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钢铁时代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死神镰刀
  吴健把望远镜投向了不远处的前方,澳门赌博网站:在买卖城突前的位置,那里是一个火力点,他的旁边,就有一个包头特有的有线电话,不过他没有使用,他相信手下的素质,严格训练的特种部队,拥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和远超过普通战士的战斗技能。

  几乎跟吴健转动望远镜的同时,梁玲东也把望远镜投了过去,特种部队,他只是听说过,是属于会长直辖的部队,战斗力极为的强大,这一次,能否达到战斗的目的,就全靠他们了。

  “准备!”一个轻轻的命令,突然的在寂静的买卖城响起,包头的军队很年轻,无论军官还是战士都是,下命令的,是一个年轻的军官,跟其他人的微微失神不一样,他表情平静,仿佛是策马奔来的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哥萨克骑兵,而是一群活着的尸体。

  没错,在这个军官的眼里,这些移动着,训练有素的哥萨克骑兵,不过是一群活动的尸体,当14挺堪比于马克沁的轻机枪响起的时候,在稀疏的阵营,也当不过轻机枪的火力,最关键的是,他们未必会稀疏。

  这是一个街垒,两边都是包头商会的住宅,经过特别的建设,这个住宅的前面,正好形成了一个半扇面,扇面的最窄处,就是他们所布置的街垒的位置,另外一段,在买卖城靠近在恰克图的方向,有些突前,如果这些哥萨克骑兵冲过来的话,必然会进入到这个半扇形,越往前,就越发的狭窄。哥萨克骑兵哪怕训练有素,却不可能,直接的破墙而出的,只能够冲上来,越往前越密集。

  最关键的是。在冲过来的位置,房屋之中,还有12挺马克沁,充足的弹药和合理的地利,这是他们的优势,对上经验丰富且是二流强国的俄罗斯哥萨克骑兵。却也有绝对优势,除非是在扇面的最远处就跑掉。

  对于步兵而言,冲锋过程之中,遇到了阻击,直接转身跑。虽然不一定跑得掉,却有一定的希望,骑兵就不一样了,除非是穿插过去,否则要想转向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集团冲锋的时候,一旦转向,周围高速前进的骑兵。就会撞上,那更加的麻烦。

  前方的哥萨克的速度开始降低了,训练有素的哥萨克。战斗的直觉非常的惊人,虽然他们冲入到买卖城之中,没有遇到什么敌人,可是往前冲的感觉却不对,周围的距离在缩小,这是买卖城本身如此。还是故意制作出来的,先把速度降下来再说。左右前面就是房舍了,高速上去。也没有多少用处。

  年轻的军官,平静的盯着前方,这个扇形顶点其实已经在买卖城之外了,只有内部差不多400米左右,被特别的改造了,修建了比较坚固的房舍,其他的都是自然环境,虽然形成扇面,却未必能够挡住全力逃走的骑兵,所以,要想造成更大的杀伤,必须要放近。

  600米,500米,400米,马克沁的杀伤力,足够达到的800米开外,对于骑兵而言,有马的存在,还是放进一点好一点,所有人都很沉静,初上战阵的紧张,被队长的一句话给化解了,我们的背后就是祖国,就是人民,国防军,是国家和人民的守卫者,哪怕滴尽最后一滴血,也不能让他们突破进来。哥萨克们不是带着和平而来的,他们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他们一旦冲进到这一片的区域,带来的,必将是一片的血色,就如同曾经的海兰泡一样,俄国欠下了中国无数的血债,而哥萨克更是欠下最多的。

  包头的部队都识字,这是必须解决的,特战队员,又是在士兵之中精挑细选出来,读书识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最少也是800字以上的常用汉字,可以正常的读报读书,而从后世而来的杨元钊,非常清楚,一些必备的爱国主义和牺牲精神的教育,对于一个军队的战斗力的提升是多么的关键,或许在大范围之中,只能够简单的进行,可是他直辖的特种部队,各种的教育当然是最前面的,甚至在挑选的时候,也注重心性上面,一些心胸狭窄,胆小懦弱,甚至是心术不正的,在一轮轮的选拔之中,就会被淘汰掉,哪怕个人的实力再强,也不可惜。

  14个年轻人,面对着的最少400多骑疯狂冲上来的哥萨克骑兵,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害怕,责任感加上严格的训练,让他们的手稳定而有力,面对着越来越近,几乎可以看清楚一切哥萨克骑兵,他们站立如松。

  最近的哥萨克骑兵已经靠近300米了,他可以看到前方的那个营垒,不过前方的骑兵并没有在意,因为在那里没有任何人,只是一排的沙包,这样不到1.5米的沙包,快马跳过去就好了。

  “上枪!”伴随着年轻军官的命令,14名战士,把14挺轻机枪,给架在了街垒之上。

  最前方的哥萨克心中一惊,对面有人,而且还有枪,可能够冲在最前方的战士,都是训练有素的,甚至还是底层军官,他们知道此时根本没办法变相,只有继续的冲过去的。

  前方的哥萨克明显的加快的速度,后面的哥萨克不用命令也都跟上去,最前面的那些甚至拿出了骑枪,可惜对面隐蔽的很好,除了枪械之外,就是躲在钢盔之中,瞄准着他们的目光了。

  100米,对于快马而言,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越过,可是更加迅速的,还是军官坚定的声音,年轻的声音平静的响起:“射击!”

  如同撕布一样的声音,骤然的响起,这是轻机枪特有的一种射击声音,甚至在未来,因为轻机枪的大行其道,它被命名为撕裂者,于撕布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为首的哥萨克骑兵脸色一变,这是自动武器,作为俄军的军官,他很清楚,一挺自动武器强悍,在没有炮火准备,直接用骑兵冲击的时候,一个自动武器会带来巨大无比的杀伤力。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中俄边境的买卖城,为什么会有自动武器,而且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很明显,他已经被人埋伏了,能否逃掉性命,那真的不好说了。可是,此时此刻,他没有选择,骑兵一旦发起了冲锋,就没有回撤,那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此时此刻,只有一点,那就是,继续向前,向前,向前。

  雪亮的军刀,高高的挥舞起来,骑枪对准着前方,无数的哥萨克们叫喊着乌拉,冲向了狭窄的街垒,迎接他们的,不是什么鲜花掌声,而是死亡的子弹。

  14挺轻机枪,闪着火红的光辉,把一条条的弹幕,飞向了骑兵,300米,对于快马而言,恐怕不会超过30秒的时间,30秒,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只是一瞬间而已,可以对于弹幕而言,却是死地,这里是生与死的距离。

  早在买卖城这边设置驻地的时候,有关这里的地形,已经发送到了包头,经过了众多军事专家和参谋们的推演,已经把所有的方面都考虑进来了,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轻机枪摆放的位置,射速,等等,已经进行过上百次的实验,保证每一个都是非常的精准,当俄军冲入道350米的范围之内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命令,无数子弹开始向前喷射,14个轻机枪,化成了的14道火流,从各种的方向,形成了交叉的火力,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契科夫冲在最前方,作为骑一团一营的营长,一个土生土长的哥萨克,他很清楚,冲在前面,是死亡率最少的,可是契科夫不会想到,弹幕是经过科学计算出来的,撕裂性,甚至是渗透性,都是最佳的,不但每两挺之间,都会形成一个交叉,四挺之间,又会形成另外的一个交叉。这些一个个的交叉,就形成了一片死神的空间,在高速的行进之中,他首先感觉到了身体一震,仿佛是被一个大铁锤打中了一样,他知道,自己中弹了,下意识的控制着马尔继续的往前,可是接下来,一个有一个的,仿佛是没有停歇,直到的陷入道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第一批的哥萨克,如同割稻子一样的倒下了,可是后续还冲上来,前面的尸体,形成了一层屏障,让他们的马速慢了下来,对于骑兵而言,高速的马速就是他们最大的保护,一旦慢下来了之后,面对着机枪,他们只能够陷入道了死亡。

  枪声一起响起,疯狂冲上来的骑兵,在经过了前方的血腥之后,开始放缓了脚步,短短的不到5分钟的时间,在14挺轻机枪的杀伤之下,最少有300个哥萨克倒在了这里,马尸和人的尸体,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残酷的战场景象,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侥幸的活下来,他们都是最后的,在枪声响起来之后,因为后方没有多少人,立刻借助着骑术调转马头逃跑,可是轻机枪800米的射程,依然把大部分人从背后打倒,逃走的,恐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整整一个营,大部都躺倒在了这里。(未完待续)

  ...