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血肉长城
  梁玲东下去了,带着一个排的特种部队,吴健却把目光放在了远方,似乎从昨天晚上进来的,只是哥萨克的马队,他们即便携带,也不会携带重炮,最多是野炮,还是拆卸状态的,这也是第一批哥萨克冲击的时候,没有炮火准备的根本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哥萨克知道买卖城 会有抵抗,却不会成气候,完全没想到买卖城几乎拥有师一级的火力,俄罗斯的师,整个师的马克沁的持有量,不会超过60,即便在一战的后期,俄军的自动火器数量,也是几个参战国最低的一个。

  仓皇后撤哥萨克,越过了小河之后,挤成了一团,慌张的向恰克图二去,吴健暗暗的感觉到可惜,按照特种部队的做法,如果这个城内有2500人左右的军队,接手他们的防线的话,这一批攻击的哥萨克,绝对逃不了,一路上的袭扰和机枪火力的攻击,会让他们回归之路,充满了血光。

  可惜,兵力的严重不足,他们哪怕是在买卖城这边平行的分布,已经耗费了大量的兵力,根本就没有能力抽调出人员过去,只好放弃了这个机会。

  望远镜继续的延伸,远处的恰克图,似乎被哥萨克骑兵的败退给惊呆了,军营附近和城墙上面的人们也慌乱了起来的,作为俄军的指挥官,丝毫都没有想到,在一个看似毫无抵挡的买卖城下,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在恰克图的城墙上面。同样有几个拿着望远镜的俄军军官,173师师长安德烈和179师师长瓦连京都站在上面,虽然还没有最终的战报。可是安德烈已经看到,负责主攻的两个团,最少倒下了1000人以上,这都是173师的精锐。

  “命令,炮火准备!”安德烈毫不犹豫的说道。

  旁边的瓦连京略微的有些幸灾乐祸,可是他也很奇怪的,为什么买卖城。会有这么强大的抵抗力,按照火力密度,最少是一个师的样子。173师的两个团的战斗力他非常清楚,否则也不可能挣到首攻的任务,这才多长时间,15分钟不到。就有1000人以上倒在了买卖城。难不成买卖城进驻了一个师。

  恰克图和买卖城只是一水之隔,他们提前出发,借助着哥萨克的机动性,迅速的赶到了恰克图,哥萨克很勇猛,不代表他们是笨蛋,必要的侦查还是要的,恰克图的军队人员不多。却可以监控着对面的买卖城,他不敢保证一个军人都没有。但是大股的,万人以上队伍绝对没有,甚至连500人以上的都不可能有,买卖城总共才多大。

  173师的师属炮兵开始准备了,因为快马的关系,他们携带的都是野炮,而且不过是75毫米的,几吨重的野炮,可以分割成不同的部分,虽然马匹上面无法携带,但是可以通过马车,虽然比部队的速度稍稍慢一点,却可以接受,跟得上部队行进的速度。

  吴健通过望远镜清晰的看到对面的动作,特别是恰克图的城下,火炮正在组装,便携的野炮重量轻,切可以分割组合,射程当然是不远,不可能放在恰克图,就可以打到买卖城,可以说动作一览无遗,看他们炮兵组装的动作,训练的不错,却跟包头的炮兵有一定的差距,估摸着20分钟的时间,才能够装配完成,算上的试炮和选择到位,最少还有25分钟的时间。时间不等人,希望梁玲东可以做到,把人都给劝出去吧。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梁玲东是包头商会在买卖城的最高负责人,却不是那些商人们的长官,他不可能命令他们,虽然说哥萨克的到来,让他们紧张了起来,可是打退了俄罗斯鬼子的进攻之后,居然让这些商人有了侥幸心理,只道是打退了这些俄罗斯鬼子的进攻,他们安全了,梁玲东尽量的劝说,可是没有多大的效果,甚至有些商人还慢条斯理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的,梁玲东有些火了,开始命令战士用枪来赶,把一部分人逼出了买卖城,买卖城即将会成为战场,他们不能让这些中国人留在这里了。

  可是再怎么,时间也来不及了,突然,三颗信号弹射向天空,不但吴健这里看到了对面的炮口已经张开,炮兵们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其他的几个观察哨也是同样的,第一轮试炮就要打响,炮击就在眼前了。

  “梁总管,不能再等了,马上就要打炮了!”

  “打炮!”梁玲东心猛的抽了起来,炮火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大杀器,可是还没等他继续的劝说,远处,俄军阵地之上,传来了呼啸声,第一轮的试炮开始了。

  轰鸣声传来,第一轮的试炮没有几发打在买卖城内,可是代表着离开的大门,几乎要关闭了,战士们无奈的看着还剩下的500多人,他们正彷徨的看着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干什么,当第一轮的炮声停歇,第二轮逐步的向着买卖城内延伸的时候,死神的镰刀,再一次的挥舞了起来。炮弹落地,四面八方都是一片呼啸的时候,这些商人们才惊慌失措。

  趴下,趴下,别乱跑,战士们尽可能大声的呼喊着,可是在场的都是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受过的专业训练,他们唯一想到的,就是杂乱的跑动着,呼啸的炮弹,根本就不管是军人还是平民,一个个的炮弹,在买卖城之中爆炸,死亡了1800多个哥萨克,一下子,把哥萨克们的凶悍,彻底的激发出来了,50多门口径不一的炮弹,疯狂的向着买卖城进行轰击,根本就不管什么军用和民用,在俄军的眼里,这些都是敌人,屠城是唯一想法。

  慌乱的民众们,已经不顾上的财物了,他们惊慌失措,特别是炮弹落到了他们中间,几个平民被炮火击中,最终死亡之后,恐慌真正的爆发了,之前,战士们一直在说,这是战场,这将成为你死我活的地方,他们都很想当然,和平的日子太久了,他们都是商人,是买卖人,会受到土匪的盘剥,可是恰克图内,因为有俄罗斯军队,土匪不会来,虽然会受到潘博,却安全很多。

  可是,当这个时间,俄军露出了他们的獠牙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以往仰仗的,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此时此刻,根本就帮不到他们任何的东西,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死亡慢慢的临近。

  梁玲东的心在滴血,哪怕做了全面的防护,前方的战士们,借助着防炮洞和工事,毫发无损,可是在后方,负责疏散民众,保护民众的士兵,一下子死了8个,伤了12个,等于是二十分之一的人员一下子减员了。

  要知道的,之前杀死1800哥萨克的时候,才有3个受伤,还是轻伤,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士兵,是特种部队,是用大量的资源,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战士,可是他们,却没有死在战场上面,确切的说,是死在了后方的混乱,这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接受,看着用生命来保护民众,甚至保护他的战士,悔恨的泪水落下来。

  “梁总管,不能再等了!”负责保护梁玲东排长眼睁睁的看着袍泽们,在炮火之下,用微薄之躯,抵挡着炮火的时候,心在滴血,他们这样的战士不应该丧命在这里,应该丧命在战场之上。

  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别无选择得,放任这些民众不管,这是不可能的,包头的特种部队也好,普通的部队也好,教育的第一点,就是为国为民,甚至可以牺牲自己,哪怕是本能,也无法做出放弃命令,面对着四散的民众,面对着慌乱和绝望,几个战士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们一边让民众到安全的地方,一边保护着民众,如果不是俄军的炮火不太密集,又没有大口径的重炮,恐怕伤亡人员还会继续上升。

  一个基数的炮弹打完,买卖城累积落下了600发炮弹,其中的九成以上,打在了房舍之上,大部分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舍,极好的抵挡了炮火,剩下的房子,却被打的稀巴烂,望远镜之中俄军炮兵,正在做清理和降温,借助着这个间歇,吴健了解了一下下面的伤亡。

  遍布在买卖城的电话,让吴健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战损报告,刚刚的一轮炮击,总计有20个士兵伤亡,差不多有200多个民众,被的炮弹打死和打伤,此时尸体横飞的,这个时候,让他们退出来,已经不现实了,对方的炮火,可以延伸攻击,对方想到的话,出去,反倒是一条死路。

  吴健拨通了梁玲东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把他们带到地道之中!“

  “可是,吴营长,他们没有经过鉴别,万一!”梁玲东还没有做出决定,排长听到了电话的声音,提出异议道。

  “我不管什么万一,我只是知道,他们百姓,我们包头的军人,面对着老百姓,可以付出一切,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俄国鬼子屠杀么?我决定了,带他们下去!”吴健的话掷地有声,说道:“只要有我们在,百姓永远是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我相信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