出了一个战壕的示意图。

  寥寥几笔,却让所有的德军军官都围了上来,特别是博尔多,他顺着战壕,特别是中间的那个长长的战壕,有些下意识的说道:“都从这里撤退了!”

  都是军事精英,不会有人问出来从这里撤退不是把战壕拱手相让傻话,看起来简单的战壕布置,却避免了,从一条战线向另外一条战线撤退时候的危险,只要阵地不失去,这些百米地道,足以让人从容的退回,而这里只要友谊挺马克沁,有一个沙包作为防护,足以挡住千军万马。

  所有德军军官都知道,第一层战线是西北这边主动退出,看着一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最少有5道防线,而之前的铁丝网已经干掉了超过半数的敢死营,如果这么5道战壕,层层削弱的话,最终敢死营能够有一成的力量冲上来,就已经不错了,一万多人的敢死营,或许会让阵地有巨大的压力,当这个数字降低到了一千人的时候,会是怎么的一个结果。

  事实上,现在的局面,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出来,包括俄军军官,只剩下不到4000的敢死营,还不是人人完好,面对着不到100米的区间,进退两难,他们被挤压在极小的区域之中,根本没办法动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