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五百零九章 重伤员
  空中本来离开的飞艇,在距离恰克图2公里左右的地方,停下来了,地下指挥中心,西北军已经会师了,吴健看着走进来兰荣增,激动的说道:“兰营长,你们终于来了!”

  兰荣增的职位比吴健要高,特种部队之中一营是常设部队,是团级编制,说是营长,其实是团长,二营不过是刚刚成立,在级别上面,没有提升到团级,甚至当一营和二营聚在一起的时候,按照军衔和指挥的规定,很自然的由兰荣增来指挥。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二营还有多少可战之兵!”兰荣增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吴健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些都是刻画在心里的,面对着173和179两个师俄军的压力,吴健几乎把每一分的力量都用上了,一些小伤的,基本上都不在伤病的名单之上,稍稍包扎一下,就又投入到战斗之中,甚至一些重伤的,只要能够扣动扳机的,也都一一的做出安排,哪怕是后方的火力点,在这样的全员努力之下,又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下,才保住了买卖城,顺便给了俄军巨大的杀伤,如果不是炮艇和俄军支援的上来,说不定,在一营上来之后,他就能够拿下恰克图,取得对俄的阶段性胜利。

  拿过文件,兰荣增仔细的看着,心中却巨震,文件上面一个个平静的叙述,在兰荣增这里,却化为了一场场激烈的战斗,同为特种部队的指挥官,或许二营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没有彻底的完成整个训练科目,但是这些训练科目是在特定的情况之下。才会展现作用的,在买卖城的这个城防战之中。二营的训练已经足够派上用场了。

  正因为知道二营的强大,兰荣增才对现在的伤亡感觉到触目惊心,累计的伤亡人数达到了650人,要知道,整个二营加上买卖城本身的武装力量,也不过是600多人,几乎是人人带伤,有些人甚至不止伤了一次,轻伤不消说了。从轻伤变成重伤,甚至二遍三遍的,不在少数。

  严苛的战斗,让大部分人受伤,澳门赌博网站:除非是真正不能动的,都站到了战场的第一线,兰荣增感慨于二营的坚定和韧性,经过了这个生死的考验之后,他相信二营能够活下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都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特战队员,可是这有一个巨大的前提是要活下去。

  “通讯员!”兰荣增大声的叫道。

  精干的通讯员,迅速的推门进来。敬礼之后说道:“营长,有什么吩咐!”

  “让卫生员去战地医院!”

  特种兵,都是一专多能。医生虽然不能培养,但是卫生员和一些简单的战场救护。绝对是经过训练的,现在买卖城最需要的。应该是医生,特别是对危重病号能够动手术的医生!

  吴健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因为飞艇的轰炸,俄军不敢再攻击上来,特别是在炮艇也都跑了的前提之下,战场平衡了,买卖城这边,也在紧张的准备之中,他们必须要在俄军的大部队到来之前,做好全部的准备。

  飞艇顺着风转了一圈,可是却对恰克图的俄军来说,却是心惊肉跳的,躲在掩体之中,一点都管动作,虽然说飞艇对恰克图攻击了之后,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战场的中央悬停了下来,却是一个巨大的威慑,对于它来说,不可能永远的这么悬停下去,可是在短时间,给买卖城一定的时间是可以的,何况他还接到了兰荣增的命令,他们先不要走,听候命令。

  兰荣增亲自的去了医院,这个布置在买卖城的地下工事深处的医院,12个卫生员和买卖城的中医正在紧张的工作着,药品不缺,血浆也因为部分战士,特别是文职人员的捐献,就连指挥官吴健和总管梁玲东都捐献了500cc以上,算是基本上够用了,严苛的战场环境和医疗设备的不足,特别是专业医生的不足,让这一次的死亡率相对的较高。

  医生们也同样是特战队员,只不过兼修了卫生员的职位而已,看着本应该救过来的战士,因为连续作战或者其他的原因而死去,这对于任何一个卫生员和军官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重金培养出来的战士,在连续的攻防之中被消耗,这是最差的结局,经验在没有累积之前,就失去了性命。

  “不能再等了!”兰荣增沉声的说道,眼前的一切,略微的有些让他吃惊,买卖城的3天攻防战之中,消灭了最少15000的俄军,自身的伤亡也极大,目前死亡216人,重伤127人,这几乎是一半以上的沉重伤亡了,换成别的部队,早就有些困难了,特战队也一样,吴健几乎是以最强的意志在坚持。

  轻伤员还好办,足够的休息和药品,足以让他们在一周之内恢复健康,可是127个重伤员,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战地医院,能够保证他们的伤口不恶化就算是不错了,要想动手术,彻底的解决问题,最少是库伦,甚至是乌德才可以。只有师一级的卫生院,甚至是军一级的野战医院,有足够的医生,真正的拿刀动手术的医生,而不是这个所谓的战地救护。

  运回去?这个念头在兰荣增的心中稍稍冒起,就被抛出去了,这不是在西北的本土作战,便利的交通网络,铁路和公路,可以快速的把人运送到各种地方,这是在蒙古,距离包头2000公里之外的蒙古,要越过2000公里的距离,这太不现实了。

  “要是飞艇能降落就好了!”吴健嘴里嘟囔了一句,眼下的都是他手头下的兵,看着重伤的一百多个,其实之前死亡的,就有部分是重伤无法维持而死去的,短短两三天的时间,400个强大的特种部队士兵,却只剩下200多个,几乎减员了一半以上,心中的悲痛是溢于言表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兰荣增眼前一亮,他们就是坐飞艇而来,不说飞回包头这样的事情,就说是飞到库伦,甚至是乌德,是可以的,飞艇的停靠点,不是随随便便找一个平地就可以,但也不是很难完成的,紧急的施工一下,提供必要的装备,完全可以完成的,库伦因为这一次飞艇出击,已经在建设了,说不定就可以解决伤员的问题。

  “吴健,电台在哪里!”

  “电台,在指挥部啊!”吴健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说的是能够跟军部,甚至是包头联络的大功率电台!”

  “那个!”吴健想了下,说道:“它就在这个下面!”

  能够穿越几百公里,跟乌德,甚至是通过乌德,联络到包头的大功率电台,就布置在地下工事的核心,因为这玩意太大了,甚至为了保证发射,他的天线都是秘密,通过地下,通行到上方的房顶之上,并且不是一个,而是数十个,防止任何的一个,因为战场的关系,无法发报,三间房子那么大的东西,保证了足够的发射功率和安全性。

  在电报员的帮助下,兰荣增顺利的跟军部联络上了,并且表述了意见,在库伦和买卖城之间的合适位置,兴建飞艇降落场地,越近越好,然后从买卖城到降落场之间,可以用人力运输的方法,把重伤员给送下来。

  电波穿越了千里,来到了乌德,第一军没有怠慢,直接发回了包头,大本营之中,本就担心第一营无法成功的抵达,特别是昨天12艘炮艇的抵达,让他们心中担心,现在第一营抵达了,算是稳住了买卖城的防线,甚至可以利用地道进行灵活的工事,大量的杀伤敌人,可是又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桌面之上,伤员怎么办。

  打仗就没有不伤亡的,配备卫生员,只是减少轻伤变重伤,甚至是死亡的,真正的重伤员,即便是在后方的医院,也不可能全部治好的,只不过治愈的可能性更大,包头的医生本就缺乏,再加上大力推行的城市化,对于医生的缺口越来越大,还是大量的雇佣了外国医生,加上建立了一系列的医科学校,这才勉强的够用,向着军队的倾斜只是一部分,只是普及到了师。

  127个战士,而且是经过了浴血奋战,还是特种部队的战士,每救护回来一个,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即便是杨元钊也是非常清楚,他们已经用鲜血和青春,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了,他们的生命是必须要保存的。

  唯一的可能性,恐怕就是飞艇运输了,这点兰荣增非常的敏锐,可是飞艇的降落场,不是短时间能够建成,需要时间,重伤员能够坚持那么长时间么,真的两三天的时间,第一师也上去了。

  沉寂在大本营之中延续,127个活生生的生命,可能每一秒钟过去,都会有一个生命逝去,更加关键的是,未来的战争,俄军一共动用了18个师,虽然打残了两个,可是后续的接近20万人,按照推演之中,只要守住了买卖城,双方对持的重点会在买卖城,大战一起,伤员众多,从库伦到买卖城的350公里,不但对后勤产生巨大的压迫,运回伤员,甚至是牺牲士兵的遗体,也是势在必行的,必须要选择一个方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